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伴随着轰隆隆的巨响之声,浓烟,尘土飞起,遮天蔽日,秀水河的一段被挖得半空的堤岸彻底崩塌,露出了一个大大的豁口,河水顺着这个豁口倾泄而出,不停地洗涮着那个缺口,缺口愈来愈大,水流亦愈来愈粗,豁口被破开的也越来越大,一路垮塌到了预定的地方之后,条石砌成的碍碍收住了河水.

    河水顺着这个豁口,灌入到了运河水渠之中,一路奔腾向下,堤岸两侧,响起无数人的欢笑之声,人们在堤上唱着,笑着,跳着,几年来的辛苦,今日终于大功靠成.

    岳开山看着那些奔涌而下的河水,只觉得眼睛有些发热,鼻子有些发酸,他梦想的这一切,终于变成了现实,一条横跨整个西地的运河就在他的眼前变成了现实.

    也只有在大明,才有可能完成这样的宏伟工程.因为有了他,数千平方公里的土地将改变,贫穷将会慢慢地被克服,只要再给过一些年的努力,涔州未尝不会像大明本土那样富裕.

    “要几天时间,水才会抵达我们涔州那边?”他转过头来,问站在身边的大匠.

    “岳郡守,以水流的速度,大概十多天吧,便可以抵达涔州.”大匠回答道.

    “什么时候水里可以行船?”

    “岳郡守,这我可说不准.!”大匠接着道.”这沿途上千里,有很多是故往的河床,也有很多是新挖开的新河道,如此大的水过去,谁也不敢保证这些地方会发生些什么,其实让这些水平稳地运行个把月之后再行船,才勉强算是安.”

    “开山,现在水流甚急,一路下去,恐怕还会有不少地方会出现崩塌,溃堤等现象,沿途州郡此刻都动员了大批人在堤上守卫,你涔州想来也作了同样的布置吧?”金景南问道.

    岳开山点了点头,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非常希望马上就泛舟西去,直抵涔州.”

    “多等一些天吧!”金景南笑道.”磨刀不误砍柴工,我知道你急迫的心情,所以已经安排好了一艘快船,等水势一平稳,便载你西去,如何?”

    “首辅考虑得真是周到!”岳开山大喜,赶紧拱手致谢.

    金景南一笑而过.转身看着身边的唐惟德道:”唐郡守,水闸什么时候能完成最后的建设?”

    唐惟德道:”水闸因为部采用钢铁铸造,还需要不短的时间,而且最后的安装,恐怕也还需要大费周折,最早也得半年之后吧,会尽量赶在枯水季节之前完成这一切,等水闸完成安装,这个临时的破口就会重新被堵上.”说到这里,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大堤之后,堆着的一个个硕大的钢筋水泥铸就的三角锥体.”等水闸完工,我们就可以适时调节运河里的水师,也可以在秀水河泛滥的季节开闸调节水量,首辅,一条运河,可不仅仅是方便了运河两岸的百姓,灌溉了沿岸数百万上千万亩的良田,可也让秀水河两岸的百姓不再受洪涝之苦,一劳永逸,这将是永垂青史的壮举啊!”

    “一切功劳皆在陛下.”金景南朝着越京城方向拱了拱手,众人也是依样学样.

    “政事堂以首辅为尊,这条运河,不但会承载着陛下的英名,首辅的名字也会与这条河一样,万古长存的.”唐惟德笑着道.

    金景南大笑,”能翼附于陛下之后,金某此生足已.不过各位啊,不要以为运河通了就万事大吉了,以后的事情还多着呢,我可是听大匠们说了,每隔上一些年,运河就要清淤,否则就会影响通行.”

    “首辅说得是,运河的水流太平缓了,不像秀水河,水流湍急,能将泥沙一并冲走,进入运河的水流夹带的泥沙,在千里奔行之中会慢慢地沉积下去,所以每隔几年就要清淤一次,不过这些淤泥可都是上好的肥料,清出来之后,大可以用来改造那些贫瘠的土地,也算是一举两得.”岳开山笑道.

    “你这个挖掘运河的首倡者,倒是清楚得很.”金景南大笑.

    唐惟德有些羡慕地看着这两人,如此千秋万代的工程,皇帝陛下自然会名垂青史,而首倡者岳开山,具体执行者金景南,他们的名字也将与这条运河永远地联系在一起.

    十天过后,急不可耐的岳开山登上了一条快船,满怀着激情和一肚子的发展大计一路向西.齐聚在虎牢的众多郡州的高官以及运河的股东们,也一个个满意地各奔西东,不像那些当初投资铁路的人,很多年后才看到回头钱,这条运河的未来,却几乎是瞩目可及的.

