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慕容海直挺挺地跪在秦风的面前,事无巨细地把自己与拓拔燕最后的交谈和盘托出,看得出来,这家伙虽然说是来请罪的,但话里话外以及脸上的表情,却根本没有丝毫的悔意。

    “陛下,我虽然深恨他,但却也不愿他屈辱地死去。”慕容海道:“不管怎么说,当年要是没有他的话,我也没有可能活下来。他无情,我,却不能无义。他必须死,所以我亲手结果他。”

    秦风微不可见地点点头,慕容海虽然没有读过多少书,到现在,也不过是能看得懂命令,自己能书写奏章而已。但这份忠义之心,却是值得肯定的。

    当然,慕容海的行为,的确是违反军纪的,如果将拓拔燕带回到越京城受审,不仅仅是在政治之上,便只是在鼓励民心士气方面,作用也是巨大的,现在这一切都做不成了,而且齐国还能利用这件事情,做出许多文章来,毕竟名义上,大明与大齐现在还在和平期内。

    “其情可悯,但其罪却必罚,把你从军中调到军官学校去任教这个决定,你可有异义?”秦风问道。

    “多谢陛下宽恕。”慕容海重重地叩了一个头。

    “山地骑兵营会将人手补充足,仍然从你蛮族之中征召,你的位置将由慕容彪接任。”秦风接着道。“你也辛苦多年了,十余年来,与你妻儿聚少离多,这一次回来了,倒是可以好好地陪陪家人。另外,把你的拿手绝活,在军官学校之中好好地传授给有天分的学生。”

    “是。”

    “你去吧!”秦风摆了摆手,“哦,有一件事倒是可以提前告诉你,政事堂已经决定调慕容远去昆凌郡任郡守,为周济云大将军当好后勤大管家。慕容海,你生了一个好儿子。”

    听到这里,慕容海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喜色,与儿子的通信往来,他知道慕容远对于这个职位是何等的渴望。

    虽然因为这件事丢了军中的职位,从一位实权将军变成了一位无权无势的老师,但慕容海仍然很满足,正如秦风所说的那样,多少年了,他一直在外奔波,儿子长大,成人,成才,他统统都是一个看客,现在他终于有了大把的时间可以陪伴在家人的身边,以弥补往日的亏欠。征战半生,终于可以闲遐下来了,他摸了摸已经有了不少白发的脑袋,兴高彩烈的出宫而去。

    在慕容海身后晋见的则是归来的孙军。

    “辛苦了!”看着这个在外一潜伏就是十几年的国安部谍探,秦风的眼中满是欣赏之色,与拓拔燕相比,孙军这样的谍子身负着任务,却又默默无闻,做得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但他们却能忍得住寂寞,不言不语悄无声息地做着自己的任务,直到需要他们的时候,才一朝暴起,一鸣惊人。

    “为大明效力,为陛下尽忠,是臣的本分。”孙军恭恭敬敬地叩下头去。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大明的皇帝。

    “这十几年来,你们颠沛流离,朝不保夕,对家中老幼不闻不问,父母双亲皆以为你们已经亡故,说起来,是朝廷亏欠了你们的。”秦风走下去亲自扶起了孙军,“与其它人立下赫赫战功,光宗耀祖不同,你们默默无闻,却是大明离不开的肱股之臣。”

    第一次见到皇帝的孙军万万没有想到,皇帝陛下竟然如此的平易近人,如此的善解人意,一时之间,心潮激荡,竟是流下泪来,只觉得能为这样的皇帝陛下效力,当真是三生有幸,这些年来的不平,郁闷,在这一刻,早已经被抛飞到了九宵云外。

    “愿为陛下效死!”他颤声道。

    秦风笑道:“功夫不负有心人,虽然十几年来默默无闻,但如今却是一朝功成天下知,孙军,你被晋升为昭武将军,这是朝廷酬你这十几年来的功勋,你一直没有去领的薪饷,随时可以去国安部领取。”

    “多谢陛下。”

    “不过你也知道,关于你的任命,暂时还不能公布,因为我们要保护燕小乙。”秦风温言道:“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现在你还不能回去拜见你的父母。不过国安部一直在关注你的家人,你的父母现在跟着你的弟弟过得很好,身体很健康。”秦风道。

