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帝国吃相 爱搜书 帝国吃相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如若这样做,农户会不会都弃田经商而不事耕作?”秦始皇疑惑的问。

    “不会,法令虽然松绑,但每年需要交纳的税粮还是依旧,如果不种田就无法交税,何况退一步来看,若是农户不种地,那么他就要挣更多的钱来交税还要购买粮食充饥,那么种粮反而成为了一种挣钱的方法,自然会有精通耕作的农户耕种更多的田地种植更多的粮食来满足这种需要,而朝廷也可以对那些耕种多的种粮大户进行奖励和粮种牲畜的补贴,鼓励和引导农民去种地,而不是强迫农民去种地,因为许多身体羸弱者根本就不适合种地,可以做一些相对轻松的种植产业,丝麻油茶等的产量都会得到大量补充,这样就会形成一种良好的互补关系……”

    “陛下,眼下我大秦非是粮食不够吃,而是一直处于囤积和浪费之中,据臣所知,光是咸阳仓就囤积了数百万石的粮食,足够整个咸阳吃数年之久,而且还有陈留、熬仓、霸上、栎阳、琅琊、北河、黄垂、南阳诸仓,存粮皆都在百万石以上,也就是说国每年存粮接近两千万石,这些粮食许多地方一年两年吃不完,年年积压霉烂只能丢弃,浪费非常严重,而一旦推行货币改革,无论是官员的官秩还是民间的交易,粮食都会逐渐退出交易手段,那么粮食的作用就越来越小,仅仅只能用来支付民夫、刑徒和军卒的口粮,朝堂对粮食的开支就会非常小,而继续征收如此多的税粮只会造成更大的浪费,而普通百姓依旧在忍饥挨饿,因此臣认为要大秦繁荣百姓生活富足,减税和松绑法令都是必须的手段……”

    “如若不收如此多的税粮,爱卿前日所言的连接国的高速公路网如何修建,民夫役卒每日都需要大量的消耗,工具粮食都是巨大的开销!”秦始皇眉头拧在一起。

    “臣以前数次说过,天下事皆可以归之以商,修路这种事臣认为最好的方法还是用商业手段来解决,等修路的署衙筹备完毕,则可以把连接国的马路测量规划出来,然后向商贾招标修建……”

    “何为招标?”秦始皇对这个新名词提出疑问。

    “嗯,招标就是召集许多商贾投稿解决问题的方案,其实就和报馆投稿差不多,不过只为解决某个具体问题,比如科学院规划了一条咸阳至洛阳的水泥马路,要求宽度两丈,厚度一尺,路边每隔三丈种植一棵至少五尺高的树苗,沿途要经过几座县城以及具体完工时限等等,这些都是修路的要求,然后召集一众有实力的商贾来竞争修建这条路,谁花费的钱财最少谁就得到这条路的修建权利,修好之后三省六部和科学院组成的联合署衙对这条路进行检测,质量达到设计要求,就按照投标协议付给商贾钱粮或者其他协商好的政策,比如臣以前说过的收费模式,许给修建的商贾一定的收费年限,让其管理和维护马路的运营,不过眼下这个方法可行性比较低,最好还是直接付给钱粮或者其他政策比较好。”

    “如果想要减税,付给钱粮必然会增加朝廷的压力,要是能够有上次打造马卒装备一般约法三章的政策最好……”某个皇帝已经对不花费一石钱粮就捡了几万套马卒装备的事情有些上瘾了,坐在水中捏着下巴轻声嘀咕。

    陈旭笑着说:“修路毕竟和打造马卒装备不一样,没有那么多的战利品用来一次性冲抵商贾的投资,因此需要一个长期过程才能回本,对商贾的压力很大,但也并非没有其他约法三章的方法,收费模式会增加商旅的成本,同时也会阻碍公路沿线商业的发展,所以眼下并不太适合,不过我们可以换另外一种方式补贴商贾,比如沿路设置固定的服务区……”

    “何为服务区?”秦始皇又对陈旭的这个新词语迷惑不解。

    “陛下莫急,服务区就是一种笼统的称呼,算是一个为路过的商旅提供综合性商业服务的地方,比如从咸阳至洛阳的公路修通之后,长度近千里,从咸阳到洛阳大概需要三天时间,这期间商旅需要饮食休息和睡觉,还需要喂养马匹修理车辆,这些都需要有地方解决,因此可以在这两地中间设置几个比较大的综合***区用来解决商旅的这些需求。这几个服务区最好修建在靠近比较繁华的县城附近,规划好之后特许给修路的商贾去经营,可以开设食舍、驿舍、脚舍、商舍、曲园等杂舍,为商旅提供马匹草料,车辆修理,饮食休息甚至是货物保存和中转等。”

