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温暖的阳光之下,一只灰色的兔子却在枯黄的草地之上狂奔着,不时地会在奔跑过程之中突然地改变方向,小小的身子此时却爆发出了绝大的能量.让它亡命奔逃的并不是什么凶猛的野兽,当然,对于它而言,这些骑在马上的家伙比起野兽绝对要可怕得多.

    数匹战马正在它的身后穷追不舍,马上,一个身材高大的骑士仅凭双腿控马,便驱策如意,骑士张弓搭箭,不管战马如何颠簸,此人的上半身却是稳如泰山.

    嗖的一声,羽箭脱弦而出,奔跑中的兔子便飞了起来,那支羽箭从它的后门之处贯入,巨大的力量将其带得向前飞出,比起它奔跑的速度还要更快一些.

    身后马上骑士纵马狂奔而来,在羽箭力道将尽,中箭的灰兔堪堪就要落地的时候,骑士一个蹬里藏身,轻舒猿臂,已是连兔带箭稳稳地抓在了手中.

    骑士勒马转身,高高地举起了手中的兔子,身后紧跟着的骑士围着他停了下来,齐声喝彩,在奔马之上射中兔子并不出奇,他们也差不多都能做到,但像这样一箭从兔子的后门贯进,嘴里穿出,就非得有百步穿杨的本领不可了.

    骑士哈哈大笑,随手将兔子抛给了一人,大声道:”传令下去,军休整一个时辰,埋锅造饭,吃饱喝足再走.”

    “是!”一名骑兵响亮地应了一声,转身打马而去.

    片刻之后,地面微颤,大队的骑兵滚滚而来.

    红河之畔顿时便热闹了起来.骑兵们有的垒起了简易的锅灶,有的骑着战马从远处拖来了大棵的树木,三两下便劈成了一堆堆的柴禾,一缕缕青烟从河畔冒起,直上天际,没用多少时间,饭的香味便在红河之畔开始飘荡.

    而更多的骑兵,则是牵着自己的战马走到了河边,一边任由马儿喝着江水,一边从包里掏出刷子,用力地替战马洗刷着脏兮兮的毛发,当马儿喝好水之后,便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把的豆子,塞到马嘴里.

    直到将自己的战马侍候舒服了,他们才牵着马儿回到了岸上.自己也准备开始吃东西了.

    这支骑兵,自然就是来自辽东荒原,被齐国皇帝调来支援红河流域徐俊生的雷东所部了.

    雷东离开辽东荒原之时,只给秦厉留下了五千步卒,剩下的两万骑兵,他都带走了.他在辽东驻扎多年,对付的又都是辽东女直人,所部一直便是以骑兵为主,在辽东荒原,最不缺的也就是战马了,而且那里的战马个头虽然不大,但耐寒,体力极好,却是难得的战马.

    两万骑兵,当然不是骑上马便能跑得,还得带上大量的辎重,人还好说一些,战马这玩意儿,其实还是很娇贵的,光吃草不吃粮,三五天下来,四只蹄子便会发软,光是携带着战马吃的粮食,就是一个不小的数目.直到进了红河流域,沿途郡治开始提供补给,他们这才将速度加快.

    但军情紧急,雷东将他的两万骑兵分成了三部,自己带着五千前军轻装疾进,想要用最快的速度赶到莱州支援徐俊生,完成对红河流域入口的封锁,替齐国守住这一大片膏腴之地.

    柴禾之上架着雷东刚刚前自射杀的那只兔子,熊熊燃烧的火堆之上覆盖上一层青翠的松针,那股清香,便随着烟雾一齐将兔子包裹住,慢慢地向肉内渗去.

    一名亲兵从火上取下已经烤得金黄的兔子,掏出小刀割下最为肥美的一条兔腿,再上面细细地洒上了一些焦烟,再掏出一个小罐,从里面抖出一些红红的细粉末,用小刀抹得均匀了,这才递给雷东.

    雷东咬了一口肥美的兔肉,大口咀嚼着,辛辣的滋味便顺着味蕾直冲身.

    “舒服!”雷东大笑起来,从腰间取下一个酒葫芦,仰脖子喝了一大口,看着身边的几个亲卫喉头上下耸动,不过笑着将葫芦扔给了他们,”一人一口,不多了,节约着一点,等咱们打败了明人,却抢了他们的大营,这样的酒,想来要多少有多少.”

    几个亲卫大喜,接过葫芦,果然一人只是小小地抿了一口,稍微意思了意思.

    这酒,是来自大明的烧刀子,便是先前亲卫抹在兔肉之上的那层红色的粉末,也是产自大明的辣椒.听说这是大明从海外弄回来的新作物种子

    很多地方上的人,压根儿就吃不了这种辛辣的玩意儿,但越京城却因为秦风酷爱这一口,反而大行其道,这东西慢慢地传到了齐国之后,立刻便成了驻扎在辽东荒原之上的雷东的喜爱,在齐国,这种成熟之后便变得红彤彤的作物,更多的是被当作一种观赏植物而存在着,雷东是因为一次回京述职在一家明国越京城风味的餐馆之中吃到这样东西,便开始大量地进口到辽东荒原的.

