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黑暗的苏醒 爱搜书 黑暗的苏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盾山还在起源地球生活时,读过不少与建造长城有关的故事,清晰记得史书上对在那段岁月里,秦始皇的暴政统治有多么严苛,贫民百姓的生活有多么悲惨,有着详尽的描述。死在建造过程中的奴隶多不胜数,死亡阴影从打地基时插下第一块石砖起,到最后一块石砖被固定在城头,就没消散过,持续时间有多长,不看史书根本计算不出来。

    在王者大陆上建长城,当然不会出现冷血暴君与骨瘦如柴的奴隶,只会有无数扎着小髻子,穿着黄色衣裤的木头小人儿蹦上蹦下,如欢乐的雀儿衔泥造窝般筑起长城。这与盾山构思的画面相符,也令他每天都情绪高涨。

    鲁班大师任命他做监工,他以为会很忙碌,实际却闲得发慌。

    木头人偶们干活从不出错,每块砖砌入位置之精准,粘糊墙身的胶水用量之准确,相比电脑计算毫不逊色,盾山这个监工不管走到哪里都无错可纠,反而得担心自己是不是在给鲁班七号们添乱。

    不过他的担心好像是多余的,人偶们对他的喜爱程度不仅他没想到,连鲁班大师都觉得惊奇。只要他靠近一处正干得热火朝天的工地,小工匠们就会停下手头工作,飞奔着向他扑来,瞬间他硕大的钢躯就会变成黄色,人偶们在他的盔甲上上窜下跳,欢喜得如同过节。

    见这些小家伙工作努力,又颇有成效,盾山会给予他们一定奖励,奖品就是讲故事,讲什么呢?

    开始时,他只会讲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在讲故事,讲什么呢?

    ……

    人偶们认真听着,哪怕他一遍遍循环如念经,态度也依然那样专注,简直就像是盯着偶像如痴如醉的少女们。这情景,也逗乐了鲁班大师,从远处传来他爽朗的笑声……

    人偶们单纯又天真,盾山对他们也疼爱有加,这样糊弄几次,自己不好意思了,一个人呆着的时候便琢磨,是不是该讲点啥有价值,有启发性的故事,作为对人偶工匠真正的奖励。

    他读书不多,还在起源地球时,大部分时间都用在水群与打游戏上了,现在到需要用知识的时候,只有傻瞪眼的份儿。

    想着想着,他又想到了黑母,灵机一动,便将发生在地球光大陆上的故事编成系列神话,讲给人偶们听。

    这一下,人偶工匠是真爱上了他的故事,他再出现时,那些小东西不再乱哄哄一拥而上,而是象训练有素的军人般整齐列队,为他留出坐下来的位置,等一切就绪,才乖乖地在他对面按照方阵坐好,这过程中不制造一点叽叽喳喳的噪音,似乎生怕把讲故事的人给弄跑了。

    为不辜负小听众们的期望,盾山连编带讲特别卖力,这又促进了听众干活的热情,如此礼尚往来,长城的修建速度竟快得惊人,等有一天盾山站在高处向下俯瞰,见到一条蜿蜒曲折的巨龙俯卧山岭时,心中的震惊难以言喻。王者大陆上长城的建造时间,不仅不需要经历几个朝代的更迭,甚至连二十年都不用!

    等到长城即将完工时,盾山的起源地球神话故事也接近了尾声。他又发现一件不可思议的事,过去胡扯时,鲁班大师只远远地站着发笑,可当讲故事成了能鼓励工匠士气的正经事,大师也加入了听众群,并且很多时候,所有听众都已散开,又开始搬砖搬瓦地忙碌了,大师却仍坐在原地,真静如没有生命的剪影,那时盾山会害怕,怕高耸的城墙上一阵风吹来,就把他给吹跑了。

    “鲁班大师,这么喜欢我编的故事?还是在想其它东西?”

    盾山很想走过去询问,但依照惯例,他不愿在大师沉思时打扰,就识趣地走开,直到逐渐的不知是何原因,人偶工匠们变得消沉,有时候甚至象在怠工。这时作为监工,盾山真有事做了,然而他却不忍心责罚任何一个人偶,只认为自己应该弄清楚他们情绪变化的原因。

    数亿人偶,随便抓住一个也能问出答案,他们却既不能说话也不会写字。

    盾山一筹莫展,到最后实在是不能忍了,只好硬着头皮去问鲁班大师。

    嘉峪关的关城位置极高,站在垛口后,能看清长城大部分面貌。大师大概仍嫌关城地势不够高,竟坐上了垛口。

    那情景,可真吓人,盾山悄声走到他身边,忠诚地垂手侍立,准备只要那道影子出危险就赶紧伸手救援。

    鲁班大师仿佛没察觉他的到来,又安静成了没有生命的剪影,二人保持各自的姿势,就这样僵持了足足一个时辰,然后大师先开口了。

    “盾山,你总算来找我了,我可等了你许久呢。”

    “啊?这……这话从何说起?”盾山听得糊涂,心想咱们朝夕相处,你如果有话要对我说,机会多得是,又何必专门等我来找你?

    大师悠悠地说:“你很勇敢,面对敌人能放下一切顾虑冲过去厮杀,但对自己人,胆子却很小,总怕伤害到对方,以至放不开手脚。这可是你的致命弱点,不改不行呢。”

    “哦……大师教训得是,盾山受教,今后一定多加注意。”盾山深鞠一躬,表示自省。

    影子点点头,又说道:“对在意之人的爱护,不仅体现在柔上,有时也必须体现在刚上,否则恐怕你没护住人,反而害了他。”

    鲁班忽然说出这样严厉的话语,盾山很是迷茫,就感觉人偶工匠中的气氛变了,连大师对他的态度也变了。

    鲁班开门见山地问:“你给鲁班七号们讲的故事,不是神话,而是你的亲身经历吧?”

    “啊?!”

    盾山愕然,自认将自己隐藏的很好,鲁班大师又是从何处看出来的?

    “呵呵~”影子轻轻一飘从垛口跃下,笑声里居然多了几分阴森,盾山忍不住向后退了一退,这是过去从未有过的疏离感。

    “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会问这些。实话告诉你,你的故事里出现了一个东西,叫能量晶条,而我在刚把你从烛龙口里救下来时,就从你身上见到了能量晶条。”

百度搜索 黑暗的苏醒 爱搜书 黑暗的苏醒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黑暗的苏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花静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静开并收藏黑暗的苏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