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天气很好,难得一见的太阳也在空中发出惨白光,地上的积雪反射着阳光,晃得眼睛有些发酸发涨。风不大,但却极凛冽,落在裸露在外的肌肉上的时候,便如同一柄柄小刀子在刮削一般。

    对于明军来说,寒冷的天气影响并不是很大,他们几乎算是武装到了牙齿了。身上下露在外面的,也就只有两只眼睛,一只嘴巴和两个鼻孔了。齐军就要糟糕得多,装备上完无法与明军相比,很多士兵都是自行解决问题,大部分都是用一些头巾布条什么的蒙在脸上,缠在手上。

    这样的天气,其实离洒水成冰也差不了多远了。

    宿迁牵着战马立在阵地中央,他一身的穿着与身边的普通士卒完一样,除了身后的那一面迎风招展的大旗在彰显着这一片的人的身份非比寻常。身边的战马不停地打着响鼻,拿马蹄子刨着坚硬的地面,不时伸嘴下去拱一拱,似乎是想从地面上刨出一些草根来尝尝。宿迁轻轻地抚摸着马背,马儿也不时将大头偏转过来挨挨他的脸庞,一人一马都一样对于战争习已为常了。

    数千人分成了数个方阵,所有人都沉默地看着远处的地平线,嘴巴里,鼻孔里哈出来的白气汇集在一起,倒是颇为壮观。

    中军本阵的最前方,一辆辆的炮车已经就位,车上自带的钢钎平素横在车旁,此时扳动卡扣,便能将其竖起来,几锤下去,钢钎便深深地扎进了土里。将炮车稳定好。

    火炮,手雷,是这支明军装备的热兵器,大明1式自然是没有的,士兵们仍然是手持大刀长矛,弩机,强弩等仍然是军队的标配。唯一不同的是,在本阵的后方,上百个大弹弓占据了偌大的一片地方。

    地面之上微微震颤了起来,宿迁眯起了眼睛,片刻之后,一队队的骑兵从地平线上闪现,前面纵马而奔的是明军的斥候,后面狂追不舍的则是齐军的骑兵队伍。

    用不着宿迁下令,中军本部的战鼓立时便擂响了。

    明军斥候骑兵带马向着两侧奔去,而后方的齐军骑兵则笔直地向着明军阵列狂奔而来。两里许的道路,对于骑兵来说,不过是几个呼吸的功夫。

    “开炮!”炮兵军官猛然将举着的小红旗劈了下来,数十门火炮便一门连着一门地喷出了火光,整个大地立时便震颤了起来。

    炮弹落在了飞驰的马群中间,伴随着一声声巨响,火光冲天,土石四溅,一片片的雪花被炸得飞扬到了空中,使得眼前变得朦胧了起来。

    马蹄声仍在不停地向前奔跑,不时有骑兵连人带马被炸翻在地上,有的支离破碎,有的被弹片削去了胳膊腿儿,有的看起来毫无伤痕,但却痛苦地在地上扭动着,大口地吐着鲜血。

    三轮炮响之后,一队队的大盾兵迅速向前,咣当咣当的声音之中,下面呈锥形的大盾便深深地扎进了土中,盾牌互连,一根根的长矛横着往大盾后面的搭操之上一锁,整个盾墙便即成形,盾兵们一声不吭地蹲了下来,用自己的肩头,顶住了大盾。

    在他们的身后,弩机迅速地被推了上来,大明的弩机的高度设计,与盾牌的高度息息相关,刚好可以让弩机自由射击。长枪兵们也涌了过来,长达三米的刺枪一柄一柄地探了出来。在奔腾的战马之前形成了一片枪林。

    短短的时间之内,宿迁的数个方阵,便完成了对骑兵的防守布置。

    战斗似乎又恢复到了数年之前这片大陆之上的战斗模式了。

    冲过了死亡地带的齐国骑兵们,呼喝着纵马而来,在明军弩机的洗礼之下,疯狂地向着盾阵发起了冲击。

    这些骑兵都是齐国军队的精华,身上的盔甲也好,胯下的战马也好,还是手上的武器也好,都算是齐国最好的一批了,有些人身上被射得跟个刺猬似的,鲜血突突地往外冒,却仍然悍勇地冲撞而来。

    最前方的连人带马狠狠地撞进在大盾之上,大盾瞬间向内凹陷,上千斤重的马匹狂奔而来的撞击力量,即便是有整个盾阵对其进行了力量分散,那也不是人力所能抗击的,被撞中的点上,明军士兵如同纸鹞一般的被弹得飞了出去,盾阵也立即被破开了口子。但在后面的长枪旋即便刺了出来,不管是人是马,在这一瞬间,都被扎成了筛子,弩箭射在身上,有盔甲的保护或者并不致命,但长枪捅刺过来,基本上挨上一下,差不多也就交待了。

