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外交部长刘兴文夹着一叠公文,满面春风地走进了秦风的议事厅。

    默默无闻了大半辈子的他,现在可算是扬眉吐气了。与他的老爹刘老爷子是一时风云人物不一样的是,刘兴文为世人所知的更多的是他是当今齐王殿下的岳父。至于他在兵部担任侍郎一职,也不过是挂个名头,并没有多少实际权力。

    今年齐王殿下大婚,而且从法律意义上正式明确了齐王殿下储君的资格,刘兴文的官职也终于向前挪了一挪,从兵部侍郎的位置之上调任到了外交部任部长。

    这原本是一个清水衙门,并没有多少实际上的要务。因为大明没有多少可以施展外交的地方,以前也就是马尼拉的那些小岛国可以让外交部却周旋一番。但时过境迁,到了今日,外交部的权力已经逐渐大了起来。

    马尼拉那里的肥肉已经被大明各个衙门口差不多瓜飞殆尽了,外交部在里头只能算是一个小虾米,分不了多少汤汤水水,但西大陆和三佛齐等地的殖民拓展,却让外交部的权力正在稳稳地一步一个脚印地扩展着。

    不管是在西大陆,还是在三佛齐,在那里拓展的队伍,都是有钱有武装的。当这些都被归口到外交部来统一管理之后,外交部瞬息之间便成了炙手可热的部门了。

    在大明有头有脸的商人们都很清楚,国内的市场现在已经不容易赚大钱了,一来是各种各样的律法已经出台或者正在讨论准备出台,这些律法,正在将他们以往赚大钱,获得暴利的一些路子一一堵死,不是说不能赚钱了,而是以后只能细水长流了。而像齐国这种正在打仗的地方,一来风险高,二来需得与军方有密切的关系才能紧跟在军队的后面发上一笔横财,但也就如此而已了。因为现在大明每打下一地,文官系统便会迅速地跟进。

    这对于来快钱来惯了的许多大明商人来说,自然是很不习惯的,现在要想赚大钱,来猛钱,唯有一个路子,那就是去海外,不管是去西大陆,还是去三佛齐。对于大明来说,这些地方都还是化外之地,在大明完就是违法的一些事情,在那些地方,则成了司空见惯的事情。

    但想要去那些地方发横财,离开了大明外交部的支持,就完行不通。

    刘兴文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官儿还有当得门庭若市的那一天。

    看到刘兴文进来,秦风站了起来,亲自替他倒了一杯茶,对于这个亲家来说,秦风还是挺满意的,不管是从刘老爷子面子上来说,还是这些年来刘兴文自己的表现来说,都算是一个合格的外戚了。不贪功,不揽权,甘愿默默无闻地当一个隐形的大员。

    刘家在确立了与皇家的姻亲关系之后,便一直在不停地变卖着自己的沙阳的产业,到如今,只剩下了沙阳郡的祖宅以及供养祠堂的一点土地了。刘兴文的几个儿子也都到了京城,在各部衙里默默地做着一个中级官员,如果不行差走错,这一辈子最后或者能谋到一个副部级职位光荣退休,当然,也不排除他们之中会有一些人在今后的岁月之中因为特殊的功勋而走到更高一级的岗位之上。

    政事堂的一众大员们,对于外戚还是很警惕的。将刘兴文从兵部侍郎的位置之上调到外交部便是他们的举措之一。

    但是金景南一众人等完没有想到的是,随着大明向外殖民的步伐骤然加快,外交部的地位,居然一天比一天重要了起来。如今算是有钱有枪,俨然已经是一等一的重要部门了。

    正如秦风与田康所说的那样,即便是一头猪,只要站在风口之上,也能飞起来。刘兴文没想着要什么,争什么,但时势所然,他的重要性,仍然因为这些事情,而一步步地得到提高。

    如今在海外,有正规的朝廷军队,有大量的商人,还有商人们控制下的殖民武装,在原则上,虽然都各有各的统属,但在实际的运作之上,都归属于外交部统一调配。

    “看你的模样,一定是又有哪里有喜事了?”秦风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了刘兴文的对面,打趣地道。

    “陛下,林殊那边已经来了最新的报告了。”刘兴文笑容满面:“他们已经选定了一个叫做安卡拉的海边城市作为威尼斯大公租借给我大明的地界,现在已经完安顿了下来。而西大陆,正如陛下先前所预料的一般无二,已经打成一锅粥了。”

