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沿江十数里,徐俊生构筑了完整的反渡江防线,水泥浇筑的堡垒和依山势修建的壕沟以及胸墙,密密麻麻地从江滩一直延伸到半山腰的主城区,如果这还是冷兵器时代,徐俊生自信没有人能够攻破这道防线,但现在,一切都不同了。

    热兵器时代已经来临,热兵器这个词语出自于大明皇帝秦风之口,极为形象,整个战争的方式在短短的数年之间,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再也没有什么固若金汤的防守,修建的再牢固的防线,在火炮的轰击之下,都显得不堪一击。如果不是钢筋水泥的大规模运用在工事的构筑之上,徐俊生相信,明军一轮炮火下来,自己的那些工事,便全都会成为一片废墟。

    空中的飞艇肆无忌惮地在高空掠过,一枚枚炸弹从他们的腹下落下来,狠狠地砸向齐军阵地,一片片的火光便迸裂开来。

    山顶之上升起了一顶顶巨大的孔明灯,下面用绳子拴着,这些孔明灯上都装着火箭,箭头之上被包上了一小包一小包的火药,如果能射中目标,爆炸开来,便能对飞艇造成巨大的伤害,虽然这些孔明灯在实际之上很少能对飞艇形成伤害,反而在对方的攻击之下伤亡惨重,但他们的存在,对于这些飞艇来说,怎么也算是一种威胁,所以即便这些士兵升空便意味着一去无回,徐俊生还是咬着牙关要这么做。

    自从孔明灯第一次升空收获了辉煌的战果之后,在接下来,齐军便再也没有斩获了,明军很快便在飞艇之上配备了大明1式,居高临下的对孔明灯进行打击,一般情况之下,几轮攒射,便能击落一架孔明灯。

    徐俊生将目光从空中收了回来,空中不是重点,既然没有办法遏制,便只能咬着牙承受,好在敌人的重心始终都还是在陆地之上。

    明军建造炮艇的速度让他心惊,两个月前,红河之上还只看到了两艘这种最新式的炮艇,两个月后的今天,在红河之上往来的便有了八艘。此刻,他们正在疯狂地向着岸上倾泄着炮火。

    眼看着自己的一个炮台被对方在数轮轰击之后便炸上了天,徐俊生也只能望而兴叹。对方的这种火炮,本身就安装在船舰之上,移动迅速,更兼这种大炮有一个活动的底座,移动,瞄准,灵活无比,相对于自己炮台上的那种一经固定便再也无法动弹的火炮而言,威力实在是不在一个档次之上。

    明军正在将一艘艘水泥船横着摆放在红河之上,慢慢地已经靠近了江心。

    相对于整个江面之上的战斗,莱州大桥之上却是静悄悄的,明军似乎并没有利用大桥进攻的想法,徐俊生也乐见其成。明军想要保有这座大桥,是因为他们已经将莱州看成了囊中之物,不想他遭到破坏,如果他们从桥上发动大规模的攻击话,徐俊生只需几十斤火药,便足以将大桥炸成两截,以后要修复,那花的代价可就大了。而徐俊生暂时也不想炸大桥,是因为保留着这座大桥,他就有随时可以派兵过河去袭扰敌人的可能,不管他派不派兵,明军总是要分出一只眼睛来看着这桥头的。

    双方在莱州大桥之上,都有着心照不宣的默契。

    明军水泥船搭建浮桥的速度极快,很快便越过了红河的中心线,向着北岸挺进,徐俊生冲着身身边的一名军官点了点头,军官立即挥动了手中的小红旗。

    沿途一个个的哨塔接力将小红旗的信号传向了远方。一柱香功夫过后,从上游方向,密密匝匝的大圆木顺着江水一路向下冲来。

    这些大圆头经过了简单的加工,头上被削尖,有的甚至还包上了一层铁皮,在江水的推涌之下,你推我攘,彼此碰撞着向着江上的浮桥狂奔而来。

    河中的炮艇迅速地绕过了浮桥,躲到了水泥船的后方,数艘炮艇的前后两座火炮都转过了炮台,对着江面之上猛烈地开火,将那些冲撞下来的大圆木炸得木屑纷分,不少的圆木完全失去了攻击的作用。

    但冲下来的这种大料实在太多了,眼见着这些大料在江水的裹协之下以不可阻挡之势冲来,水泥船上正在作业的明军士兵们,一个个地或趴或蹲在了船上,死死地抓住了身周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

    轰隆隆的撞击声中,水泥船剧烈的颠簸起来。刚刚排列整齐的船只,被撞得歪歪斜斜,中间再一次露出了河面。船上那些没有抓牢的士卒,惊呼着被巨大的撞击力给撞得飞了起来,斜斜地落到了水中。

    徐俊生有些失望,这些大料如果撞击的是木船,这一次攻击,便足以让对手倾覆,但这些水泥船,除了被撞歪,有一些被撞出了缺口之外,居然没有什么其它的损伤。

    河面之上的水泥船努力地重新调整队形,江面之上虽然不断地还有大料涌来,但此刻水泥船的上游方向,已经垒积下了不少失去了动能的木料,此刻反而成了后来者的阻碍,攻击的力道大减。