    前排的骑士成功地吸引了明军的攻击火力,后面的齐军则挥舞着手里的各种重武器,将其砸向了大盾之后。

    链子锤,大锤等如雨点一般地飞向了大明的军队。

    有弩机被砸翻,有士兵倒地,但马上,这些空出来的地方,又重新被新的士兵填满。

    大炮再一次轰鸣起来,这一次本阵的火炮,则是掉转了炮口,对自己左右两侧的友军进行支援,从侧面对敌人骑兵实施打击了。

    一队身高臂长的明军士兵从怀里掏出了一枚枚手雷,拔下保险,拉开引线,小跑着向前,拼尽力将手中的手雷向着盾阵之外抛去。

    轰响声阵阵,那些打着旋攻击阵容的齐国骑兵,成片地倒了下去。

    对于这样的战斗,宿迁压根就没有去看,他的目光,始终落在了远处,终于,他看到了黑压压的齐国主力部队出现在了他的视野当中。

    一个一个整齐的方阵,每一个方阵之后,都跟着一台台的弩机,强弩以及霹雳火。

    “他娘的。”宿迁低骂了一声,这些玩意儿,都是大明发明出来的,以前齐国人的钢铁技术不过关,无法仿制,但现在,他们却已经开始大量装备部队了。

    齐军那头儿响起了战鼓之声,步兵猛然加快了前进的步伐,骑兵则向着两翼飞速地拉开,将正中间广阔的战场留给了双方的主力部队。

    在两翼,明军的骑兵此时正在狂奔向齐军步卒的阵容侧方,准备骚扰进攻的齐军步卒。

    自从有了火炮之后,大明军队就不再使用铁骑冲阵了,唯一保持着这种作战态势的,也就只在昆凌战区的由雷暴统率的雷骑,但总量不过千余人,已经算不上战争的主流了。

    对于大明来说,再坚固的防守阵容,一轮火炮轰击过后,都会千疮百孔。齐人现在也有了大炮,不过对于他们来说,那种沉重的不易移动的家伙,远不如霹雳火好使。

    “开火!”炮兵阵地之上,火炮再一次怒吼起来。几乎在炮响的同时,齐军开始了向前狂奔。

    宿迁也翻身上了战马,拔起了插在地上的长矛。

    在这个距离之上,霹雳火还打不着明军,他们便只能被动地挨打。

    然后,宿迁便看到了在齐军的阵地之上,升起了一个个硕大的孔明灯。

    “日他娘,还真有?”宿迁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那些大弹弓。

    风稍微的大了一些,所以那些飘起来的孔明灯向前极快,转眼之间,便越过了齐军的头顶,抵达了战场的正中央。

    然后,宿迁的身后,便响起了大弹弓们发射的声音。

    无数拳头大小的石头呼啸着飞上了天空,遮天蔽日地飞砸了过去。

    下一刻,宿迁便开心的哈哈大笑起来,战场中央的那些孔明灯,便如同那些飞过去的石头一般,从空中一头栽了下来。

    “就这些玩意儿,还想上战场,偶尔使用一下或者还有奇效,正儿八经地拿上战场,不是开玩笑嘛!”宿迁嘟囔着,然后向着自己的炮兵军官吼道:“你他娘的就能不能瞄着那些霹雳火打啊?”

    炮兵军官很是委屈:“宿将军,敌人的霹雳火是在不断移动地,根本不容易打中,真打中了,那也是碰运气。那还不如集中火力对敌人的步卒进行大规模地杀伤呢。”

    “你个狗日的就去碰运气吧!”宿迁骂了一句,看着逐渐接近的齐军攻击阵容,心知下一刻,他们的霹雳火也要开火了。

    “进攻!”他纵马小跑起来,逐渐加速,本来在原地巍然不动的明军阵容顷刻之前便向前狂奔进来,即便是在狂奔之中,仍然是大盾在前,长枪兵在后,留在原地的,只剩下一部预备队,保护着火炮阵地,弹弓阵地以及弩机,强弩等。

    火炮在不停地开着火,齐军的霹雳火也终于开始了还击,天空之中,炮弹横飞,石弹纵横,正在接近的双方步卒不停地倒下。

    天空之中,最后一架孔明灯也被打了下来,此时他已经飞到了明军上空,落下地来之时早已经散了架,但却燃起了熊熊的大火,火焰如水一般四处流动,在明军阵地之上掀起了好一阵子混乱。

    “是猛火油,大家小心。”军官们大声提醒着士兵,从腰上取下工兵铲,掘起地上的泥土,往那些流动的火焰之上浇着。

    对付这玩意儿,就只有隔绝他们与空气的接触。这一点,大明的军官们还是懂的。

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马前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马前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