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帝国吃相 爱搜书 帝国吃相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    “来人,把东西送进来!”

    陈旭抬手,两个侍卫捧着一个木匣和一块麻布包裹的长条物品进来放在范增身边。

    “打开!”陈旭再次开口吩咐。

    两个侍卫麻溜儿的将木匣和麻布都打开。

    看着木箱之中的东西,范增周殷安期公卢生四人皆都同时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大大的摆子,只见里面赫然放着一颗人头,用石灰腌渍着,血水早已干透,但乱糟糟的须发包裹中还能看清面容,乃是一个中年男子。

    “这便是匪首钟离昧的首级,本侯在夷洲已经砍下了他的头颅,准备带回去祭奠为我挡箭殒命的江氏三娘,而这张弓也鼎鼎大名,名曰龙舌,乃是钟离昧当初在函谷关狙杀本侯的武器,而这些箭上都淬有剧毒,见血封喉,实乃天下一等一的歹毒利器……”

    龙舌弓已经卸下弓弦,眼下没有任何威胁,陈旭伸手从箭袋之中抽出来一根拇指粗细通体漆黑的长箭,拿在手中对准安期生,安期生脸色大变。

    “呵呵,安期公放心便是,本侯不会手抖,这钟离昧号称东海豪侠,在六国之地名声很大,但就是这样一个得天下人吹捧的任侠之辈,竟然喜欢用如此歹毒的武器,安期公身为修真练道之人,以为这钟离昧品行如何?可担得起豪侠二字?”陈旭将毒箭收回来说。

    “在老道看来,此人只不过是一恶徒耳,如何当得起任侠二字,侠者,义也,行事豪勇而不畏强恶,舍己为人胸襟坦荡,此人以墨者自居,执墨翟龙舌,然却用如此歹毒之箭,侯爷杀之是为民间除害!”安期生义正言辞的开口。

    “项氏乃是前楚贵族,在吴中纵横跋扈行事嚣张,而且来往结交的皆是钟离昧龙且此流自称豪侠者,起兵之后一路烧杀抢掠十余县,从未顾及过平民百姓的死活,如若项氏成功,只怕整个天下会生灵涂炭,居巢公饱读诗书,却暗中支持项氏祸乱天下,这反贼之名怕是无法洗脱了,如今隐居这海上荒岛度日,死后都不得回乡安葬,不过从今日后也便不用这样提心吊胆了,本侯会把你的骨灰撒在这舟山海域,连下葬的地方都不需要找……”

    陈旭每说一句,范增便脸色灰暗一番,到最后说完,就连卢生都脸上带着怜悯的神情。

    他今日逃过一劫,但这范增比他开始担心的下场还要凄惨,中原诸国都讲求入土为安,但清河侯竟然要把范增火化之后丢到大海里面喂鱼,这中手段已经不是残忍,只能用恶毒来形容。

    但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卢生其实心里略微有些幸灾乐祸。

    如若今日没有范增前来顶锅,只怕被撒入大海的就是他了。

    “还请侯爷手下开恩绕过我师尊一命,周殷愿意一死谢罪!”一直垂手站在旁边的周殷突然双膝跪地求饶。

    陈旭将手中的毒箭插进箭袋之中让侍卫将人头和弓箭都收好,瞥了周殷一眼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项伯和钟离昧等反贼逃至夷洲,自以为能够逃脱升天,不过如今都已经被本侯挖坑埋了,跟随而去的百余匪徒也都死的死伤的伤,最后只剩下了这舟山岛屿上隐藏的百十来人,这些人在朝廷看来都是乱匪,需要一个一个都捉拿归案绳之以法,你们师徒虽然不曾参加项氏起兵造反,但暗地里却一直在帮忙,不过法有轻重,事有缓急,你们死或者不死,都在本侯一念之间,居巢公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了,想来也早该明悟其中的道理,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万是有因有果,既然你们做下此事,就该想到会有今日的结局,何况你周殷挑衅本侯将本侯引来,那么就该背负这个因果为此事做一个了解,如若让本侯满意,我便饶你二人一命,如何?”

    “还请侯爷明示周殷该如何去做?”周殷惊喜的连连磕头。

    “我知你们二人在这片岛屿深得乱匪和叛军尊重,本侯要你们做的只有一件事,那便是配合吴中官员将这里的匪徒一网打尽以此赎罪,这是本侯唯一也是最后的条件,只要你们完配合,事成之后本侯保证朝廷不再追究你们,若是你们阳奉阴违暗中通知或者纵容匪徒叛军离去,天涯海角本侯也会将你们挫骨扬灰,用太乙神雷炸成齑粉,死后想做孤魂野鬼都难,你可听清?”

    “草民听清了!”伏在地上的周殷连声回答。

    “范增,你可听清了?”陈旭转头看着白发苍苍的范增。

    “师尊,项氏已灭,清河侯给我们一个活命的机会,您又何必犹豫?”周殷直起身来劝说范增。

    “居巢公,非是老道不明事理,而是天道不可违,你又何必苦苦坚持,横竖不过一群杀人越货的恶徒和反贼罢了,你即便是不配合,对于侯爷和朝廷来说,要将其剿灭也易如反掌,只要你我配合侯爷完成此事,不光这舟山会变得安宁平静,你我依旧还是居岛为邻,闲暇之时喝茶对弈,谈经说理岂不快哉!”

