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帝国吃相 爱搜书 帝国吃相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六月十八日,巡游队伍在杭州弃马乘船,上百条大船载着秦始皇和随行人员浩浩荡荡从宝山下解缆起航,顺浙江东游出海。

    但就在进入浙江的当天,天气风云突变,狂风暴起水浪翻滚,滚滚海潮从入海口顺着钱塘江倒灌而来,船队在数米高的潮水之中颠簸摇晃,在一浪高过一浪的冲击下,数艘随行的木船颠覆,不过两岸夹道欢送的民众甚多,大量渔民赶紧驾船施救,才使得伤亡不太大。

    因为风浪阻挡,秦始皇这次出海颇不顺利,只能贴着岸边慢慢前行,足足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船队才使出浙江进入大海。

    但世居西北苦寒之地的大秦人,哪里知道夏日大海的脾气。

    此时正是夏季,东南风盛行,热带风暴也是旋踵而至,就在出海的当天,秦始皇便遭遇了热带风暴的袭击,刚出钱塘湾便又有数艘随行的大船在风浪之中倾覆,禁军和随行侍从死亡数百人。

    “陛下,风波险恶,海中无法前行,臣等请求陛下靠岸乘车马前行!”

    坚持了两天之后,一众随行的大臣再也坚持不住了,一起跪地请求秦始皇下船,这不买票的船坐起来太特么的黑人了。

    十多丈长的大船在海中犹如一叶浮舟,随着数丈高的海浪起伏颠簸剧烈摇晃,无论是李斯赵高蒙毅这些旱鸭子文官还是王贲和玄武卫这些习惯马背上厮杀的武士,除开操舟的渔民之外一个个部吐的脸色苍白手软脚软,半条命都快没有了。

    “如若陛下不信,此次东巡必然一路困难险阻,风波险恶雷霆暴雨,皆是违背天意而行的天神震怒之威……”

    陈旭侃侃而谈的形象再次没有丝毫阻挡的从秦始皇的脑海中浮现出来。

    “难道朕真的是凡夫俗子?此生无望长生不老……”

    秦始皇心中如同海浪一样翻腾起伏,望着狂风怒号波涛翻滚的狂暴大海,脸色变得越来越深沉,情绪也越来越低落,而且他也慢慢想起一件事,那就是即便是东海那些方家术士说的是真的,大海之中果然有三座神山,但就眼前这种海浪和天气,恐怕也无人可以寻到,眼下还是在沿海,如果要深入茫茫大海中数千里数万里,到底需要派出多少大船才能成功,千艘还是……万艘……?

    更何况即便是找到了,在数万里海涛连天的大海之中,又如何辨别方向回来?即便是能够回来,需要十年……或者是……百年……?

    “靠岸~”短暂的沉默之后,秦始皇发布靠岸的命令。

    这是他此次巡游东南以来发布的第二个违背自己初衷的命令。

    第一次是在君山之上。

    第二次是在东海之中。

    而就在秦始皇弃船上岸,换成民夫驱赶跟随的车马继续前行的时候,华夏大地的夏粮收割也已经陆续开始。

    清河镇,近几日热闹非凡。

    因为去年采用了深耕屯肥,条播间垄的新式种植方法,土壤肥力增加,野草却少了一大半,加上平日除草,如今的麦田之中几乎看不到野草的痕迹,而如同往年一样野草比麦子多的情况更是半分都没有出现,眼下小清河两岸的河滩上,满眼看到的就是一片金黄的麦浪,麦穗粗大,颗粒饱满。

    在代理里典牛大石、游缴刘波、三老和几个亭长的陪同下,陈旭挨着把河滩上要收获的麦田都仔细视察了一遍,最后把自己选中的十多户人都叫过来。

    这十多户是去年冬小麦下种之时就安排好的,他们种的小麦种子是从粮库之中专门筛选的粒大饱满的良种,一共种植了近五百亩,而且屯肥和耕种的时候都专门安排了人手帮忙,通过今天的观察来看,这批特意筛选的良种加上精耕细作的种植,效果非常不错,麦穗比普通麦种大了不少,每头麦穗不光籽粒数平均多出来八粒左右,而且籽粒也要饱满一些。

    这个结果自然是令人惊喜的,以前普通刀耕火种的麦子陈旭去年见过,每穗的籽粒大约在十四粒左右,但这些筛选过的良种竟然多出来一半,因此按照这个判断,即便是没有肥料和其他辅助手段,这些试验田每亩的产量至少也能达到两石以上。

    而且今年田间几乎没有杂草,加上肥料充足,麦秆都比往年粗壮不少,密密麻麻部都是麦子,密度比往年增加了三倍的样子。

    也就是说这些良种试验田的产量至少都在六石以上,至于其他同样精耕细作的麦田,麦穗籽粒平均也多出来六粒的样子,而种植密度相同,这样算下来也至少有四石往上的产量,甚至肥料充足的田地达到五石也很正常,这种产量完达到了去年宣传的预期目标。