    “这些服务可以是商贾自身经营,也可以让他们自行召集其他商贾加入收取一些管理费用经营,一旦有了这种综合性的商业服务区,必然要招收大量的文吏帮工等人来负责日常经营,这样还可以解决许多无所事事的流民和闲士的就业问题,也可以变相的让大秦更加安稳。”

    “而服务区的出现也必然解决了商旅路途中的诸多麻烦,吃喝拉撒睡部都可以不用操心就在服务区一站式解决,自然会在服务区花钱,而这些钱就落在了修路的商贾手中,变相的就是给予他们对于修路的支持,为了保证他们的投资利益,公路沿线不允许随便开设其他类似的经营场所,因此这种独占性的经营必然也是一个非常挣钱的方法,比如一个旅客在一个服务站花费十钱,这条路每天通过三千人,这就是三万钱,如果设置三个服务区,则每日收入九万钱,除开各种成本之外如果有三万钱收入,一年就有一千余万收入……”

    “嘶~~”秦始皇吸了一口凉气,同时手一抖泼了自己满脸的水。

    后世的高速公路不光有收费站,还有服务站,收费站不说了,带有土匪模式的抢劫光环,任何反抗都是无效的,而服务站除开上厕所和开水免费之外,其他的都是要收费的,所有去过服务站的人都知道,或多或少都会花费一些钱,少的吃碗泡面,多的还要加几百块的汽油。

    不过眼下大秦都是生物四驱动力系统,俗称牲口,虽然不需要汽油,但还需要吃草料,遇到富豪开的……嗯骑的宝马,还需要**料补充盐巴,这又是一笔额外的开销。

    其他人的吃喝拉撒睡照样都要花钱。

    而且还可以在服务器开设货物保管和转运中心,顺便卖点儿当地的土特产等等。

    总体来说,服务区是个挣钱的必然路径。

    实际上关于服务区的想法陈旭是不打算说出来的,而是想联合范氏拿下来这个项目经营,比如每个服务区一年上缴几十万钱的承包费用等,不过皇帝不花钱捡装备上瘾了,在设置收费站不太现实的情况下,祭出服务站就是高速路挣钱的唯一手段了。

    收费站不现实的原因除开上面提到的增加商旅负担阻碍沿途经济发展之外,主要还是操作起来不太现实,黄河流域地处中原腹地,乡镇县城一个挨着一个,到处都是岔路,公路在无法封闭经营的情况下哪儿都能上去,因此收费模式实际上很难实现,此处收费,那就是绕三五里上去,没有电子联网的情况下,任何手段都是白费,所以陈旭只能退而求其次,把服务站拿出来。

    当然,即便是投标修建公路,陈旭还是可以联合范氏进行,不过这个投资就有点儿大了,一千多里的水泥公路,就算一里路投资一万钱,算下来至少也是一千多万钱,而且还要解决修路工人的吃喝拉撒以及伤病救治,还有随时发生的各种特殊情况,总之修路很麻烦,而他最不喜欢的就是麻烦。

    对于陈旭的服务站设想秦始皇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因为这的确是另外一种不花钱修路的好方法。

    最主要的是路上的确需要这样一些服务来解决商旅的吃喝拉撒睡等问题。

    “陛下,对于国推广修水泥路的事情不能操之过急,需要慢慢来,因为受限与水泥产量,最近两年争取修通咸阳至临淄的这条东方主干道,以此将秦韩魏齐四地连接起来,接下来几年慢慢将燕赵楚等地方也连接起来,十年之内争取将大江以北的郡城都修通水泥路,而在这个期间,大量的水泥应该投往水利和沟渠的修建,大量改造灌溉沟渠和水库,以此增加粮食收入,让黎民百姓吃饱穿暖……”

    君臣两人赤裸相对坐在水中聊天,陈旭将自己对于公路和农田水利的规划都大致说了一遍。

    秦始皇听完之后没有发表意见,而且自始至终对于陈旭提议减轻赋税和给农户松绑的建议也没有任何的态度。

    而陈旭也并没有再提及这些事。

    对待秦始皇这种雄才大略的帝王,许多事不需要一遍又一遍的去提醒,陈旭眼下只需要在他心里种下这样一颗种子就够了,这种事关大秦安稳的重大策略,秦始皇也不会听陈旭一家之言,他需要统筹考虑,还需要去听李斯和冯去疾的意见,最主要的是轻徭薄赋不符合大秦眼下的国策,而且允许农户经营其他项目也必然会在朝堂之上引起巨大争论。

百度搜索 帝国吃相 爱搜书 帝国吃相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帝国吃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牧尘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牧尘客并收藏帝国吃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