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帝国吃相 爱搜书 帝国吃相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陈旭和陈虎父子两个早出晚归,每天都骑马到镇上来训练野狼谷的一群少年。

    镇上的铁匠铺和木器作坊配合制作了一些简单的杠铃和哑铃等健身器械,刘二娃还专门带着几个徒弟在野狼谷训练场的一侧制作了一个三丈余高的攀爬木梯和墙梯,又安装了单杠双杠等一些简单的训练器材,有了这些东西,少年们训练之余的娱乐活动也开始变得丰富多彩起来。

    陈旭每天都亲自带领五个统领和十多个屯长伍长进行一次标准的分列式训练,而且每天还教他们唱歌,十多天下来,不光精忠报国唱的已经比较熟练,像大花轿和好汉歌这些粗俗的歌曲更是深受欢迎,山谷中整日吼的震天响,远在数里之外的清河镇上都能听见。

    而一段时间下来,陈虎也完熟悉了陈旭的训练方式,然后加上他以前熟悉的军伍操练,除开分列式之外还学习简单的剑术和枪术,甚至还从镇上的猎户家里借来几张长弓,每天还专门教授一些射击训练,五百个少年在他手上也开始变的更加像模像样,训练起来如同一头头小老虎一般。

    严格的训练加上各种娱乐活动,这群少年的精神风貌也每天都在变化,充足的食物保障下不光气色一天天变好,训练也变的更加积极主动,而韩信也被陈旭安排每天跟着陈虎一起来野狼谷,跟着一起操练训练,仔细观摩,将来这些少年可能都会交给韩信带领。

    所谓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陈旭和韩信虽然不是亲兄弟,但这半个月观察下来,陈旭发现韩信的确是一个非常聪明而且好学的少年,虽然有些懒惰不喜欢干家务活儿,对于吃穿也比较随意,也不太讲究礼仪,但却非常勤奋,说话和思考问题特别有条理,也更加坚定了陈旭要好好将他培养出来的决心。

    身边可以信赖的人太少,这就是陈旭眼下的尴尬局面,特别是虞无涯离开之后不知道什么时才能回来,他必须找到可以信赖的人来帮自己办许多自己不方便出面的事情。

    眼下韩信就是最好的选择。

    历史上记载韩信因为从小在贫家长大,因此性格放纵不拘礼节,而且和刘邦一样不喜欢干活儿也不会经商,因此经常饿肚子,很多时候只能厚着脸皮靠别人的施舍度日,有一次在大街遇到一个比他高壮的屠户羞辱他是个胆小鬼,不承认的话就从他的胯下爬过去,韩信在看了对方的体格之后很爽快的就钻了对方的裤裆,从此在当地韩信就成为了所有人取笑的对象,也没有人愿意和他做朋友,而那一次胯下之辱,在他功成名就之后成为了他忍辱负重的一个亮点。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操蛋。

    你不出名的时候如论做的多么正确都是个屁,而一旦出名,打屁都是香的有人跪舔,至少胯下之辱这种事陈旭做不出来,宁可不要命也好拱翻那个傻逼,然后一拳打爆他的蛋蛋,但韩信竟然就特么钻了裤裆,而这一钻也成就了他的传奇人生,被记录在华夏历史上传承千古。

    很多时候有人就会用这句话来激励自己:韩信尚且甘受胯下之辱,老子也可以。

    于是很多人便没了骨气,把自己的底线放的越来越低,对自己的要求也越来越低。

    韩信固然聪明智慧有将帅之才,但在陈旭看来性格品质上还是有重大缺陷的。

    而且肯定也不止他一个人看出来了,就连项羽刘邦这种历史巨巨也看出来了,韩信先投项羽不得重用,后投刘邦依旧不得重用,要不是好友萧何三番五次的向刘邦举荐,甚至还上演一出萧何月下追韩信的故事,韩信这个人决然会淹没在楚汉大战的历史中不会有任何机会出头。

