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周济云盯着地图出神,他没有料到这一次郭显成的反应如此的神速,这不符合郭显成一贯的作风,看来大明派飞艇轰炸长安,当真是刺到了齐人的痛处了,使得郭显成这样的人也开始不择手段,哪怕付出牺牲也要报复了。

    但他又不得不承认,这一招,还真是打到了大明的软肋之上。大明在昆凌六郡一带虽然集结了十余万兵马,但这些军队都是布置在要点之上,不可能站成一排将边境线封锁得严严实实,像襄州这样的地方,并没有多大的战略价值,军队进去之后,极易被关门打狗,所以对待这里,周济云是延续了常规操作的。郭显成就是利用了这一点,派遣一支骑兵窜进了襄州。

    这样的没有任何明确战略目标的军事,其实是最难应对的,因为你无法揣择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目的才算是终结,也无法预估他们最终的目的是什么,看着地图,周济云有些恼火。

    这些都是他从卞文忠部进入襄州之后的所作所为咂摸出来的,这就是一支纯粹来搞破坏的土匪。

    剿匪,历来都是每个朝朝代最为头痛的问题,哪怕是太平盛世呢,盗匪依然不会绝迹,而有组织有纪律的盗匪就更难对付了。现在的卞文忠,在周济云的眼中,大概就是这么一个形象。

    当然,称呼上可以蔑视他们,但这样一支战斗力极其彪悍,行踪飘忽不定的骑兵盗匪,的确让周济云头痛了。

    卞文忠根本就不靠近城市,而是呼啸来去,对城外的村庄,镇子展开一次又一次的突袭,施行是残暴无比的三光政策,烧光,杀光,抢光,所过之处,奸淫掳掠,无恶不作,但凡被他袭击过的地方,只会留下一片片的废墟和无数的尸体。

    整个襄州,不过驻扎了一万人马,而且还分散在各地,根本无法对他形成太多有效的威胁,驻襄州将军张行曾试图聚集各地驻军,但数支得到命令的部队在前往聚集地点的路程当中,便被卞文忠连夜奔袭,各个击破,损失惨重之下,张行只能命令各部紧守营寨,城池,不得擅出,他率领驻襄州的五千驻军出城,想要寻找卞文忠部决战。可惜的是,卞文忠滑如泥鳅,明知道以他三千骑兵对上张行的五千部卒并不吃亏,说不定还有一举吃掉对方的可能,但他就是不上当,压根就不理会张行的行动,绕着张行的大部队大肆袭扰乡里之外,还不时地袭击张行所部的后勤后给,不到十天,张行就吃不消了,只能退回到了襄州城,对于卞文忠,居然是无可奈何。

    “上燕,卞文忠到现在,已经给我们造成了足够的损失,如果单纯只是为了报复,他们应当已经达到了目标,以我对郭显成的了解,或者他应当就是这个打算,但现在,卞文忠却依然在襄州境内没有返回,显然是卞文忠还想对我们造成更大的损失。”周济云道。

    江上燕点了点头“卞文忠于我们有深仇大恨,自然不会善罢干休,但在襄州,他对我们造成的损失也就是这样了,现在襄州各地百姓,要么撤往以了城里,要么躲到了深山,他的目标其实已经不鑫了,以三千兵力,就算是一座县城,他也不可能打得下来,看来他在寻找机着,突出襄州。”

    “我也是这个想法!”周济云微笑着道“那你认为,他会选择哪里?”

    “那要看大将军在哪里露出破绽!”江上燕笑着道“襄州事一起,您便派人堵住了襄州进入昆凌郡以及荆湖郡的通道,他现在在襄州大杀特杀,做出一些人神共愤的事情,无外乎就是想要吸引我们的军队大举进入襄州去围剿他,他才有机会杀出来嘛!”

    周济云大笑起来。“卞文忠这个人还是有些小聪明的,我们堵住口子不让他出来,他便无法可施,但如果我们受不住压力派军进剿,他就有了机会,他清楚地知道我们要想调大军去围剿他,便只能调那些堵口子的军队去,不可能从别的地方抽调大军,这些军队一动,那漏洞就一定会出现。”

    “一定还要有相当规模的骑兵出现,否则他不会轻易上当。”江上燕补充道。“昆凌郡我估计即便是开了口子,他也不敢来,他的目标应该是荆湖。”

