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帝国吃相 爱搜书 帝国吃相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夕阳落山,忙碌了一天的咸阳城再次华灯绽放,进入了热闹而轻松的夜生活状态。

    申时末。

    一辆豪华四轮马车驶入春芳园,马车停稳之后,户部侍郎刘尧身穿便服头戴一顶狐皮帽子,裹着灰色的毛氅从马车上下来。

    “刘大人可有预约?””一个挂着管事的年轻人上前问候。

    “本官昨日已经与项主管约好,海棠阁,我自己去!”刘尧抱着一个精美的礼盒满脸喜色的径直往后院走去。

    户部左侍郎刘尧,四品主官,绝对算位高权重,家就在女子学院旁边,当初为了制作鸡毛毽子,一群撸鸡贼把他家养的一群斗鸡的毛差点儿拔光了,气的他差点儿吐血三升,不过面对女子学院身后的大神清河侯,又不得不咽下了这口恶气,后来……后来陈旭官越当越大,权势越来越足,在朝堂的座位也越来越高,于是刘侍郎这口恶气也彻底消停下去了,每次看见陈旭都毫无节操的拍马屁套近乎。

    无它,因为撸鸡毛的事,陈旭还很不好意思的上门给他道歉,并且还专门请他在清河园吃过一顿饭,而这一顿饭,也让诸多王侯公卿羡慕不已。

    前天他想要春芳园的首席花魁林仙儿陪酒,但林仙儿身份不一般,春芳园也不同于其他曲园酒楼可以摆官威,因为无论是争抢林仙儿的建成侯还是清河侯他都惹不起,而来往于春芳园的诸多卿侯他也得罪不起,哪怕是无权无势的落拓勋贵,背后也各自都有盘根错节的关系,得罪一个,怕是以后要穿一大堆小鞋。

    不过毕竟是实权四品大员,这种不算太出众的要求春芳园还是要满足,而且到春芳园来玩耍的王侯公卿和富豪名士,大多数都是冲着林仙儿的姿色和歌舞来的,于是曲园主管蒙豪亲自安排林仙儿今晚作陪,眼下天色刚黑刘尧便迫不及待的来了。

    此时的春芳园内,豪车和骏马接踵而至,一个个身穿锦袍华服或者裘皮大氅的各色男子纷至沓来,在各种欢迎和相互问候声中往曲园的各个馆舍而去,吵嚷喧哗和轻歌曼舞的声音也逐渐从园子的四面八方响起,整个春芳园如同往日,很快便进入了热闹的晚间娱乐时间。

    刘尧进入海棠阁不久,一身彩裙裹着雪狐披风的林仙儿带着两个侍女跟着一个管事进来。

    正在和刘尧谈笑的蒙豪看见,哈哈大笑的站起来叮嘱林仙儿几句之后便退去,林仙儿也如同往日接待王侯公卿一般,简单的准备一番之后为刘尧表演乐器歌舞助兴,叮叮咚咚的乐曲和轻妙的歌舞之中,房间里很快便安静下来,时不时响起刘尧鼓掌喝彩的声音。

    足足两刻时间之后,直到蒙豪再次出现,守在门外的一个年轻仆从离去,七拐八拐来到院子深处一栋单独的阁楼之中。

    这里很幽静,只有孤零零一盏灯笼在寒冷的夜风中微微摆动,几个手持刀剑的武士来回巡逻,阁楼里面,一间铺着厚厚毛毯的房间里面,灯光也不明亮,建成侯赵亥、公子胡亥、昌武侯赵成和一个二十七八岁年轻文士正聚在一起说话,除开茶水点心之外,既没有歌姬舞姬也没有仆从侍候,房间里的情形和整个春芳园的热闹来说,显的异常清冷诡异。

    “笃笃笃”敲门声响起,四人停止了说话,赵亥低声问:“何事?”

    “侯爷,小六来了!”门外响起守门侍卫的声音。

    “让他进来!”赵亥松了一口气。

    “吱呀~”伴随着一声低沉的声音,房门推开,方才从海棠阁来的年轻人走进房间,回身把房门小心翼翼关好之后走到赵亥和胡亥等人面前。

    “如何,林仙儿可否与刘尧有不正常的交流?”赵亥问。

    “回侯爷,刘尧的确就是来听曲的,属下监视了两刻时间,仙儿姑娘一直都在堂中表演,除开斟酒之外并无太多交流!”年轻人恭恭敬敬的回答。

    “蒙豪可有不正常的举动?”赵亥又问。

    “属下没有发现,蒙主管照常在曲园各花舍来往巡视,迎送安排客人,不曾有令人生疑之处!”年轻人回答。

    “本侯知道了,你先下去吧,继续监视,若是发现有任何疑点必须尽快禀报!”