    有一句流传千古的名言写的就是韩信,那就是:成也萧何败萧何。

    韩信这个人的一生起起落落最终落得惨死,可以说就是萧何一手造成的,萧何既挖掘了韩信这个辅佐刘邦打下江山的的大将,最后又和吕后设计将他杀死,荣华生死都被萧何掌控,不得不说也是他的悲哀。

    但所谓的悲哀都是有原因的,那就是韩信的性格缺点,识大势但却太图安稳,宁可钻人裤裆忍受侮辱接受胆小鬼的称呼也不愿意挨揍,这种忍辱的性格也最终被萧何设计将其诱惑生擒。

    其实按照韩信的军事能力来说,刘邦手下就没有人能够干的过他,如果造反,估计大汉的历史有可能就是另外一种走向了。

    可惜他有能力却无胸怀,没有刘邦项羽那种睥睨天下囊括江山社稷的野心。

    每一个能够成就帝王基业的人,莫不是果敢坚毅而且誓不甘辱的性格。

    越王勾践卧薪尝胆最终一血前耻。

    秦始皇一登基便用举国之力死磕赵国,差点儿拖到秦国崩溃仍旧没有半分犹豫。

    这就是帝王的不同之处。

    但韩信这种性格,却正是陈旭最喜欢的,也最容易掌控的。

    何况眼下的韩信和英布不一样,年龄不一样,身份也不一样,英布是成年人而且早有反心,所以陈旭不太敢重用,但韩信却可以让他随心所欲的去调教和使用。

    最近几天,陈旭没有去野狼谷,而是在家制作黑火药。

    野狼谷的那个山洞里面常年都会流出来含有硝酸钾的泉水,地面和岩石上都凝结的有一层硝土,因此陈旭离开后牛大石还是一直安排人在熬煮硝酸钾,眼下镇上的仓库存储了上百斤。

    以前造纸厂是用硫磺熏烤漂白竹浆纸,但因为白纸耗费越来越大,用天然硫磺就太浪费了,因此陈旭便改变了工艺,重新设计了新的纸张熏烤房,在熏烤房外面建造了一个小型的炼铁炉,将含硫量非常大的赤铁矿或者赤铜矿放进去烧炼,产生的二氧化硫直接通过烟囱排放到熏烤房内,同样能够达到漂白的效果,而且炼制完成的铜铁运送到炼铁坊简单的二次加工就能变成合格的铜铁,也算是达到了工业废气的初步综合循环利用,自从采用这种方法之后制造白纸的成本下降了无数倍,而且还节省了大量的天然硫磺,因此仓库中也还存了上百斤的天然硫磺。

    至于柳木炭最容易,完就不值钱,去河滩上砍一些一年生的柳枝回来,去皮之后放到坩埚里面密闭炙烤成木炭,细细碾成粉末就行。

    制作黑火药的地点还是放在前年冬天才修好的三间土砖房旁边的实验室内。

    这次回来之后前后二十多天,陈旭都还没来看过。

    这三间土砖房,当初陈旭可是费了老鼻子劲儿,卖了那头野猪和大蛇之后,先是请村的青壮劳力前后费时十多天修起来三间茅草屋,然后又拓泥砖在寒冬到来之前改成土砖房,而且还修建了大热炕,当时这三间大土砖房既是小河村的骄傲,也是小河村羡慕嫉妒的对象,因为整个小河村起码有十多年没有人修建过新房子了。

    但这栋土砖房陈旭也不过在里面度过了一个冬天而已。

    今年春夏之交他回来还是在这里和水轻柔成亲,洞房花烛也是在这里度过的,那一夜,他和水轻柔终于两情相悦成就夫妻,而且还在这里度过了人生中最为惬意和安宁的一段时间。

    推开紧闭的房门,随着吱呀一声打开,房间里一切如旧的摆设和布局出现在陈旭的面前。

    外间的炕上还摆放着崭新的被褥,还是当初离开之后整理的样子。

    窗前的粗糙木桌上,还依旧摆放着那些他手工制作的轮船飞机大炮和汽车的模型。

    就连那个竹子做的手提电脑也还是一如既往的呈现打开时候的样子,屏幕上烫印着歪歪扭扭的吃鸡两个大字。

    拉开百叶窗帘,明亮的光芒和凉凉的寒风从窗户中吹进来,卷动房间里沉寂许久的空气,一股淡淡的熟悉的味道在房间弥漫,仿若一个很久远很久远的记忆在尘封百年甚至千年的往事中打开。

    “陈郎,这些是何物?”

