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齐军的绝地反击,让三位明军高级将领都是勃然大怒。虽然从实际效果上来看,齐人造成的损失微乎其微,明军一艘武装商船被炸,基本上报废了,两名战士阵亡,十几个受伤,他们自己倒是伤亡惨重,来袭的小舟无一幸存,上百名敢死队员求仁得仁。

    但在周立,宿迁以及关震看来,莱州的齐军就是他们毡板上的一块肉,猪圈里的一头猪,现在这头猪跳起来张嘴咬人了,而且还得手了,这怎么不让他们愤怒。

    宿迁回到酒泉驻地之后,立即便派出了小股的骑兵队伍越过了双方的实际控制线,没有给他们具体的任务目标,就告诉他们一句话,想干啥就干啥。

    于是宿迁麾下上千的骑兵队伍便分成了无数个小队,穿插进了齐人控制区,将齐人控制区内搅得鸡飞狗跳,其中数支小队一路杀进了博望县,与在哪里的义军遥相呼应,一时之间,博望的局势便变岌岌可危起来。

    而在数天之后,天气稍有好转,明军的飞艇部队便又再一次出动,杜毅亲自带了另一艘飞艇再一次光临了莱州郡城。

    这一次他们的轰炸不再精心挑选目标了,而是对准了莱州郡内房屋最为密集的地区,投下了一枚枚燃烧弹。

    伴随着轰隆隆的爆炸之声,大团的火焰在地面之上弥漫开来,纵然刚刚下过雪,地面上还很湿润,但在燃烧弹的攻击之下,能起到的作用还是微乎其微,城区之内,立时变成了一片片的火海。

    杜毅瞅着下面如同蚂蚁一般奔跑着去救火,或者逃亡的人流,冷哼着道:“不给你们一点终生难忘的教训,你们就不知道马王爷有第三只眼。”

    轰炸集中在红河以北,这里因为地势的关系,房屋,人群更为集中,到处都是崇山峻岭反而让轰炸的效果更好。

    为了报复,这一次杜毅他们可是带了更多的炸弹。轰炸之后大量的浓烟弥漫着整个北城,两艘飞艇在上空盘旋着,巡视着他们的战斗成果。

    而此时,在地上的某一个所在,徐俊生正冷冷地看着天空之上耀武扬威的两艘飞艇,脸上涨得血红,手上青筋毕露,从牙缝里迸出了几个字,“释放孔明灯。”

    徐俊生费尽心思制作的孔明灯终究还是成功了,虽然个头超大,但总算是能携带一台强弩或者一台弩机再加上一个人飞上天空了。当然,这一释放出去,便等于踏上了去黄泉的路,因为他们注定是有去无回。

    而为了觅得这样的一些敢死队员,徐俊生承诺,只要愿意去,那么他们的家人,他便会立即送去长安城或者他们愿意去的地方。

    对于很多人来说,莱州已经是一个死地,不说将来会来会被明军攻克,单是这天天的轰炸,便让人不敢期盼自己明天是否还能活着,既然都有死的可能,那么用自己的一条命换来一家人活着的可能,还是很划算的。

    一时之间,报名者竟然很踊跃,当然,这里头,上了年纪的人当是占了大多数。

    经过简单的培训,这些人便算是上岗了。所谓的培训,其实就是让这些人上了天之后,能够发射强弩或者弩机就可以了。

    浓烟遮蔽之下,杜毅没有发现,在大山的后方,一个个硕大无比的孔明灯迅速地升了起来,当这些孔明灯越过了浓烟,飞越了山头的时候,他才猛然发现,多达数十个这样的孔明灯正在风的助力之下向着他们迅速地飞了过来。

    “什么玩意儿?”飞艇上的所有明军都是吓了一跳。孔明灯他们当然都是见过的,但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大的孔明灯。

    “上面有人,小心,有强弩!”一名举着望远镜观看的明军士兵突然大叫起来。

    伴随着他的喊叫之声,数十台升起来的孔明灯几乎在同时向着他们发射出了粗如儿臂的强弩以及如飞蝗一般的弩箭。

    两艘飞艇顿时有些手忙脚乱起来,他们从来都没有想到过在空中会遇到敌人的殂击。唯一幸运的是,这些孔明灯上的敌人在射击的时候,距离还是稍微远了一点,而且准头欠佳。

    杜毅只觉得头顶之上的飞艇传来了哧哧的漏气之声,从窗户里抬头看上去,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数枚弩箭正插在厚实的飞艇外皮之上,他几乎能看见白色的气体正从伤口之处哧哧地向外冒着。