    当然,这十多天里,岳开山也没有放过这些有钱人,不断地向他们兜售着自己在涔州的规划,引诱着这些家伙们带着他们的金钱,或者带着他们的人丁,奔赴西地,开展一场轰轰烈烈的西部大开发.

    就在岳开山一路引吭高歌壮怀激烈地奔赴涔州的时候,在秀水河的发源地,横断山区之中,一支马队正在崇山峻岭之中一路穿行.

    这是慕容海率领着的军队.历经数年的在横断山区的战斗,明军终于一点一点地夺回了这里的优势,并开始稳定地向着齐国一方推进.

    拓拔燕,慕容海,这对昔日战场之上的好兄弟,好战友,现在早已经变成了不死不休的敌人.

    作为跟随拓拔燕多年的人物,慕容海深知自己与拓拔燕相比,在用兵之上有着很大的不足.连大明皇帝都称赞拓拔燕用兵如同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的人物,慕容海从来都没有想过与拓拔燕在这个方面一较长短.

    他用的是笨办法.

    为了克制拓拔燕的军队,秦风重新征召了蛮族,这些当初被分开安置在大明各地的蛮人汇聚到了慕容海麾下之后,很快便重新恢复了战斗力,只不过他们现在战斗的目的已经完改变了.融入大明的这些年来,他们的生活早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穷困离他们已经愈来愈遥远,但蛮人的身份,却仍然让他们与大明本土人有着天生的一层隔膜.

    他们想要改变这一切,让所有人都认可自己,让自己的后人,能与周围所有的人打成一片而不再承受异样的眼光,那么,军功便是最简洁的一种手段.他们这一代人,已经不可能用其它的方法来改变自己了,但却可以寄希望于下一代.

    慕容远的成功,让这些蛮人们看到了希望.

    既然慕容远可以,那么自己的孩子为什么不可以呢?

    所以征召令一下,蛮人应者云集,慕容海可是优中选优的挑了五千人.蛮人撇开其它的战斗力不说,他们那种在崇山峻岭之间纵马飞奔射箭的本事,却当真是独步天下.当年与太平军的战斗,如果是发生在山区之中,那胜负之数,当真还不好说,不过当他们下了山,到了大平原之上与纪律森严的太平军步卒作战的时候,他们便已经抛弃了自己最擅长的东西,以己之短,击敌之长,焉能不败?

    这一次,他们到了横断山脉之中,却又似乎是回到了当初的老家.

    这几年以来,慕容海从不冒险出击,不管拓拔燕卖多大的破绽给他,他都视而不见.他知道自己不如拓拔燕而且承认这一点,那些年,他亲眼目睹了拓拔燕一次次神奇的操作,那时候是兄弟,自然一切都好,但现在是敌人,那就不得不提起十二万分的小心了.

    慕容海选定一个目标,然后便会游骑四出,在山林之间纵横来去,切断敌人的补给,袭击敌人的巡逻队,慢慢地将对手困死在一个地方,然后再倾力出击,一举拿下.拿下之后,便开始稳稳地守住,直到何卫平的步卒们跟上来接管这个地方,有了稳定的后勤依托之后,他才会向下一个目标挺进.

    再后来,何卫平也参与到了这个看似很笨拙的计划中来,有了何卫平这个经验丰富的老将的帮助,慕容海选的目标越来越有针对性,看似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拓拔燕便会发现,自己的一些据点,在慕容海看似随意的打击之下,已经隐隐陷入到了对方的包围之中,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不得不选择主动撤退.

    慕容海敢这样做,一来是因为他麾下的这些蛮兵,实在是对于这种山区作战十分稔熟,二来,他有着强大的后勤供应体系.三来,他的士兵们武器装备,远超对手.

    到现在为止,慕容远的部队,已经装备上了许多火药武器.像手雷,地雷这些东西,已经变成了他们的常备武器,兵部更是针对他们的作战特点,专门为他们开发了一种羽箭,这种羽箭之上带上了一些强力炸药,点燃之后射出去,射不射得中目标先不说,但炸药爆开来,却铁定是能将周围的人弄伤的.

    然而让拓拔燕恼火的是,哪怕慕容海拥有了如此大的优势,他依然是一步一个脚印,慢吞吞地缓缓平碾过来.

    在这样顽固得跟一块石头一样的家伙面前,任何的奇思妙想都没有用,因为如果后路之上有一点的隐忧,这家伙就会停下脚步先将后路经营好之后才会前行.

    用慕容海的话就是,我笨,所以用笨办法.

    但笨办法,却将聪明人弄得无计可施.齐人再退下去的话,就快要被赶出横断山区了.

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马前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马前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