    而麦田的这种状况早在麦穗扬花的时候人们就早已发现了,不光是清河镇,根据牛大石和几个亭长下去视察回来反馈的情况看来,下属十一个村子的情况都差不多,强制性的深耕积肥,今年的亩产基本上都在四五石的产量,因此进入夏季之后,整个清河镇部都洋溢在一种极其喜悦的丰收气氛之中。

    今天天气晴好,是选定夏粮收获开镰之日。

    家家户户都准备好了新式的弯月形镰刀,而且家家户户的脱粒机也都经过重新设计和修理,大部分脱粒机都换上了铁质的活环和手柄,使得摇起来起来更加轻松平稳。

    “你们的麦子需要好好收割,争取颗粒归仓,所有收获的麦子晒干之后必须一粒不少的上缴粮库存储,以备作为今年冬种的良种,你们上缴多少,粮库就补你们多少,而且每石麦子我再单独补偿五钱,作为对你们的奖励……”

    “大人不可以啊,这些良种本来就是镇上粮库中筛选出来的,而且积肥耕种您都额外安排人手帮忙,我们也没出多大力,一石换一石我们都赚到了,您还贴钱的话我等坚决不能要!”

    陈旭的话还没说完,十多个户乡民几乎同时推辞,而且态度很坚决。

    “勿用推辞,我这也是想让清河镇的所有人知道,好好种田才能发财致富,偷懒就活该受穷受苦,你们这些人都是我们镇上公认的勤劳之家,所以这笔钱受之无愧,何况有了你们今年种植的这批麦子做良种,明年……”

    “里典里典~~”几个半大小子从远处顺着河堤狂奔而来,上气不接下期的跑到陈旭面前激动的说:“快,快去,郡守大人来……来了……”

    “江北亭?他来干啥?”陈旭一下愣住了。

    江北亭升任南阳郡守之事陈旭回家后不久就知道了,除开说他命好之外就只能翻白眼儿,刚当县长不到一年就当了高官,这种火箭般的升官速度前所未有。

    “大家跟我同去迎接郡守大人,刚好把我们丰收的情况和他汇报一下!”

    陈旭带领清河镇的一群人去村头迎接下来视察的江北亭。

    郡守的身份和地位自然和县令不是一个级别和层次。

    犹记得当初,雉县县衙的县令专车是一辆极其陈旧的老马车,行走时吱吱呀呀的声音能够把人的牙都酸倒。

    但眼下江北亭的座驾是一辆双马拉乘的豪华马车,青铜车轮和车轴,榆木车辕,栎木车架,紫檀制作的座椅和栏杆扶手,上面还雕刻有各种装饰和花纹,完就是一辆马车中的劳斯莱斯,充满了稳重和豪华的气息。

    而马车前后左右,还护卫着近百虎背熊腰手持长戟刀剑的侍卫,皆都乘马,后面还跟着几辆马车,上面坐的都是郡守府随行的官吏,最后是十多位骑马的旗手,手持各色旌旗随风猎猎,看起来气势十足。

    而在江北亭马车旁边,还跟着一个身穿淡蓝色丝绸长裙,腰挂宝剑眉清目秀的小娘子,还是一如既往骑着那匹枣红色的大马,赫然就是大半年没见过的刁蛮丫头江楚月。

    “陈旭见过郡守大人!”陈旭等马车队伍停下来之后迎上去拱手行礼,身后跟着的牛大石和刘坡等一大群人部都闹哄哄的跟着行礼。

    “贤侄免礼!”江北亭很高兴的从车上下来,然后转头对坐在马背上的女儿说:“下来与陈旭见面问好!”

    江楚月听话的跳下马背走到陈旭面前福身行礼:“江楚月见过陈郎君!”

    呃~,突如其来的骚……,这小娘皮礼貌一下差点儿把陈旭的腰闪了,手忙脚乱的赶紧拱手问好,同时眼光落在江楚月身上,发现大半年没见,这个丫头长高了一大截,几乎和自己一样高,而且似乎也漂亮了许多,眉眼依稀有了一些正常女人的俏媚样子,尤其是胸脯大了不少,加上轻薄贴身的丝绸,迎着风显露出凹凸有致的身材,看起来有了几分亭亭玉立的感觉。

    江楚月行礼之后就退到旁边,神情很是淡然,脸上似乎看不出任何情绪。

    咦,这这小娘皮莫非脑袋坏了?怎么会是这幅表情?

    陈旭很是不解,但也没太过细想,因为这个丫头不是自己的菜,没必要对别人的老婆这么惦记。

百度搜索 帝国吃相 爱搜书 帝国吃相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帝国吃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牧尘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牧尘客并收藏帝国吃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