    “下降,下降高度!”他咆哮着喊了起来。

    不同的选择决定了不同的命运,在杜毅下令降低高度的时候,另一艘飞艇却下达了相反的命令,那艘飞艇竟然向上飞了起去。

    看到同伴的行为,杜毅大惊失色,但却也无可奈何。因为这样的孔明灯,是只能往上飞的,根本就不可能降低高度,当自己降下来的时候,对方也就无可奈何了,但向上飞,却正好与对方仍然会处在同一个区域之内。

    “下降高度,转航,撤退!”杜毅抬看了一眼天空,耳边再一次响起了弩前的破空之声。

    飞艇掉转了方向,向着螃蟹湾方向飞去,此时,漏气的飞艇的飞行,已经不太稳定了,摇摇晃晃如同一个喝醉了酒的醉汉一般。

    向上飞的那一艘飞艇,命运就很悲惨了,他几乎被那些同时飞上来的孔明灯给包围住了,在挨了无数的弩机和强弩之后,就如同一只折了翼的大鸟一般向下坠去。

    当杜毅再一次回头的时候,看到的是与他同来的这一艘飞艇轰然坠落在莱州北城之中,剧烈的爆炸之声激起滚滚烟尘和火光。

    “混蛋!”他仰天长嗥。

    那些完成了致命一击的孔明灯上的齐军,并没有什么欢欣之色,因为他们此时越飞越高,被风吹着,越飞越快,天知道他们最终会飞到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坠下来,接下来的命运,只有交给老天爷来裁定了。

    莱州城中响起了如雷一般的欢呼之声,所有人都在欢呼雀跃,因为这是他们第一次将空中那个看似毫无办法的怪物给打了下来。

    徐俊生脸上露出了笑容,丁声明也在微笑着,一河之隔,关注着这一场空战的祝若凡也在微笑着。

    办法总比困难多,只要不怕牺牲,总是能打出克制敌人的法子的,虽然说这也算不上特别好的法子,但至少能让明军的飞艇再也不敢像以前那样肆无忌惮了。

    “将这一次升空的那些将士们的家眷都立即送走,另外,犒赏制作孔明灯的那些工匠。告诉他们,我们需要更多的这样的孔明灯。”徐俊生道。

    杜毅的飞艇勉强飞回了螃蟹湾,最后落下来时,他距离地面,最高之时也不到十米了,他的惨相,让整个螃蟹湾的大明士卒都吓了一跳。

    这是大明空军部队第一次在空中遭到殂击,并且因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一艘价值昂贵的飞艇被击落坠毁。

    “这个情报,马上以最快的速度上报到兵部。”周立和关震都是脸色铁青,“齐军已经有了第一次成功的经验,那马上在各个战场之上,他们都会采取同样的手段,杜毅,那些玩意儿有什么明显的缺点没有?”

    “有!”杜毅的脸色有些灰败,作为在这里的空军最高指挥官,对于这一次的行动失败,他自认为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那就是一些大号的孔明灯,只能升,不能降,无法控制方向,一上天,便只能听天由命,完是一次性的产品。”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能提前发现,适时拉开距离,让他们越飞越高之后,就没有什么威胁了?”

    “理论上是这样。”杜毅想了想,道

    关震皱着眉头道:“他们以后可以在下面拴上一些绳子,让这些孔明灯漂浮在阵地上方从而对我们形成威胁。”

    “拴上绳子?”杜毅摇头道:“那他们得需要多长的绳子?我们的飞艇可以轻而易举地飞到数百米的高空之上。”

    “我的意思是说,他们如果这样做的话,可以对我们展开攻击的步兵形成威胁,百来米长的绳子并不难制造啊。我们的火炮的仰角打不了这么高。这样的话,他们就能形成立体防守,一旦孔明灯的燃料不足了,就用绳子拖下去,这样便可以反复利用了。”

    杜毅在脑子里勾画了一下这样的场景,不得不承认,似乎这样的确可行。

    “我们的飞艇必须要配备武器,比方说弩机,比方说强弩,或者说大明1式步枪。”周立想了想道,“如果齐军当真这样做的话,我们的飞艇便可以从高空之中攻击他们。一旦他们完释放,我们便拉开距离,任由他们越飞越高,最终形不成任何的威胁。”

    “这个法子是可行的,但这样做的话,飞艇的结构便要有一些改变,将这些情况和我们的猜想都写进报告里,然后交上去吧,到底怎么办,由上面来决定吧,杜毅,这一段时间,暂时不要再出动攻击了。”

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马前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马前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