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帝国吃相 爱搜书 帝国吃相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侯爷一直在为我等商贾伸张正义,所作所为令商界同道无不感激莫名,峪今日来,也是想为修建东方道尽一份绵薄之力,当然,这条路投资巨大,峪只能尽力而为,还望侯爷多多海涵!”张峪表现的足够恭敬,但说话和气势与齐茂等人差别还是很大。

    “那本侯就提前多谢张公了,我想只要有诸位商界同道支持,这条道修好应该不成问题,等明年一旦道路修通,李相必然也不能食言,本侯必然推动修改压制商贾的律法,从此以后诸位就可以自由经营买卖各种货物,商税也会大幅度降低,那个时候诸位的付出也必然得到巨大的回报!”陈旭脸色平静的点头说。

    “但东方道传闻投资足足需要千万石钱粮,不知侯爷打算如何筹措?说出来之后我等也好提前做好准备!”张峪拱手说。

    “此事我刚才已经和先来的一些商界朋友说过了,而且也还只是一个初步的策划,而就在这一两日之内,南阳范氏家主和一些中原诸郡的商界同道会前来咸阳,因此等到范公到达之后,本侯将在清河园准备酒宴,然后还要邀请咸阳一些商界领袖一起商讨一下具体的安排,这件事放到明后日再说,张公你看如何?”

    “好好,峪这两日就暂留在咸阳,等范公和其他同道到达之后再一起商议!”张峪一口答应下来。

    “我等就不打搅侯爷了,告辞!”听见陈旭这么说,一屋子商人都站起来告辞。

    “嗯,诸位回去之后也和有同样心思的商界同道商量一下,到时候本侯也不可能邀请到所有人参加酒宴,因此希望大家推选一些代表出来,而商议之事也会及时通传给所有人,此次我们一定要同心协力办好这件事,这既是为大秦的繁荣富强尽力,同时也是为诸位的切身利益努力!”

    “侯爷放心,此次我们必然唯侯爷马首是瞻!”一群商人再次行礼之后结伴而去,布商张峪自然也很快从几个商人口中大致了解了陈旭的集资打算,然后带着几个人乘车离去。

    目送一群商贾都离开之后,陈旭招手唤来一个侍卫首领低声吩咐几句,侍卫首领连连点头带着几个护卫骑马离开侯府。

    “来人,帮我把一封请帖送去监察省蒙大人府上,就说本侯邀请蒙大人酉时在清河酒店饮宴!”

    陈旭进入书房写了一份请帖让府上的管事送去蒙毅府上。

    傍晚,酉时末,天色已经阴暗下来。

    一辆单辔的马车来到李斯相府,一个头戴草帽的高壮男人亮出腰牌畅通无阻的进入府中。

    进府之后男人掀开草帽,是一位须发灰白的老者,年约五旬,正是名满内史府的大布商张峪。

    “清河侯真的只是如此安排?”客厅之中,李斯听完张峪的诉说之后拈着胡须沉默了许久之后问。

    “的确,我问过好几位拜访清河侯的商界同道,言说皆都并无二致,按照清河侯的打算,的确是准备用这些所谓的服务站和流库仓库的营运权来为集资做抵押,我大致推算了一下,大概可以筹措到近七千万钱的资金!”张峪恭恭敬敬的回答。

    “嘶~”李斯手一抖扯下来几根胡须。

    七千万钱这个数字将他吓的不轻,但很快脸色又放松下来说:“陈旭此子奇思妙想的确与常人迥异,这种方法竟然也能想得出来,不过七千万钱的确不少,但相对于千万石钱粮的部投入来说,差距还很大,仅靠这笔钱,老夫想看看他如何才能把这条路修起来?”

    “相爷,商界同道对此事反应很剧烈,今日在城中,峪到处听闻的都是讨论清河侯和相爷的这个赌约,还有南阳范氏最近两日就会到达咸阳,他们肯定会力支持清河侯,如若我们不能想个办法阻止,恐怕说不定清河侯真的能将这条路修建起来,到那时相爷就无法掌控了!”张峪略有些焦急的说。

    “哼,怎么阻止?此事老夫已经当着满朝文武和陛下的面答应下来,恐怕清河侯现在最希望的就是老夫暗中阻止他,只要稍有风吹草动他必然大张旗鼓的开始鼓噪,一旦抓到下手之人和老夫有任何牵扯,这份赌约还用赌吗?他直接一丈路都不用修,跑到朝堂参老夫一本,这赌约老夫就提前输了……”李斯冷哼一声。

    “此事何用相爷出手,只要属下去安排,必然做的天衣无缝……”

