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狂帝的一品魔妃 爱搜书 狂帝的一品魔妃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其实……

    她很爱梦惊潇。

    那爱意,在她离开他之后,日渐浓烈,浓烈到她好几次想要回来找他,求他,让他跟她继续在一起。

    只是,造化弄人,她总是被这样那样的事情绊住脚步。

    以前是因为报仇,而血仇得报后,是重振梦妖一族,等她终于让梦妖一族过得好一点的时候,突然得知自己还有一个幼弟。

    而她的幼弟,此刻正在幻羽的手中,她必须听幻羽的,否则,幼弟会受尽酷刑而死。

    幻羽曾经带她去见过她的幼弟……他看起来只有人族六至七岁的模样,胆子还很小,看见她的时候,被打得流出鲜血的眼睛满是希望,问她:“是我姐姐吗?是来救我的吗?”

    这句话之后,便是他委屈至极的哭声。

    她听到他的话,听着他的哭声,心碎不已,只得妥协,答应帮幻羽。

    而其实……

    她是很高兴的,高兴自己终于能来见他,并拥有了一个能配得上他的身份。

    在战船上的时候,她忐忑害怕又欢喜的期待着与他的相见。

    只可惜,他变了,变得冷酷,变得不再温柔,变得能对她动手。

    然而,即使如此,知道他同意娶她的消息,她依然很高兴。

    虽然这份高兴,只属于她一个人,而不属于他,她依然高兴……嫁给他,成为他的妻子,为他生儿育女,是她下半辈子的梦想。

    如今,她的梦想就要实现……虽然这个梦想只会维持很短的时间,会很快终结,但她依然欢喜着,幸福着。

    婚礼的前一晚,是一个不眠夜。

    梦妖因为幸福而睡不着。

    梦惊潇因为矛盾而睡不着。

    烈阳赫因为愤怒和心疼梦惊潇而失眠。

    至于定宇侯府的将士侍女则是因计划进行得太过顺利而兴奋得无法入睡。

    翌日,当温暖的阳光洒向烈阳荒的时候,烈阳荒皇宫响起阵阵悠扬动听的喜乐声。

    烈阳赫听到这阵喜乐声,暴怒不已,唤来玄泽,怒问道:“的属下是怎么办事的?这喜乐是荒主成亲才会演奏,潇儿今天娶的是谁,不知道吗?把这喜乐给本王停了!”

    一介妖物,能短暂的嫁给他的儿子已经是万幸,还想要喜乐,做梦。

    玄泽立时给负责皇宫丝乐的属下传讯,让她立刻停止演奏喜乐。

    只是,属下给他传讯,回复道:是荒主下令让宫里奏喜乐。

    玄泽把传讯法印递给烈阳赫:“烈阳王看看。”

    烈阳赫结果传讯法印一看,当下愣住,眉头紧皱半会,问玄泽:“潇儿这是什么意思?”

    怎么对梦妖这么好,特意交代奏喜乐。

    烈阳赫对玄泽道:“给负责宴席的属下传讯,问问他,有没有准备今晚的喜宴?”

    玄泽急忙询问,很快就收到回复,看着传讯法印上的一行字,玄泽眉头紧锁:“您自己看吧。”

    烈阳赫接过一看,脸色更加难看,思忖半会,终于忍不住问道:“潇儿……还喜欢着她?”

    若不是喜欢,若不是舍不得梦妖受委屈,潇儿怎么会亲自下这样的命令?

百度搜索 狂帝的一品魔妃 爱搜书 狂帝的一品魔妃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狂帝的一品魔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风十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十里并收藏狂帝的一品魔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