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帝国吃相 爱搜书 帝国吃相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没事,你们先出去!”陈旭轻轻抬手,王五四人才眼神凶唳的退出房间,并且关门之时还恶声警告,“如若再有半分不轨之心,今日你二人必死!”

    “英……英布兄,你幼时真的有相士对你说……说过此言?”陈平看着英布惊恐的问。

    “不错……”英布脸色极度苍白的点头,先前的一丝英武的气质消失的无影无踪。

    “呵呵,所以,你意图复国之举,只不过是想达到称王的目的而已,你心有野性,心有欲望,心有不甘,但我告诉你,称王者必死无疑!”陈旭冷笑着说。

    “如若我辅助楚王复国,这份功劳封王封侯也不为过,为何就当不得王,为何就会必死无疑?”英布沉默许久之后看着陈旭一字一句的问。

    “我知道你会有如此疑惑,那我问你,如今六国王孙中有谁的能力能够堪比始皇帝,楚国?齐国?韩国?魏国……”陈旭一个一个的挨着问。

    陈平和和英布两人尽皆沉默。

    “我再问你,如今六国遗留下来的贵族中还有什么人堪称大将,勇武能够堪比王翦父子和蒙氏……”

    两人继续沉默。

    “我再问你们,大秦如今带甲百万,秦卒之勇你们六国皆都亲自体会过了,你们何人敢言能挡得住王翦王贲父子率领的大军?”

    “不能!”这次陈平直接摇头。

    “但如今暗中尽皆传颂大秦将倒,一旦有人发难,六国必然乘势而起汹涌席卷整个华夏,大秦虽然兵勇将足,但恐怕也照顾不过来吧?”英布说。

    “好,就算是你说的情况出现了,六国皆都起兵,大秦瞬间大乱,然后大秦倾塌,六国王孙复国成功,然后呢?”陈旭淡淡的问。

    “然后自然是重新回到之前的态势,我大楚独霸旧楚之地,魏国都于大梁占据中原……”

    “哈哈哈哈……”陈旭忍不住仰天大笑。

    “陈里典为何突然发笑?难道英某说的不对?”英布脸色难看的问。

    陈旭转头看着陈平,“陈兄你说这种情况会不会发生?”

    陈平在后世的历史记录之中堪称足智多谋,同为初汉三杰之一,智力不在张良之下,短暂的沉默之后他脸色颓然的摇摇头。

    “如今六国之嫡系王孙,皆被囚于咸阳,流落在外的都是旁支末系,一无贤名二无能力,皆都是碌碌无为之辈,一旦复辟成功,你们打算立谁为王?即便是你们推举出来一个王,是否又会得到所有国人的认同,若果不能,必然还有人推选另外的王,楚国王室子孙后代何其多,必然是大楚还未复国便先内部自乱,何况……”陈旭看了英布一眼,“英布兄也想当王,这么多不成器的楚王必然你也看不上对吧,然后你就不想把所有的楚王剁了自己当九江王淮南王甚至楚王?”

    英布身躯一抖,双眼死死盯着陈旭,眼眸深处有一股杀气,但更多的却是恐惧。

    “六国还未复国必先自乱,必然也有英雄豪杰如同英布兄想的一样要自立为王,接下来便是英雄相杀的局面,英布兄虽然勇武,但能够自认天下无敌乎?所以你一旦称王,必然就是所有英雄的眼中钉,更是六国王孙的肉中刺,而大秦只要还未彻底崩塌,你必然是皇帝政眼中的毒瘤,必剜之而后快,你谋不足以安邦,武不足以定国,结局自然不用太用去猜测……”

    陈旭看着脸皮不断轻轻抽动的英布,端起茶杯慢慢喝了一口,眼神落在欲言又止的陈平脸上:“陈平兄是大梁人,又一心复魏,有一个人你肯定认识?”

    “何人?”陈平紧张的问。

    “此人是公孙衍的后人,一个女子!”

    “莫非陈里典说的是公孙北雁?”

    “然也!”陈旭放下茶杯点头。

    “此女我的确认识,也曾有过两次交往,不知陈里典突然提起她干什么?”陈平满脸的疑惑。

    “呵呵,陈平兄机智多谋,因此识人也定然不会太差,我问你,公孙北雁此人能力若何?”

    对于这个问题,陈平沉默了很久之后说:“此女浅薄,平不喜与之交往,她曾数次邀我去共商复国大计,某去过两次之后就再也没去过。”

    “公孙北雁试图推举公子咎为王复辟魏国,你认为有几分可能成功?”陈旭接着问。

    “平认为一分把握皆无,此女只善于夸夸其谈,两次商谈之中口口声声皆都大谈祖上公孙衍之功劳,而且一直都在不断的试图让所有人都认同她魏王妃的身份,平感觉此女心性薄寡,非是能共同举事之人,因此便离开大梁去寻找志同道合之辈,英布兄和我便是在虞城相识,然后一起结伴来的南阳。”陈平很认真的回答了陈旭的问题,而对于公孙北雁的评价和陈旭感觉也几乎一模一样,夸夸其谈、胸大无脑,与之共事估计最后会被坑死,于是陈平就决定离她远点儿。

