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海面之上,旌旗如云,大大小小近两百艘战船乌泱泱地劈波斩浪而来。芭提雅军事统帅佐科站在战舰之上,志得意满,这是他指挥的规模最大的一次海战,取胜之后,他也将成为这片海域影响力最大的人。

    对于砚港的明人,佐科有着明确无比的情报,他们只有六艘战舰,虽然有一艘巍峨如山,其状可怖,但佐科却丝毫没有惧意。大海之上,大船吃小船固然是一条铁律,但如果小船多到一定程度,情况可就要反转了。

    上一次在这片海域发生如此规模的大海战,还要追溯到二十年以前了,那时候马尼拉老国王尚在世,集结了上百艘主力战舰迎击来自西方的侵略,那一战,他们大获胜,而那个时候,佐科作为其中一艘战船的船长亲自参与了战斗。

    那一战中,活到现在的人已经很少了。但能活到现在的,都成了一方大拿。

    巴提雅在这一片海域之中的影响力和实力仅次于马尼拉,这也是在卡努走投无路的时候,也只有巴提雅敢于庇护他的原因所在。

    当然,无利不起早,庇护卡努自然不是芭提雅正义感大爆发。马尼拉老国王去世,两位王子掀起了内战。芭提雅直觉地感到,他们的春天快要到了。卡努是老王钦接的接班人,是正统的接班人,在这片海域之中是有着无数的同情者的,因为老国王在世的时候,可不仅仅是有威名,还有恩义。手中握有卡努,便随时有机会向马尼拉发起挑战,继而让芭提雅成为这片海域的霸主,就像当年的马尼拉老国王一样,一言九鼎,说一不二。

    但不成想,这一接手卡努,便是接了一个烫手的山芋。马尼拉的靠山太过于恐怖强大了,而洛一水和陈慈两人的手腕亦是了得,将卡努撵走之后,他们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平息国内的动乱,然后在明人的帮助之下,大力发展海贸,民生经济迅速地发展,其国内的百姓生活水平直线上升,较之老王在世的时候,竟然还更上了一层楼。这使得芭提雅的打算便落在了空处。

    而明人的厉害之处在随后便一年比一年的显现了出来,他们并没有派出一兵一卒,仅仅是靠着一群群如蝗虫一般渡海而来的商人,便将马尼拉这片海域侵蚀得千疮百孔。

    而芭提雅,却是这片海域之中没有得利的一个例外。卡努,此时无疑已经成了一个累赘。让芭提雅欲哭无泪的是,他们也不敢就此抛弃卡努,将他交给明人或者察兰来换取对方的友善,因为如此一来,他们的名声便彻底完蛋了。

    没有办法,便只能打肿脸充胖子地硬撑着。

    看着别人吃肉喝汤而自己只能忍饥挨饿的感觉是痛苦的,明商不与芭提雅做生意,马尼拉处处刁难卡着芭提雅的脖子,这使得芭提雅的日子愈来愈难过,国内的反对之声一日比一日高涨,如果不是芭提雅国王强巴手腕强硬,刚柔并济,只怕芭提雅早就举手投降了。

    但渐渐地,芭提雅回过味儿来了。明人虽然叫嚣得厉害,但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动作,而马尼拉的洛一水看似凶恨,一次次的进攻却只是隔靴搔痒,完没有落到实处。强巴突然明白过来了。

    洛一水需要卡努活着来钳制察兰以方便他控制整个马尼拉,而遥远的明人也需要他们芭提雅活着来制衡洛一水。

    想明白了这一点,强巴的腾挪空间便大了起来。不能与明人公开做生意,但可以悄悄地做啊,利润永远是商人们的第一选择,只要自己给出足够的诚意,不怕他们不来。

    他的确成功了,明商们花样翻新地在一层层伪装的掩护之下与他们做起了生意,海贸带来的利润在养肥了这些海商的同时,也让芭提雅的经济大大好转,国内慢慢地稳定了下来。

    而强巴在这个过程之中,还得到了另外的一个妙处。明人终究是外来者,在这一片海域之中,还是不乏硬骨头不愿意成为明人的奴隶,反对势力永远是存在的。而芭提雅这面大旗便成了汇聚这些人的一个天然的招牌。

    强巴也的确是一个有手腕,有想法的人。于是看似在重重的封锁和打压之下,芭提雅的军事实力却暴涨,经济实力也在逐渐地恢复之中。

    强巴一直在等待着机会。

    而随着马尼拉的逐渐强盛,洛一水的野心也就不可遏止的增长起来,他的想法与强巴不谋而合,都想一统这片海域,但这样的想法,显然是不符合明人的利益的。马尼拉看似平静的海面之下暗流汹涌。三个都在推波助澜,这里,终于乱了起来。

