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随着这一拳的落下,屋子里先是一阵寂静,然后便是一阵阵的大笑之声,特别是王月瑶,笑声之中更是带着一股子解脱的意味。如果说在场的人谁更关心洛一水的话,那就非她莫属了,必竟当年洛一水是她救回来的,并且跟着她极长时间,那个痴痴呆呆地一心跟在她屁股后头讨要糖果的男人。

    洛一水的心结不能解开的话,她无疑是其中最为难的一个。

    “欢欢喜喜,大团圆结局,我喜欢!”舒畅举着杯子站了起来:“大家一起满饮一杯,如何?”

    “满饮此杯!”众人齐声应声。

    欢声笑语之中,门被轻轻地推开了一条缝,一个小脑袋从门缝里探了进来,好奇地东张西望,却是洛一水的那个最小的女儿,此刻,她一双大大的黑白分明的眼睛骨溜溜地从屋内所有人脸上扫过。

    或者是她很少看到自己的爹爹如此欢喜吧,小小的脸上也荡漾着笑容,两个酒窝分外显眼。

    “过来!”王月瑶冲她招招手。

    小姑娘倒也不怕生,将门缝推开得稍大一些一闪身便钻了进来,蹦蹦跳跳地跑向王月瑶,两只麻花辫子随着她奔跑的身影左右甩动。

    “你是我姑姑吗?”小姑娘攀住王月瑶的膝盖,仰起脸,瞪大眼睛看着王月瑶,一脸好奇的神色,居然说着一口纯正的越京话。

    “对呀!”轻轻地抚摸着小女孩乌黑的头发,王月瑶笑道:“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洛沁!”小姑娘踮着脚,伸出一只肉嘟嘟的小手,努力地想要去摸王月瑶的脸庞:“你是我的姑姑,是爹爹的姐姐,为什么你比我娘还要年轻漂亮呢?”

    听着小姑娘的话,屋里的人都是开怀大笑起来,王月瑶红着脸,将洛沁抱起来放在膝上,却不知怎么回答这天真无邪的问话了。

    “哎呀呀,小洛沁真是可爱啊!”一边的舒畅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用一根手指戳着小姑娘脸郏上的小酒窝,“你想不想像姑姑一样漂亮啊?”

    “你是谁啊?”洛沁竭力躲避着舒畅伸过来的手指头,嘟着嘴问道。

    “我姓舒,是你姑姑的丈夫,你知道丈夫是什么意思吗?”舒畅得意地看着王月瑶道。

    “哦,我知道了。你是癞蛤蟆。”洛沁一脸的恍然大悟状。

    “啊?”屋里所有人都顿时石化。

    “小洛沁说脏话,可就要不漂亮了。”舒畅虎着一张脸吓唬洛沁。

    “我爹爹说的,一个姓舒的癞哈蟆娶了姑姑。说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呢。”洛沁仰起脸,有些无辜地道:“我见过牛粪,好臭的,可你不臭啊。”

    满屋子里哄堂大笑,舒畅怒目瞪视着洛一水,“好好的小丫头,被你教成什么样了?”

    洛一水冷哼一声,仰首看天,鼻孔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看着洛一水对自己不屑一顾的模样,舒畅怒从中来,眼珠子骨溜溜地转着,从洛一水的脸上转到洛沁脸上,半晌,突然又眉开眼笑起来,看着洛一水亲切地道:“洛兄,洛兄,我看洛泌,是越看越喜欢啊,有一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好不好?”

    洛一水看着贼眉兮兮的舒畅,突然觉得头皮有些发麻,不怕人怒骂追打,就怕人家被你羞辱了还陪着笑脸贴上来,典型的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啊。

    “何事?”

    “我与月瑶,育有一子,相貌堂堂,聪颖绝顶,在越京城,可是有神童之名的,如今还不满十岁。”舒畅摇头晃脑地道:“我想为我子求娶洛沁,不知洛兄心下如何?”

    舒畅剑走偏锋,这一下子,不但是洛一水,连秦风与闵若兮也都惊到了,这位舒疯子,果然不走寻常路啊。

    倒是王月瑶,听了舒畅这话,竟是喜上眉梢,将洛沁抱得更紧了一些,柔柔地看着洛一水,眼中露出的恳切意味,明眼人一看便知。

    洛一水只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将求助的目光看向秦风,要是单是舒畅一人,他必然会毫不犹豫地拒绝,但问题是,舒畅的妻子是王月瑶啊,舒畅的儿子也是王月瑶的亲子啊。

    “甭看皇帝陛下了,他的大儿子早就有了婚约,来年十八岁的时候就要大婚了,小儿子还是一个奶娃娃呢!”舒畅得意地笑着:“除去皇帝一家,在越京城,绝对是找不出比我家更好的了,怎么样洛兄?”