    “居巢公,师兄说的不错,天下大势已定,听闻赤松子和鬼谷子前辈都言天机紊乱无法推演,六国根基已断,你又何必苦苦坚持,机会只有一次,你千万不要糊涂!”卢生也跟着苦口婆心的劝说。

    “唉!”范增幽幽的长吐一口气,用手摸着周殷的头说:“上次你私下安排渔民送清河侯毒,老夫便知你心思想归服朝廷,等的也就是今日,也罢,老夫答应清河侯便是!”

    “如此便好!”

    “居巢公果然深明事理!”

    安期生和卢生两人皆都长吐了一口气,情绪瞬间放松下来。

    “多谢师尊成,弟子实在是不想跟随师尊学得一身本事,却老死在这荒岛之上!”周殷伏地痛哭。

    等周殷哭完爬起来之后,陈旭这才吩咐侍卫拿过来一份书信递给范增,“这是我写给会稽郡守江珩的一封书信,你拿这封信去和江珩商量该如何行事,本侯的打算是只诛反贼和匪首恶徒,落草两代以上的一律不再追究过往,除开重犯之外,所有岛民将都会编造户籍发放身份验牌,此后可以选择定居岛上,也可以选择移居会稽诸地,这片岛屿此后将会划县治委派官员进行管理,这样你等以后再岛上生活只会更加清净安稳,此事本侯上次就已经和江郡守商讨过了,近些日子便会有官吏上岛进行宣传,一旦开始,岛上居民很快便会分化,许多反贼和恶徒就会找你等首脑人物进行商讨对策,你们就可以设下圈套将这些不想归服的重犯引到一处一网打尽……”

    安期生和卢生两人听的目瞪口呆。

    范增揪着胡须脸色忽青忽白,就连站在旁边的周殷都紧咬牙关死命的低着头。

    “好了,这便是本侯的安排,切记行事谨慎小心,莫要走漏风声让这些反贼和强匪逃脱而去,此事过后你等便自由了,五湖四海想去哪里都可以……”陈旭转头看着周殷,“你既然有心归附朝廷,本侯自然大力支持,此事完成之后,本侯推荐你去海事学院学习一段时间,将来加入大秦海师为朝廷效力,不说封侯拜相,但将来起码当一个大将军没问题!”

    “多谢侯爷!”周殷激动的浑身都轻微打着哆嗦。

    “记住,协助朝廷铲除项氏叛军和岛上的匪徒就是你们改邪归正的唯一机会,而本侯答应的事也必然兑现,此事就此作罢,再取一筒茶叶来!”陈旭转头。

    很快一个侍卫便捧来一个古旧的茶筒,陈旭接过来顺手递给范增,“听闻居巢公爱茶如命,这一筒便送给你,算是本侯对居巢公弃暗投明的奖赏和鼓励,同时也是一种感谢,感谢居巢公协助朝廷剿匪,为大秦的繁荣稳定和东南沿海的长治久安做出的贡献!”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居巢公作为饱学之士,定然能够领悟本侯的一番苦心,今日就此作罢,你和周殷先去吧,也不要透露出去任何关于本侯的消息!”陈旭摆手站起来。

    范增、安期生和卢生也赶紧跟着一起站起来。

    “多谢侯爷赐茶,老朽定然会按照侯爷的吩咐,配合江郡守剿灭岛上的反贼和匪徒,就此告辞!”范增抱着茶桶拱手行礼之后带着周殷离去,很快便在几个道童的护送下下山。

    范增离开之后,陈旭和水轻柔等人在安期生的安排下,寻来几条渔船将一群人送到相隔数里之外的桃花岛,在岛上游历一番之后,等到太阳落山天色黄昏之后,两艘大船去而复还,没有鸣号也没有挂旗,绕道桃花岛背后一处渡口将陈旭等人接走,悄无声息扬帆而去,很快便消失在昏暗的茫茫大海之中。

    瘟神终于走了!

    站在桃花岛渡口的两个老道士终于是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多谢师兄!”卢生对着安期生恭恭敬敬的行礼。

    “谢我?”安期生脸皮微微抽搐了一下,脸色不知是喜还是忧的拂袖转身,“你不恨我就算烧高香了,不过你也莫怪师兄不帮你隐藏,你也看到了清河侯的确非是常人可以欺瞒,我若不把你交出来,恐怕这道场真的保不住,他这真真假假的圈**得老夫心乱如麻,眼下既然清河侯不再追究你,从今往后你便不用再东躲西藏,天下名山大川多如牛毛,好好去寻一方福地收些弟子建庙宇开道场,好生修炼才是正道,当初我不愿意见始皇帝,没想到你还是为我惹来了这个祸患,明日一早你便去吧……”

    “卢安谨遵师兄教诲,以后一定好生修炼不让师兄失望!”

    卢生满脸苦涩的一屁股坐在码头上,看着逐渐昏暗的苍茫大海开始发呆。

    今天这一番遭遇,可以说是他一生中情绪最为跌宕起伏的一天,触动之大前所未有。

    被世人誉为千岁翁和真神仙的师兄,能够与赤松子鬼谷子等道家大贤对弈讲经的神仙家首领,竟然也在清河侯的逼迫算计下步步退让,他一个学艺不精的道士吃个憋一点儿都不冤枉。

百度搜索 帝国吃相 爱搜书 帝国吃相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帝国吃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牧尘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牧尘客并收藏帝国吃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