    “开火!”徐俊生下达了第二条命令。

    北岸,大片大片的伪装被迅速地扯开,露出了一门门黑洞洞的炮口,旋即,这些火炮喷出了火光,一枚枚黑黝黝的炮弹划过长空,向着江上的浮桥轰击而去。

    这些火炮,是徐俊生专门这这些水泥船只准备的,先前被明人轰得里焦外嫩,他也没有动用这些火炮。

    “打中了,打中了!”北岸之上,齐军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之声,江面之上,数艘水泥船在经受了大料的撞击之后,又突然遭到了这些火炮的集中攒射,其中两艘终于再也吃不劲,从中断为了两截,缓缓地向着江面之下沉去,下沉速度比起一般的沉船速度可要快多了,片刻之间便只在江面之上露出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连带着这两艘船上正在作业的士兵也是被滔滔的江水吞没,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便被漩涡给摁到了江底。

    一艘炮艇也很不幸地挨了一枚,实心炮弹从侧面船舷之上打了击去,将灰色的船帮给打出了一个大洞,浓烟从洞里滚滚地冒出来,这艘炮艇立刻便向江对岸撤去。

    齐人的欢呼之声还没有断绝,江面之上,剩余的七艘炮艇的火炮已经是齐齐转了过来,对着刚刚发射炮弹的齐军火炮阵地开始了密集的射击。

    比起齐人好半晌才能发射一枚实心炮弹的火炮,明军的速射炮,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顷刻之间,刚刚还大发神威的齐军火炮阵地便陷入到了一片火海之中,一门门的火炮和操作火炮的士兵被炸得飞上了半空,再重重地摔落了下来。

    欢呼之声戛然而止,齐军阵地之上却陷入到了一片寂静当中.

    徐俊生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愤怒生生地摁了下去,剩下的隐蔽的火炮阵地,再也不能暴露了,这样的攻击,对于他而言,得不偿失。拼火力,他永远也不是明军的对手。幸好这还是内河,如果是在海上,遇上了明军的那些巨舰,只怕下场还要更惨一些,他听祝若凡讲过螃蟹湾之战,明军十数艘战舰横亘于海面之上,一开火便是上百门数百门火炮同时攻击,炮弹当真可以能用遮天蔽日来形容。

    今日这一战,他算是切切实实地体会到了祝若凡当日的感觉,在这样的打击之下,祝若凡能在螃蟹湾坚守半个月之久,当真是难为他了。

    既然祝若凡能在螃蟹湾坚守半个月之久,那自己现在面临的局面,至少要比那时要好上不少,想来坚守半个月也不是问题,只要能坚守到雷东率领辽东的援军抵达,重新打通密州到莱州的通道,到时候再联络上祝若凡,这一局还是有扳回来的机会的。

    阵地之上,那些还没有被炸毁的炮台,仍在断断续续地发射着炮弹,不过与明军比起来,还击显得太微弱了。基本上现在阵地之上的齐军,是被炸得抬不起头来。

    江面之上,水泥船搭成的浮桥已经快要延续到北岸,而更多的渡船已经开始冲滩了。

    徐俊生将眼光落在了那些已经准备登陆的明军士兵身上。

    他们,才是他要主动打击的目标。

    石光荣紧紧地握着手里的大明1式,作为水师陆战队的一员,他们是抢滩冲锋,占领滩头阵地的排头兵。

    船底微微一震,经验丰富的石光荣想都没有想,一个翻身便从船上跳了下来,落在了水中,水深过腰,他高举着他的大明1式,拼命地淌水向着岸上跋涉前进。

    踏上沙滩之后,他立即举起了他的枪,半跪着瞄准前方,猛然扣动了扳机,碰的一声脆响之后是炒豆般的枪声连续不断地响起,数百名水师陆战队已经基本上登陆完毕。

    水师陆战队的士兵们开了长长的散兵线,猫着腰向前推进了数十米,便停下不动,再向前,可就进入齐军弩机的射程了。对于了们这些没有穿戴盔甲的水师陆战队来说,那玩意儿可是有着致命的伤害的。

    身后传来了阵阵呐喊之声,又一批士兵渡河而来,与石光荣这些人不同,后来者都提着大盾,顶盔带甲,他们很快便顶到了水师陆战队的前方。

    伴随着嘹亮的军号之声,明军再一次地开始了向前推进的步伐。

    (昨天偶然看到了一位书友问枪手下一本书是不是还写争霸类型的,说句实话呀,连写了四本皇图霸业,有些审美疲劳了,下一本枪手准备写忠臣良将,辅佐君王成就大业的类型了,马前卒已经到了收官阶段了,现在枪手有空的时候,开始构思下一本书的大纲和脉络,如果顺利的话,希望能接上这一本书.这本完,下一本就开始.不过到了年末,工作很紧张,枪手在单位又是负责综治工作的,更是忙得不可开交,希望一切顺利吧!)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

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马前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马前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