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帝国吃相 爱搜书 帝国吃相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

    “侯爷……侯爷……”

    迷迷糊糊中被人唤醒,陈旭睁开眼睛,就看到胡宽和皇甫缺两人都站在面前,正满脸古怪的看着他。

    “何事?”陈旭坐起来揉揉眼睛问。

    “侯爷,表演已经结束了!”胡宽小心翼翼的说。

    “啥?”陈旭呼啦一声站了起来,腿脚有些发麻差点儿栽地上去了。

    皇甫缺和胡宽赶紧一左一右将他搀扶住,胡宽安慰说:“侯爷莫慌,陛下已经回皇宫去了,吩咐不要打搅您休息,诸位大人也部都离开回府……”

    陈旭满脸懵逼的呆了许久之后才一屁股坐到椅子上说:“演出没出岔子吧?”

    “侯爷放心,这两出戏剧本早已熟悉,在宛城已经演出很久,虽然演员都是新近一个多月才开始排练,但都是熟手,今天的演出非常圆满,一点儿岔子都没出!”胡宽赶紧说。

    “那就好那就好!”陈旭松了一口气。

    尼玛上朝也打瞌睡,请皇帝吃饭也能打瞌睡,老子这种人能够在朝堂活下来也算是运气。

    陈旭心中突突冒了很久的冷汗之后也情绪也慢慢平息下来,摆摆手说:“既然都走了,你们也各自干活儿去吧,不用管我!”

    “是,侯爷!”胡宽和皇甫缺行礼之后退出房间,陈旭这才询问一直守在身边的两个小茶娘,“我睡了多久?”

    “侯爷,您睡了大概一个时辰!”一个小茶娘赶紧说。

    陈旭苦笑不已,站起来去看还躺在炕上沉睡的赢诗嫚,发现气息似乎平稳了许多,于是吩咐两个小茶娘给自己打热水来洗脸洗手,洗完之后随手拿起茶几上一块白布擦手,但擦了一下立刻感觉不太对劲,仔细一看竟然是一块丝绸,柔软顺滑,似乎还有一丝淡淡的香味,抖开一看,上面竟然还绣的有花草,明显是一块手帕,而且在花草的旁边还绣着一个歪歪扭扭的袖字,最主要的是空白的地方还写着几行字。

    “我先回宫去了,改天如果父皇召你入宫,一定要来找我,我有话要问你!”

    陈旭盯着手帕看了半天才问:“这块手帕是谁放在这里的?”

    “侯爷,这是青宁公主让侍女送来的,因为侯爷正在休息,奴婢便没有打搅侯爷!”一个小茶娘赶紧回答。

    好吧,老子这一瞌睡不知道到耽误了多少事?

    陈旭只好再次苦笑,想了一下把手帕收进怀里,吩咐两个小茶娘好好照顾赢诗嫚,这才穿戴好出门。

    虽然宴会早已结束,但厨房十多个厨工还在忙碌,吃剩的残羹剩饭装了好大几盆,一些帮工正围着菜盆正在里面找还可以吃的美味。

    陈旭进去的时候,所有的厨工帮工和厨师都赶紧行礼。

    看着一群正赶紧擦嘴的帮工,陈旭皱着眉头说:“残羹冷炙有什么好吃的,这些东西以后都不能吃!”

    一群帮工都身体微微一抖,其中一个年龄稍大的壮着胆子说:“侯爷,我们从来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食物,不让吃就要倒掉,岂不是很可惜……”

    “嗯嗯!”一群帮工都跟着一起点头,还有一个胆大的帮工也说:“侯爷,您就把这些剩下的饭菜赏给我们吧,小人家贫,还有年迈的父母和妻儿,平日也吃不上什么好的,带一些剩饭剩菜回去给他们食用!”