    大明雷卫的入驻,终于把这一次的动乱掀到了高峰。

    芭提雅首当其冲成了明人打击的对象。

    这是危机,便同样的,也是机遇。高回报永远都是伴随着高风险。强巴决定拿芭提雅的国运来进行这一场豪赌。

    他知道自己面对的敌人,只有明人,马尼拉一定会在一边看热闹,想坐收渔翁之利,但他也不想想,如果自己当真击败了明人之后,在这一片海域的威望便会直追已经过世的马尼拉老国王,到了那个时候,自己振臂一呼,应者云从,马尼拉又拿什么来跟自己作对呢?

    对于马尼拉怂恿那些他们控制之下的海盗或者势力来投奔自己为这一场大战推波助澜,他都笑纳了,你敢派来,我就有胆子吞下去。让你赔了夫人又折兵,到时候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关键就在这一战能不能赢中。强巴与佐科慎重地一次又一次地分析,通过无数的渠道,付出了无数的代价打探明人水师的情报,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明人的确只来了六艘战舰,其中一艘便是他们水师的旗舰太平号。

    太平号当然是可怖的,整个大明国,你太平号这样的战舰,到现在也只建成了两艘,宁则远自然也是可怕的,当年佐科还与他的父亲一齐并肩抵御过西方来的敌人,这样的海盗世家,永远不会缺乏战斗的勇气。

    但区区六艘战舰便想让这片海域的勇士们弯腰,未免也太想当然了。

    击垮这支舰队,击沉太平号,杀死宁则枫,对于明人必然是当头一捧,而遭受到如此损失的明人,短时间内很难回过气来。

    而且他们在那片大陆之上,还有一个更强大的敌人,大齐。明人真能大张旗鼓地来报复芭提雅,未必可能?自己当真控制了这区域之后,明人只怕要反过头来求自己了。

    强巴很感谢那个来到芭提雅的齐国人秦厉,正是因为有了他的抽丝剥茧一般的分析,才让自己想清楚了其中的关节,他替自己制定的计划,如今也正在一步步的实验之中。

    秦厉可算是无双国士啊,可惜此人,终究不能为自己所用,最终扬帆出海,不知所终了。

    自认为算透了一切的强巴,下定决心搏上这一把,这一次,强科带出了芭提雅所有能浮在海面之上的东西,即便是渔民,也被强征入伍,架着他们的小船加入了这支庞大的舰队,哪怕就时到了时候用这些渔船当作纵火船,也是可以稍稍发挥一下作用的。

    强巴甚至想亲自登上战舰来指挥这一场战役,但被佐科制止了,国王在这个时候离开都城是不明智的,他应当坐镇国都,运筹维幄,而不是在前方冲锋陷阵。更何况,此时原本被困在芭提雅的雷卫所部,也开始行动起来了。他们人不算太多,但战斗力却的确让人心生恐怖,万一让他们在陆上得了手,那就要成一个大笑话了。

    佐科俯视着海面之上浩浩荡荡的舰队,一股豪气骤然从内心深处升起。“回速前进,消灭入侵者!”他放声大吼起来。

    陈慈举着望远镜看向前方,大海无边无际,除了蓝天白云以及一些孤独的海鸟之外,一无所有,他仰望天空,一只矫徤的苍鹰在天上盘旋数圈之后,竟然是一个俯冲,径直向着太平号飞了过来。

    宁则远身边一名护卫伸出手臂,那只苍鹰稳稳地停在了卫兵的手臂之上,陈慈不禁一怔,这只苍鹰居然是明军眷养的。

    宁则远与那名卫兵低语了几句,转回声来,便一迭声地下达了数条命令。

    汽笛再度有节奏地响起,作为老将,陈慈其实在出海不久之后就明白了明人是在利用这种有节奏的汽笛之声指挥控制着整支舰队,与各自舰上的信号旗手相附相称,形成了两套不同的系统,确保战时不会出现意外。

    太平号开始减速,转向,与此同时,另外五艘战舰也在做着同一个动作。

    陈慈心中一凛,宁则远这是已经发现了芭提雅舰队的动向而提前做出了调整,这是要准备作战的节奏了,因为他看到,太平号船舷两边的那些士兵已经忙碌了起来。

    海战之中,率先发现对方的一方,必然会占到优势,这一点陈慈是明白的,看了看那只停在卫兵手上的苍鹰,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望远镜,他不由得苦笑了一声。

    此时的他,还真不知道盼着谁赢了。

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马前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马前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