    “是。”孙军红了眼圈,十几年不曾见到自己的父母,离开之时,父母还是满头黑发,现在想必已经是白发苍苍了。

    “田康准备让你先去雍郡那边担任那里的指挥使,原雍郡指挥使在哪里呆得时间已经很长了,也该调离了。对于这个任命,你有什么不同意见吗?”秦风问道。

    “臣一定竭尽力做好自己的工作,确保雍郡平安。”孙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算是一步跃龙门了,虽然名义上是雍郡指挥使,但实际上,国安部在驻雍郡的指挥使,实际上还兼任着整个西地的国安部统轄权,已经算是位高权重了。

    “你下去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吧,田康已经在国安部那里准备为你接见,小范围内的庆功。”秦风笑着摆摆手。

    孙军躬身告退。

    接近安抚了两位有功之臣之后,秦风转过身来看着挂在墙上的地图,广阳城拿下,整个横断山区尽皆落入大明之手,沧州门户打开,接下来自然就是拿下沧州等地,打下沧州,大明的这一路人马便与昆凌郡的周济云连成一片,进攻齐国的南路军,可就更是兵强马壮了,比起武陵战区的实力,还要更上一层楼了。

    “陛下!”乐公公悄没声息地走进了房内,“您该回去了。”

    秦风一愣,“回去?今天是有什么事吗?”

    乐公公笑道:“陛下忘了吗?今天长公主殿下带着那个孩子回来拜见家长呢?这还是陛下您的吩咐呢!”

    秦风一拍脑袋,失笑道:“瞧我这脑子,自己说过的话,自己却忘记了。那小子进宫了吗?”

    乐公公道:“陛下日理万机,心系国事,忘记这件小事,倒也正常。”

    “不是小事,不是小事。事关女儿的终身大事,怎么能是小事?”秦风哈哈一笑:“你这话要是让小文听去了,必然不喜,肯定要想法设法找你的碴子。”

    乐公公连连点头:“还请陛下帮着老奴相瞒一二,万万不可让长公主知道老奴说过这种话,长公主的事情,自然是大事情。”

    秦风大笑起来:“对了,乐公,那小子你必然是查了个底儿掉的,还怎么样?”

    “陛下,老奴自从知道这件事情之后,的确派人去彻查了这个人,从目前得到的所有情报来分析,此人身家清白,本人也持身甚正,颇有才具,其家族在他的经营之下,蒸蒸日上,只不过他是一介商人,公主与其相配,倒是有些委屈了。”

    “她自己喜欢就好。商人也没啥,咱们大明的商人,可是与历史上任何时代的商人都不同呢!”秦风轻声道。

    乐公公点头称是,皇帝所言,已经隐隐牵扯到国家大政方面了,大明的商人,如今已经形成了一股绝不容忽视的强大的政治力量,大量的商人子弟在经过十余年的时间之后,已经大批的踏上了官场,这些商人子弟,先天之上就比那些农家子弟们平台更高,哪怕大明为所有人都提供了一个更为公平的竞争舞台,但这些人的起跑线就要近一些,寻常人家还真难以跑得过他们。能与商人子弟比美的,也就只有那些官宦人家的子弟了。

    有时候秦风也感叹,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这些谚语虽然听起来会让很多人心里不舒服,但却真是颠破不扑的真理。寒家子弟这所以一跃成名天下知,正因为这样的人稀罕,才广为称颂,同时也会成为朝廷,官家宣扬自己德政,功绩的一面锦旗。

    如今大明的商人,除了在官场之上已经形成了势力之外,在海外开拓殖民之上,更是表现出了比官吏们更强烈的热情。在大明,各种律法日趋完善,几乎每天,都会有一项新的律法或者法规出台抑或是进入商讨阶段,在大明,做事情已经有了一些严格的准则,但在海外那些新开拓的土地或者殖民地上,却还处于严蛮生长的阶段,更进一步的说,大明的律法还只包涵了大明的子民,并没有涵盖这些地区,商人们在哪些地方做事,更加的肆无忌惮,为了赚取更多的利润,他们是什么事都敢做的。

    一个大明看起来温文尔雅,谦恭有礼,铺路搭桥,善事不断名声远播的商人,去了那些地方,指不定摇身一变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

    他们赚取了大量的财富,然后将这些财富运回国内,运用这些财富,一点一点地积攒着他们的影响力。

    商人集团现在已经开始与原本的勋贵集团分庭抗礼了。对于战争,这些家伙可是比大明的一般的普通官员具有更高的热情。

    对于他们来说,战争,就意味着财富。

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马前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马前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