    “我可以告诉你,实际上六国王孙四周围绕的都是公孙北雁这种旧时的贵族,他们其实什么都不会,只想恢复往日的荣华富贵而已,他们拼命的宣扬大秦苛法残暴,但他们又何时真正关心过贫苦百姓,就算是你们这些真正想要复国之人,也不会被他们看在眼里,只会觉得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对象而已,我华夏历经夏商周三代,而周王分封天下以来,数百年间数百个诸侯国互相争斗到如今大秦一统,期间死了多少人,亡了多少国?就算是陈平兄你,陈氏起源于陈国,往前推几百年也是贵族,那是不是也可以复辟一个陈国出来自立为王……”

    “怎么可能?”不光陈平惊讶,就连英布也忍不住发声。

    “为何不可能?能复六国为什么不能复百国,天下百姓者,皆都可以复国!”陈旭淡淡的说。

    “不会,绝对不会,秦之前七国争霸,百姓之国早已灰飞烟灭也!”陈平连连摇头。

    “呵呵,既然你们能想通这一点,却为何还要自欺欺人的复辟六国耶?”陈旭呵呵冷笑,“秦王政横扫六合一统华夏,六国也已经灰飞烟灭,即便是大秦倒塌,六国也再无任何复辟的基础和人脉,所有人都只会认同一个统一的华夏,而不会认同复辟的六国,那咸阳宫的龙榻便是每个王的目标,那玉玺便是每个英雄都想得到宝贝,有始皇帝赵政的尊荣在前,还有谁愿意独居一隅当一个魏王楚王赵王齐王,只有独霸天下才会是唯一的目标,时移世易,如今之天下,早已不是以前七雄争霸时的天下……”

    陈平和英布走了,走的很凄凉也很颓废。

    本来来的时候心中如火焰翻腾,如若能够见到所谓的仙家弟子,求取一道复国良策,似乎复国之事易如反掌,但没想到在这个小小的清河镇,一顿饭吃下来两人都心如死灰,以前多少美好的企盼和景愿一下被摔得粉碎。

    复国,难道真的如同陈旭所说,就是井中月水中花吗?

    骑在马上,看着阴霾的天空,迎着呼呼的寒风,看着寂静的山野间料峭的树木和枯草,陈平不断的回想陈旭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

    大战一起命如草芥,家破人亡荒野积骨。

    六国王孙皆是傀儡,六国贵族尽皆秉权。

    你们所求之复国,皆都为他人做了嫁衣也!

    陈平内心如海潮翻滚之时,却时不时的看一眼垂头丧气策马走在前面的英布,根据饭桌上英布的表现,陈旭所说定然丝毫不差,英布所求者,只为自己称王称霸,非是可以同气连枝抱团复国的伙伴,这就是眼前最现实的情形。

    而陈旭不过是如此偏僻的一个小镇上的里典,如何仅凭几句话就能看出自己和英布的来历?更加诡异的是,他竟然还能说出英布小时候相面之事,清河镇……难道他是……

    陈平猛然身体一震,双眼中露出极其惊骇之色,勒住马匹足足呆七八分钟,而等他回过神来,才发现英布早已走的不见了踪影!

    ……

    后世祸祸大秦的一文一武两位名人走了,陈旭高兴的同时却又十分的郁闷。

    通过陈平和英布还有上次公孙北雁的事情看来,的确如同虞无涯的师尊所说,大秦快尼玛要倒了,不知道仅凭自己这一具瘦弱的的身体能不能扶大厦于将倾,挽狂澜于既倒,将大秦重新扛起来?

    但不管怎么说,只要历史没有太大的变化,老秦还能在坚持活个十年八年,根据现在的进度来开,自己还有机会,一定要将楚汉大战那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挡住,那死亡的一千多万人,几乎都是成年男子,这些人即便是放在国内是个祸害,但可以赶出去祸祸外国人。

    爱划船的从东南出海征服大洋。

    爱骑马的从西北出河西走廊攻占西域诸国然后一路杀向隔壁三哥的孔雀王朝,再然后如同流水一般席卷亚非欧。

    或者干脆更加直接点儿,如同十六世纪的英国一样签发国家抢劫令,培植大批的海盗和土匪军团满世界去抢劫金银财宝占领地盘,根据功劳大小发布建城令牌甚至建国令牌,许他们建立自己的势力甚至是国家,只需要服从中央帝国的管辖就行,实在不服管辖的也无所谓,反正满地球都是中国人,到哪儿都说中国话,那些整日上蹿下跳的诸子百家也都放出去,到不同的国家传教发挥自己的治国理念的……

    陈旭用阿Q精神鼓舞了一下自己,突然发现自己的眼界似乎豁然开朗了许多。

    拯救大秦,似乎眼光并不一定要放在国内。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只要化解掉六国贵族复国的这股狂澜,大秦一定还可以好好的拯救一下。

    但这一切的前提就是大秦不能提前崩溃。

百度搜索 帝国吃相 爱搜书 帝国吃相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帝国吃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牧尘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牧尘客并收藏帝国吃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