    “是啊侯爷,您倒掉不如赏给我们……”还有几个帮工也祈求说。

    陈旭沉默许久后脸色严肃的说:“你们既然已经是我清河园的人,自然不会亏待你们,吃残羹剩饭这种事若是传出去,让我的脸往哪儿搁,从今日起,所有人都不许再吃这些残羹剩饭,管事何在……”

    “属下在!”一个穿着蓝色工作服,胸牌上写着管事丘乘字样的中年人从后面赶紧走上前。

    “丘管事,吩咐员工食堂每日饭菜必须管饱管够,味道也做好点儿,不许偷工减料克扣食物,只要是清河园的人,无论身份,都不许吃这些剩下来的食物,如若有家庭困难的,可以打包带些没有吃完的干净饭食回去,但不许故意欺骗拿取,如若被我知道,后果勿用我说!”陈旭吩咐。

    “是!”厨房的管事赶紧答应。

    “多谢侯爷!”一群帮工也激动的对陈旭行礼。

    “嗯!”陈旭袖子一摆就准备离开,管事赶紧跟到门外小声说:“侯爷,这些剩饭菜真的要倒掉啊,太可惜了,还有好多可以吃呢!”

    “反正清河园的人不许吃,你觉得怎么处理比较好!”陈旭站住问。

    “侯爷不是一直在给那些乞丐舍粥吗?这些剩饭剩菜还有不少,以后每天都有,我看不如专门安排人送到一个固定的地方施舍给那些穷苦人,总比倒掉强,因为倒掉还是要运到城外去!”管事小心翼翼是的说。

    “这样也行,你安排一下!”这种鸡毛蒜皮的是陈旭自然不愿意管,而且管事说的这个也的确是一个好方法。

    等陈旭走后,管事脸上露出一抹欣喜的笑容,转身进食堂让人把剩下的饭菜都收走,就算是剩下来的这些侯爷口中的残羹冷炙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怎么能够给乞丐吃呢,何况有些还是皇帝吃剩下的。

    因此不多一会儿,一辆遮盖的严严实实的马车出清河园后门,绕过七八条街后驶进一个看起来十分破落的小院子,不光院墙上的石砖掉了许多,连院子门都歪歪斜斜。

    院子和房子虽然看起来破旧,但院子里面还开垦了一小片菜园,种植着整齐的菘菜和芦菔,还有几只鸡在刨土啄食。

    “舅父,您怎么来了?”一个扎着头巾形容落拓的年轻人从房间里出来。

    “呵呵,小顺,我给你弄到一门好营生!”赶车的中年人掀开帽子,赫然就是方才那个管事。

    “何来的好营生,家里都快穷的揭不开锅了,昨日还在和母亲商量是不是把房子卖掉住到城外去!”年轻人苦着脸说。

    “你敢,这房子可是你爹当初花了好多钱才修起来的,莫要做败家子,舅父以前穷困潦倒帮不了你,但前些日我经一个好友介绍去清河园当厨房管事……”

    “清河园?莫不就是今日开业的那家清河商店,听说皇帝今日还去饮宴观戏,是清河侯的产业!”青年忍不住变色惊呼。

    “正是!”中年人略微得意的点头。

    “舅父,您可是河东名士,如何能做这些鲍厨之事?”青年人抑或不解。

    “呵呵,名士如何,名士也要吃饭如厕,还不是凡夫俗子,我算是看透了,书读多了反而还受累,这半月来我在清河园所见所闻,远比我读了半辈子书涨的见识都多,本想领到月奉再来接济你们,但今日清河侯吩咐我把酒宴剩下的饭菜倒掉,我便想到一个营生……”中年人一边说话一边揭开盖在车上的蒙布说。

    “剩饭剩菜能有什么好营生,我还是在家好好读书……”青年人上前帮忙,等揭开之后看到上面几盆剩饭剩菜之后却抽抽了几下鼻子,喉头一耸吞下一口口水惊讶的说,“咦,这些饭菜怎会如此香?”

    “废话,这可是今日皇帝皇妃和三公九卿吃剩下的美味佳肴,怎会不香,幸亏舅父方才灵机一动,不然这些东西可就要运到城外倒掉了!”中年人得意的说。

    “可是这些不过是残羹冷炙,您拿来给我顶多果腹而已,要是让我娘知道您送我们吃这些剩饭剩菜,她还不骂你您?”青年人脸孔有些难看的说

    “不是让你们吃,是让你把这些饭菜处理一下,然后就在附近寻一个地方售卖!”

    “卖?”青年人更加不淡定了,使劲儿摇着头说:“我不会卖东西,卖这些剩饭剩菜更不会,被别人知道了我的脸往哪儿搁?”