    “小水,如你能应下来,小洛沁我一定当女儿一样养着。”王月瑶轻声道。

    “洛兄,亲上加亲,一桩大好事呢!”秦风呵呵笑着,“也就是我家秦恕还太小了,要不然一定要去舒畅争上一争。”

    洛一水思忖再三,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一桩很不错的联姻,从大的方面上来讲,舒畅是秦风过命的兄弟,王月瑶是秦风嫡系心腹,与他家联姻,对于洛氏回归大明,甚至对于自己仍在马尼拉的长子以后都是很有帮助的,二来,自己最钟爱的小女儿许给王月瑶的儿子,将来得到宠爱那是一定的,富贵一生是必然的事情。

    于公于私,他竟然是没有拒绝的余地。

    只是,看着舒畅那张得意的脸,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霍地站了起来,他大喝道:“拿大碗来。”

    众人不解其意,秦风挥了挥手,乐公公立即颠颠地奉上了几只大碗。

    洛一水手一伸,乐公公马上会意地提过来一个酒坛子。

    一手拍开泥封,洛一水将酒在两个大海碗倒得满满当当,伸手一推,将其中一个送到舒畅面前,“这桩婚事,我答应了,不过亲家,你须得与我满饮三大碗。”

    “什么?”舒畅眼珠子都快凸噜出来了,这可不是普通的酒,而是精酿的高度酒,这一碗,少说一斤也是有的,三碗,便是三斤,他如何喝得下去?

    “怎么啦亲家,看来你求娶我家女儿的心不诚啊?”洛一水冷笑着端起一个碗,咕嘟骨嘟地一饮而尽。

    看着洛一水豪饮的模样,舒畅喉头一上一下耸动,一脸苦瓜相,回头看王月瑶,自己的老婆正在逗弄着小洛泌,再看秦风夫妇,这两口子满脸笑容,一副看戏不怕台高的模样,根本就是指望不上。

    心一横,端起碗来,大吼道:“好,舍命陪君子。”以袖掩酒碗,就要将酒望嘴里送,洛一水却是一下子抓住了他的手腕,一扳一拉,将舒畅另一只手瓣开,掌心里摊着一粒黑色的药丸。

    洛一水冷笑道:“又想作弊啊,这是解酒药吧,你舒神医的手段,我可是早有防备了。”伸指一弹,那粒药丸嗖地一声,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在洛一水恶狠狠的目光之中,舒畅哎声叹气地将酒碗送到了嘴边,喝药一般的往下吞去。一碗下肚,一张脸已是变得通红了。

    还没等放下手中的酒碗,第二碗酒又是送到了手里。

    “我跟你拼了!”酒劲上涌,舒畅大吼一声,双手捧碗,与洛一水重重一碰,然后送到嘴边,便狂饮起来。

    “好,这才是我辈男儿。”洛一水大赞一声,跟着一饮而尽,提起酒坛子,正在倒第三碗的时候,却发现舒畅原地转了几个圈圈,如同一瘫乱泥一般,已是软了下去。

    看着倒在地上的舒畅,洛一水放声大笑,一仰脖子,第三碗酒又是下肚。

    “舒疯子,这一回,你可输给我了。”

    说到喝酒,便是再来一个舒畅,也绝然不可能是洛一水的对手。

    乐公公上前,将舒畅扶到一边,先前被洛一水弹飞的解酒药此时却正平平地躺在他的手里,将药丸塞进舒畅的嘴里后,便任由他躺在了一边休息。

    秦风笑看着洛一水,道:“恭喜洛兄,小洛沁却是找了一个好人家。”

    洛一水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小女儿嫁给王月瑶的儿子,他都是放心的。就是舒畅让人看着生厌,大不了以后自己少登门便好了,这家伙登门,自己能不见,就不见。

    “洛兄,这一次回来,是准备做事呢,还是先到处转一转,看一看?”秦风问道:“如果想做事,朝中大小职务,任你挑选,我可是知道你,允文允武的。”

    洛一水摇摇头:“我僻居海外十数年,对于大明朝实在是陌生得紧了,再者辛苦了十余年,我也想好好地休息一下,带着家人,四处走一走,看看大明的大好河山,了解了解这十余年来大明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其他的,以后再说吧!”

    秦风点了点头:“也好!现在的大明与过去,的确变化很大。等洛兄休息好了,我还是要请洛兄出来做事的,你这样的人,如果投闲不用,那可是大明的损失。洛氏在京城的老宅子,我已经命人收拾好了,回到越京城之后,洛兄与家人便可入住,一切安顿好之后,洛兄想去哪里,便去哪里。”

    “多谢!”洛一水拱拱手,道。

    一顿接风宴,乘兴而来,尽兴而归,除了一个喝得人事不省的舒畅,其它人都满意得很。

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马前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马前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