    “马特乌斯占着上风?”秦风问道。

    刘兴文点了点头:“马特乌斯回到西大陆的第一件事,就是自海上挥师偷袭了威尼斯大公的领地,大肆抢掠破坏了一通之后,这才扬长而去。连大公夫人的都被他抓走了。斯腾森回去之后,如此的奇耻大辱如何能忍?当下便与皇储联合在一起,讨伐马特乌斯,不过此时的马特乌斯却是兵强马壮,连接挫败斯腾森与皇储的联兵,不但没有被击败,反而乘势占了不少皇储的领地,声势大振啊。”

    秦风呵呵一笑。

    “不过此时丹西战死在东方的消息也在西大陆之上迅速地传开,在马特乌斯与斯腾森以及皇储联军大战的时候,又有三个较大的公国趁机宣布独立了。”刘兴文从秦风的大桌之上搬过来了地球仪,指着上面对秦风解释着是那几个公国。

    “现在的局势是马特乌斯一方,斯腾森与皇储为一方,另外那些独立的公国抱团取暖,一时之间,竟是谁也奈何不得谁了。看到这样的局面,又有不少的势力开始蠢蠢欲动了。”

    “这才好嘛!”秦风大笑。

    “林殊刚刚安顿了下来,那几个刚刚独立的公国便找上门来了,都是一些聪明人啊!”刘兴文叹道,又把林殊的应对措施跟秦风详细地讲了一遍。

    “这家伙真是一个扇阴风点邪火的好手。”听了林殊的一些做法,秦风连连点头称赞:“这人天生就是一个搞外交的好苗子啊,这样我就放心了,只要这家伙在那里一日,西大陆就别想安生下来。”

    “臣也这么觉得。”刘兴文笑道:“现在去西大陆的明人都以安卡拉为据点,正在那里大肆兴建改造城市了,我想用不了多久,一座完大明风格的城市就会出现在西大陆的。林殊与慕容复两人一文一武,一张一驰。而王凌波虽然去哪里不久,却已经在那里有了不小的名气。说起来也是好笑,交战的双方,有时候都会把自己受了重伤的一些重要成员送到王凌波那里去治疗,昨天还在彼此对砍的仇敌,今天却躺在只隔着一条窄窄过道的病床之上大眼瞪小眼呢,林殊将这个当成一个笑话讲给了臣听。”

    “回信告诉林殊,我们在哪里的武力,只保护安卡拉城和在西大陆的明人,谁敢打安卡拉的主意,那就打得他妈都认不得他,但绝不允许介入其它公国之间的战斗。”

    “是。”

    “西大陆短时间内人脑子都会被打成狗脑子,我们只需要往哪里输送武器弹药以及其它的商品赚钱就好了。”秦风笑道:“看看他们要打个多少年才会消停下来。当然,于我们而言,打得时间越长越好。”

    “陛下既然这么说了,那我们外交部就一定会想办法让他们打得更久一点。”刘兴文凑趣地道:“陛下,有部分商人希望能够将蒸汽机运往西大陆,就在本地建设一些厂坊,那里的人工简直便宜得不像话,如果就地生产的话,他们能够将成本再一次大幅度地压缩。不过蒸汽机是管制物资,没有朝廷的批准的话,一台也不会允许运出去。这件事政事堂也很犹豫。”

    秦风摩挲着下巴道:“看起来斯腾森给提出这个想法的商人是下了大本钱的啊。这个人果然是一个聪明人,而且是一个有大智慧的人,能看得出来什么是本,什么是末,马特乌斯就差多了,只知道向我们买枪买炮。”

    刘兴文一惊,“陛下是说这些商人被斯腾森收买了?”

    秦风摆了摆手,“那倒不是,而是斯腾森找准了这些商人的要害。商人逐利,这是本性。这个斯腾森打得是拿市场换技术的主意呢!想想看,咱们的蒸汽机到了他们那里,那可供操弄的余地可就大多了。他们的人首先能学会操作,接下来能学会修理,慢慢地就能搞清楚这里头的原理。他们甚至可以通过一些手段将其中的一些蒸汽机拿去做些别的事情。”

    刘兴文怒道:“既然如此,那就一台也别想,那些个商人,臣会好好地收拾他们。”

    “那倒不必!”秦风笑道:“换个角度想,蒸汽机这个玩意儿现在在大明,懂得人实在是太多了,你不给他们,他们难道就不能想出别的法子弄去这些技术吗?肯定会的。与其这样,不如大大方方地给他们。”

    “陛下,这是为何?”

    “你不给他们,他们就会自己钻研啊!有了模子,有了方向,学起来是很快的。但我们给了他们,他们就不会再去自己搞了。毕竟能买到,可比自己研究要省钱得多,也省事的多,省力的多呢!”秦风呵呵地笑着,脑子里想的却是另外一个时空的两个对比鲜明的大国不同的发展道路。“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从源头之上扼杀对手的创造力。”

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马前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马前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