    “哼,迂腐,你如今都已经成家,难道你就想这样一辈子穷苦聊倒?让你娘和妻儿跟着你受一辈子苦?舅父我就是以前太好面子了,从河东混到咸阳,越过越落魄,平日想帮你们都做不到,这件事你必须听我的,你娘和小芸呢?”中年人不快的说。

    “娘和小芸带着驹儿去刘大夫府上帮忙清洗缝补衣物去了!”青年略有些羞愧的说。

    “看看你,大事干不了,小事不愿意干,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还要靠母亲和妻子养活,何来脸面!”中年人气愤不已。

    “您以前还不是这样!”青年人咕哝一句。

    “你……”中年人一是语塞,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呆了一会儿说:“这样吧,这些剩饭剩菜先搬进去收好,等你母亲回来把我的原话告诉她,如果她也不愿意做这个营生就当我没来过,如果她愿意,明天一早你去清河园的后厨找我,报我的名字护卫自然放你进去!”

    中年人刚说完,就有两个女人穿着打着补丁的旧衣服,背着一个小孩从外面进来,一个是皮肤粗糙满脸风霜的中年妇女,另一个女子约莫十八九岁,虽然模样还周正清秀,但看起来面色饥黄气色也不好,看见中年人,两个女人愣了一下赶紧走过来。

    “见过舅父!”年轻女子背着一个还不到半岁的孩子给中年人行礼。

    “兄长,你又想来我们家借钱?”中年妇女脸色很难看的说。

    “二妹,兄长今天不是来借钱的,我找到了一份差事,今日特地给你们送一些东西来,你看就是这些!”中年人赶紧指着车上的几盆剩饭剩菜说。

    “兄长,你越来越过分了,这些都是大户人家吃剩的剩菜饭,我们还没到乞讨的地步……”中年妇女说着眼圈一红开始抹眼泪。

    “二妹莫哭,你听我说……”中年人有些慌神了,把这些饭菜的来历说了一遍,然后说,“你们不知道,这些饭菜在厨房好多人抢着要拿回家,还是我劝说清河侯才留下来让我处置,这些饭菜好好分拣一下还是美食,你们就在家门口附近摆一个食摊热一下售卖,哪怕是三钱五钱,也比这样操劳强十倍不止,小芸也才生产不过几个月,我一直帮不上忙,心里也很愧疚!”

    中年人说完之后,中年妇女的脸色已经完变了,走到马车边仔细看了一下就动手开始搬菜盆,年轻女人也跟着开始搬。

    “娘,我们真的要做这种没脸没皮的营生?”青年人赶紧拦住说。

    “此事不要你管,你安心求学,我和小芸做!”中年妇女绕过儿子走进房间,来回几次之后把几盆饭菜都搬完了。

    中年人松了一口气说:“二妹,眼下寒冬,这些饭菜可以放好几天都不会坏,你们试着售卖看看,如果实在不能卖也不用着急,再过几日我的月奉发下来,我就让人送来给你,妹婿如今不在了,我不会让你们像以前一样忍饥挨饿的,我丘乘以前浑浑噩噩的过了半辈子,这次必然不会继续荒唐下去!”

    “谢谢兄长!”中年女人眼泪瞬间流了下来。

    “二妹莫哭!”中年人略有些手足无措的伸手帮女人擦了干眼泪,然后调转马车说:“如果好卖,明日就让小顺去清河园找我,以后每日都会有,如果不好卖就施舍给街上的乞丐,我还有许多事,就先走了!”

    “舅父慢走!”青年虽然不乐意,还是冲着中年人的背影嚷了一嗓子,然后情绪很低落的转身回房间。

    而两个女人则在厨房和院子里忙碌起来,差不多半个小时后,两个女人就用两个破旧的木凳和几块木板在院子外面的街口摆了一个小吃摊,开始吆喝售卖一盆热腾腾冒着浓烈香味的菜羮,里面有芦菔菘菜,甚至还有豆腐和肉糜,在浓烈的香味诱惑下,很快就有来来往往的人围过来询问。

百度搜索 帝国吃相 爱搜书 帝国吃相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帝国吃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牧尘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牧尘客并收藏帝国吃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