    “啪~”李斯重重一掌拍在茶几上打断了张峪的话,脸皮抖抖几下冷声说:“墙有耳,伏寇在侧。墙有耳者,微谋外泄之谓也。有些事你自以为做的人不知鬼不觉,焉不知隔墙有耳哉?盛传陈旭乃是仙家弟子,如今名声如日中天,而且此子聪慧诡辩,非是常人,虽然仙术之说悱恻莫名,但焉不知他可能会怀疑你的举动,你与他素无交集,今日却突然前去拜访,此明显于礼不合,咸阳商贾十万余,所去着寥寥无几,皆都是与他有旧者,你贸然而去,他岂能不怀疑,说不定你来老夫府上,早已被他的人暗中盯上……”

    “啊?”张峪顿时脸孔扭曲惊恐的低头不敢看李斯。

    “愚顽无脑,此事你不要有任何不轨的举动,一切听老夫吩咐,要是给老夫平白惹出祸端来,后果你知晓!”李斯脸色冰寒的呵斥。

    “是,属下一切听相爷安排!”张峪吓的额头上虚汗滚滚而落,顺着脸颊胡须滴落下来都不敢去擦。

    “等南阳范氏到达之后,你可以代表咸阳商界和他们接触一下,尽量弄清楚陈旭的真实意图,切记不要表现的太过热情,此事才不过刚刚开始而已,这个赌约老夫既然敢接下来,自然也不会毫无准备,知彼知己方才百战不殆,敌人未动就先乱阵脚者,必败也,你先去吧!”

    “是,属下告退!”张峪行礼之后准备离开。

    “记住,从侧门离开!”李斯忍不住还是叮嘱一句。

    “是,属下不会让人看出身份来!”张峪退出客厅,然后用袖子擦干额头的汗水在管事的带领下绕过一大圈之后从相府一个家仆和下人办事出入的侧门离开。

    酉时末,大街上昏暗无比,而且已经进入宵禁时间,大街上行人稀少。

    李斯府中,一个戴着草帽的男子出了相府侧门之后左右观看一下,然后快速往大街之上走去,但没走多远,就看到一队巡逻的兵卒手持长戈踢踏沿街而来。

    “站住,此时已经宵禁,何人鬼鬼祟祟还不归家,何故奔于街巷之中!”为首一个伍长大喝一声,一群兵卒就将张峪团团围在其中。

    “某是李相府上的管事,何人胆敢阻拦!”来人掀开衣袍露出腰间的铜牌。

    “哦,原来是李相府上的,放行!”伍长大手一挥放行,却不小心将男子头上的草帽打飞出去,正是刚从李斯府中离开的布商张峪。

    “恕罪恕罪!某非是故意,管事还请赶紧去办事!”伍长赶紧把草帽捡回来递给张峪。

    “哼!”张峪冷哼一声把帽子戴上沿街急速而去。

    这件事他并没放在心上,而且这些巡逻的兵卒也只不过是中尉府的人,肯定和清河侯扯不上任何关系,但他没注意的是,这支巡逻的中尉禁军加上伍长本应该是六个人才对,但这支小队竟然有七个人。

    不过这个细微的差别不是军营的人绝对无法短时间反应过来,而即便是反应过来也不会多想,对于不关心这些事的人来说,三五个和七八个没什么区别,都是巡逻查腰牌的。

    宵禁后行路不带腰牌要被罚五钱,如果拿不出钱来或者盘问之下鬼鬼祟祟回答不好,就会被抓去中尉府监押起来。

    等张峪消失在大街上之后,为首的伍长把身上的皮甲和腰牌解下来丢给旁边一个年龄相仿的黑大个儿笑着说:“好了黑蛋,多谢今日帮忙!”

    “谢个屁,当年不要不是你替我挡一刀,我已经死在魏国了……”黑大个一边穿衣服挂腰牌一边说,穿戴好之后忍不住好奇的问:“大脚板,这条路就只通往李相府侧门,出入肯定都是相府的人,我们平日都不管的,你为何专门要看他们的腰牌?还特么连续打落了五六个人的帽子……”

    “嘿嘿,此事你不用管,而且也叮嘱大家不要说出去,这些钱拿去明日找地方快活!”大脚板从怀里摸出一个指头大小的金饼子丢给黑蛋。

    “哇,金子,看来你跟着清河候果然发财了!”

    “那是,清河侯乃是仙家弟子,我们自然跟着享福,如果你想去的话过段时间我给侯爷说一声,侯府的产业越来越大,侍卫越来越不够用了!”

    “真的,好好,那就麻烦脚板哥好好给侯爷说一下,我黑蛋儿绝对赴汤蹈火!”黑蛋儿惊喜的连连点头。

    这时远处传来竹笛声,应该是附近的巡逻队发现了蟊贼之类的江湖人物,于是大脚板再次叮嘱一句要保密之后转身离开。

百度搜索 帝国吃相 爱搜书 帝国吃相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帝国吃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牧尘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牧尘客并收藏帝国吃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