    “不错,荆湖受到的战火袭扰相对较小,这些年来发展迅速,整个区域人丁密集,百姓也相对富裕,如果让他窜进这个区域,那才真是一场灾难。卞文忠对这些地方都是很熟悉的,他最想去的,只怕就是荆湖了。”周济云看着江上燕道“这一次,还要请上燕您辛苦一趟了。带五千骑兵去襄州晃一晃。派别人去,只怕卞文忠还会有所疑虑,只要你出现在襄州,那卞文忠肯定就会放心大胆地往外窜了。”

    江上燕一笑,在昆凌战区,成建制上规模的骑兵,他的麾下是最大的一支,剿灭骑兵,自然还得是骑兵。他这个名声在外的骑兵将领出现在襄州,卞文忠的确会宽心不少,只要让他窜出襄州,那广阔天地,可就任他为所欲为了,即便最后逃脱不了覆灭的命运,但他造成的损失,也必然是极其惊人的。

    “谁来最后收网?”江上燕问道,他如果不出现,卞文忠必然会心生疑虑,但他如果去了,收网的人一旦出了漏子,那后果照样是不堪设想。

    “马候与许三妹。”周济云道。

    “居然是他们?”江上燕一怔。

    “我与杨大将军商量将他们调过来了,一来他们不在我昆凌战区的编制之内,自然也就不在卞文忠的考虑之中,二来这两个人战斗经验极其丰富,麾下战斗力又极其强悍。”周济云道。

    这两个人所率领的部队,当然战斗力强悍,马候原名马猴,是皇帝秦风的小跟班,后来一路做到秦风的亲卫统领,然后放出来统兵,马候率领的一个野战营人马远远超过普通的战营,光是骑兵都有三千人,而且都是当时从秦军那些整编部队中精挑细心出来的,军官清一水儿的老敢死营队员。而许三妹则是杨致现在的亲卫统领,在雷暴出来组建雷骑之后,这个女子便出任了杨致的亲卫统领,这个人是当年杨致网罗的那一批江湖人物,近十年下来,打仗无数,能活到现在还一路做到这个位置的,又哪里有一个是善茬,尤其是一个女人,那就更不寻常了。

    当然,安排这两个人收网,自然也还有别的意思,周济云的部下,不是抽不出骑兵出来去做这一件事,但安排马候和许三妹去,却是周济云的为官之道了。这几乎是唾手可得的功劳。让许三妹去,便能让周济云在以杨致为首的一系楚地官员中得到好感,而让马候去就更不用说了,讨好皇帝的意思是裸地写在脸上的。

    看破不说破,江上燕也只是微微一笑,到了他这个地步,已经不屑于去用这样的功劳来粉饰自己了,光是周济云知道必须用他去吸引卞文忠的目光,就已经充分地说明了他的地位和作用。

    “那便去走一遭,权当是拉练了。”江上燕笑道“黄氏兄弟那里可还稳当?”

    他所说的黄氏兄弟,亦是当年卞无双的部下,在围城被困的时候,投降了明军,手下亦有数千骑兵,当时那也可是卞氏一系的精锐人马。

    “他们现在就驻扎在昆凌郡城之外,是四大营中的一个,稳当得很。”周济云微微一笑。“更何况这些年来,对他们的部属的改造,调编一直都在进行,便是他们有些什么心思,也翻不起大浪来。再者说了,这天下局势,是个人都能看清楚,当年他们便能看清大势,莫说是现在了!二人还来找过我请战,要亲赴襄州取下卞文忠的人头。”

    江上燕摇了摇头,虽然说这也许是黄氏兄弟自证清白的手段,但他仍然有些不屑,不管怎么说,当年卞无双对他们还是很不错的,如果说当年投降是不得不为,但现在这样的事情,他们即便不出头,也不会有人怪他们。现在这样急于用故人的人头来证明自己的忠诚,反而让他觉得有些怪怪的,心里满不是滋味。

    两人在商量了一些细节,江上燕便告辞而去,对于卞文忠这一支队伍,二人都没有怎么放在心上,那是芥癣之疾,纵然让人有些难受,但只要药对症,也就药到病除了。

    周济云送走了江上燕,便又迎来了慕容远,对于这位年轻的郡守,周济云还是很满意的,能力是没话说,做事实实在在,精力充沛,以昆凌郡守一职兼领着周济云整个大军的后勤总管的职责,一应所需,都被他料理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有这么一个人在身边,周济云似乎又回到了过去他负责作战,岳开山负责后方的日子里,不用他分神旁顾。

    。

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马前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马前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