    “陈郎,这些封神榜的故事真的离奇,轻柔从未听过呢!”

    “陈郎,轻柔愿意追随您身边,生死不相负……”

    ……

    “轻柔拜谢夫君……”

    “夫君,轻柔真的好幸福……”

    恍惚之间,陈旭仿佛看见一个身穿黑裙的绝美女子,在房间里与他谈笑,对他叩拜,与他温存,但在他伸手想触摸之时却佳人袅袅随风而逝,眼前只不过还是一场空寂。

    “轻柔,你说要陪我一生永不相负,但你却偷偷跑了招呼都不跟我打,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陈旭慢慢的坐在窗前,看着桌上依旧摆放的笔墨纸砚,看着麻将纸上两人亲手合写的一个双喜字。

    赢诗嫚和蒙婉两人手挽手轻轻走进来,看着房间的简陋摆设,看着坐在窗前发呆的陈旭。

    “夫君,是不是又想起了水姐姐?”

    赢诗嫚蹲下来轻轻的挽着陈旭的手,蒙婉也走过来站在旁边,伸手想去握陈旭的另一只手,但却又有些胆怯。

    “嗯,当初我就是在这里和轻柔结为夫妻,也是在这里洞房花烛!”陈旭把赢诗嫚抱起来放在自己的左腿上,又把蒙婉拉过来坐在自己的右腿上,抱着两个温柔的老婆,陈旭感觉心里突然踏实了很多。

    “夫君,这些是何物?”蒙婉从未跟陈旭如此亲热过,脸颊羞红的看着摆放在桌上的各种竹木模型疑惑的问。

    “这些都是我从三卷天书中看到的器物,这个叫轮船,最大的长有百丈,部用钢铁制造,可以如同一座小岛一样在大海上航行,还有这个,叫飞机,可以乘坐数百人飞上万丈高空日行万里,还有这个叫汽车,其实就是和马车差不多,不需要人力畜力就能在马路上飞驰,一天可以跑上千里……”

    陈旭拿着桌上的各种模型一样一样的给赢诗嫚和蒙婉解释,而且还讲了许多当初修房子甚至和水轻柔之间发生的各种事情,包括最开始的那场鄙视和误会。

    “水姐姐真的好幸福,能够陪着夫君在这里度过如此安宁幸福的时光,因此夫君放心,水姐姐肯定舍不得您,她一定会回来的!”赢诗嫚拿起一个轮船模型轻声说。

    “是啊,我给她讲了那么多好听的故事,唱了那么多好听的歌,还做了那么多好吃的美味,她要是不会来,我感觉老天爷一定瞎眼了!”

    陈旭诅咒的方式很特别,老天爷一定感到很委屈。

    你婆娘跑了不回来管老子屁事啊!

    但显然陈旭是不会去诅咒他自己的老婆的,老天爷也只能就此背一口黑锅躲到墙角画圈圈吐血。

    给赢诗嫚和蒙婉讲完了他和水轻柔之间的故事,又带着两个女人把三间房子的里里外外挨着看了一遍,甚至还找出来一箱水轻柔当初誊抄的白蛇传、封神榜和西游记手稿,赢诗嫚和蒙婉两人如获至宝,把一箱子书带回新院子看故事去了。

百度搜索 帝国吃相 爱搜书 帝国吃相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帝国吃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牧尘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牧尘客并收藏帝国吃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