    对于在那种酷寒之地生活的人来说,烈酒,辣椒,正是绝配.

    明齐交恶,大战开始,辣椒这玩意儿倒还可以弄到,但像烧刀子这种烈酒,可就弄不到了,因为这样的烈酒,可是能作为医用物资存在着的,明人自然不肯在两国交战的时候,再将这样的战略物资输出到齐国.

    也就是雷东这样级别的将领,手里还是有些存货可以光明正大地喝,其余的,大都到了随军军医的手中,根本不可能拿来给你解馋.

    这支军队一直驻扎在辽东荒原,有的更是几代人便定居在哪里,父子相承,又一向是与野蛮的辽东女直人作战,所以更多地沾染上了不少辽东人的那种彪悍野蛮的气息,对于中原军队,一向是不大看在眼中的.哪怕现在齐军在各大战场之上连战连败,他们也只是唾弃那些中原的军队在花花世界之中迷失了自我,已经退化成了齐军的耻辱,而并没有想过明军到底强大到了那一种地步.

    雷东知道的更多一些,进入中原之后,便一直有各种各样的情报汇集到他的手中,空中的飞艇,水中的巨舰,可以远距离射杀敌人的枪支,以及威力巨大的火炮,他将这些情况分享给了自己麾下的高级将领,却并没广而告之于所有的士兵.

    未知的总会让人恐惧.他不想让自己的士兵在没有上战场之前,便对这些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武器有一种恐惧感.

    雷东其实自己也不太在乎,他是骑兵,崇尚的是来去如风的进攻,是机动灵活的穿插,在不停歇的运动之中寻找到机会给予敌人致命一击.一击不中,立即便飘然而走,以便寻找到下一次的机会.他才不会在意一城一地的得失,那是徐俊生的事情,他要做的,只是像一头野狼一般偷偷地在一侧窥视,逮着机会便上来咬一口.

    来的路上,他已经拿到了明军在莱州的军事布署,没有大规模的骑兵.这对于他而言,那就更好了,河上有船他怕个屁啊,船能上岸?至于那些步卒,也就能在远远地看到骑兵之后,便赶紧排好紧密的阵形等着自己进攻吧?唯一可虑的便是那些在天上飘着的飞艇了.

    不过飞艇再厉害,也不可能撼动自己的根本.

    嘴里大嚼着兔肉,脑子里却在想着双方的优劣.想来想去,自己似乎并没有失败的理由.

    他站了起来,看着悠闲在用嘴拱着地上的枯草,想要寻些新鲜草根出来吃的战马,看着那些轻松地吃着饭,高声谈笑着的士兵,他微笑了起来.兵精将猛,在其它大齐军队连吃败仗的时候,自己将会让大齐大吃一惊的.也要让明人知道,大齐,不是没有能打的将军.

    轻松地踱着步子,他极目无舒,看着奔腾的红河水,这条横贯了几乎整个齐国的大河,滋润着大齐最为富庶的区域,这样壮美的山河,自然不容明人前来践踏.

    雷东的耳朵突然动了动,他警觉地抬起头来,耳边那些嗡嗡的声音,是他从来没有听到过的.

    从腰间取下望远镜,他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在天空之中搜寻着.

    飞艇!

    他几乎叫了出来.

    明人的飞艇!

    雷东怎么也没有想到,现在自己距离莱州还有上百里的距离,明军的飞艇居然已经深入红河流域这么远了.

    “警戒!”他大声喝道.

    数千骑兵立即开始行动了起来.

    “散开,不要列队,拉得越开越好!”雷东的目光随着飞艇的移动而移动着.

    天空之中,杜毅也发现了目标.这么大一片乌泱泱的骑兵,想不发现都难.飞艇开始加速,飞到了这片骑兵的上空,高高地开始盘旋着,杜毅也举着望远镜仔细地观察着下面的敌人.

    他是循着那些冲天而起的炊烟飞过来的,如果没有这些炊烟的指引,想要找到这些敌人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果然是雷东的骑兵!”杜毅看着下方的旗号,”总算是找到你了.准备炸弹,我们给他们一些惊喜.”

    “艇长,他们的部队拉得好开,投掷炸弹,只怕没有多少作用!”投弹手趴在投弹口,向下张望着.

    “管他呢,又不是说要杀伤多少,见面礼嘛,先让这些土包子开开眼!”杜毅大笑着道:”降低高度到一百五十米左右,这些王八蛋没有重弩,只有羽箭,他们的箭要是能射到一百五十步开外算我输!”

百度搜索 马前卒 爱搜书 马前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马前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马前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