    “是,属下告退!”年轻人很快退出房间。

    “皇叔祖是不是太敏感了,仙儿姑娘我以为没什么问题……”胡亥略有些不解的低声说。

    “到了眼下,一切都不能大意,林仙儿的底细本侯派人打听过,似乎的确没什么问题,但本侯暗中观察,发现其偶有令人生疑之处,何况其归属未定,我与清河侯还有一次赌约,若是林仙儿被其赢去,则有可能泄露我们的一些秘密,这也是我明知她本身没什么问题,但仍旧不肯太过信任的原因!”赵亥脸色凝重的摆手打断了胡亥的话。

    “那五弟为何还要把林仙儿放在棋牌室,棋牌室有许多可是与我们未来成事息息相关的人物!”昌武侯赵成皱起眉头开口。

    “林仙儿是最早学会梭哈的荷官,许多前来赌博的客人也是冲着她而来,何况棋牌室只不过是我们笼络同党的地方,并无可疑之处,就连陛下都不曾发现,无需担忧,我之所以最近要监视林仙儿甚至蒙豪,是因为清河侯回来了,你们都知道,我们能否成事最大的障碍不是皇帝,而是清河侯……”

    房间里一阵无比的寂静,只能听见怦怦乱跳的心脏声音。

    对于所有参与篡位计划的人来说,清河侯就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每个人的心头,只要一想起来便沉重到无法呼吸。

    “蒙恬蒙毅皆是上卿,而且都与陈旭来往密切,未来亥儿要想控制朝堂,除开清河侯之外,这兄弟二人必须要提前除掉,不然恐不得文武百官的支持,蒙豪如今在春芳园担任主管,虽然做的都是些迎来送往的事情,未曾接触到们的机密,但就害怕蒙毅起了疑心,因此一定要小心提防,若是其真的发现我等的秘密,必须杀之灭口!”赵亥握着拳头轻轻砸了一下案桌看着剩下三人。

    “侯爷说的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蒙豪此人的确要格外提防,自从春芳园开业至今,蒙毅作为股东几乎不来饮宴,也不与侯爷等密切交往,全部都是蒙豪在操持,恐怕是不想沾染一个外戚结交皇室的罪名,可见其格外小心!”旁边的年轻文士脸色认真的点头。

    “也罢,既然林仙儿与蒙豪等人皆无可疑之处,暂且放一边吧,陆嚣今日又输了两万余钱,估计家中钱财已经差不多输光了,只要我等再继续逼迫引诱一下,说不定他便彻底归服,有了陆嚣的支持,我等将来成功的机会又大了好几分!”赵成本就觉得赵亥把功夫花在林仙儿和蒙豪以及来往饮酒的刘尧等官员身上有些小题大做。

    刘尧不过是个四品官员,而且性格也有些见风使舵,这些人对于他们谋划的事情来说基本上没有什么帮助,眼下他们的目标主要还是军政两界那些地位非常特殊的官员和卿侯,比如吏部令申公兖、比如内史令齐宕,比如武城侯王离,除开一些闲散但家族势力盘根错节的卿侯之外,陆嚣就是他们最想要笼络的权臣。

    一旦掌控了京师四营禁军,加上内史令齐宕,可以说他们就完全掌控了咸阳除开皇宫之外的所有地方。

    皇宫之中归属卫尉禁军管理,但却也并非撬不开,卫尉禁军副统领白震就是王离的表兄,二人从小一起长大关系莫逆,只要王离出面,加上未来封侯的诱惑,白震有七八成把握会投靠过来,再加上胡亥自幼在宫中长大,手下还有一群侍卫和宫人内侍,最近又结交了值守皇宫东门的羽林卫统领周勃,一旦所有策划周详,只等时机一到,整个咸阳瞬间就能落入他们手中。

    眼下唯独令人惴惴不安和无法铲除的就是清河侯陈旭。

    但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所有人都只能满怀憧憬的硬着头皮走下去,放弃是已经不可能放弃了,至少许多被他们笼络进来的人已经被未来诸侯的身份冲昏了头脑,更有王离这种对陈旭抱有极深成见的彻侯鼎力推动,篡位的步伐已经有若一架奔驰的马车,车夫都已经开始失去了控制,只能不断的驾驭着沿着这条路不断前进,能不能到达终点,说实在,曾经最为热心的赵亥眼下都每天心惊肉跳没有任何把握。

    眼下陆嚣已经知道了他们的秘密,但却并没有完全答应下来,但也没有将此事告诉皇帝,而且还接受了他们送出的瀛洲银矿开发的许可证,种种迹象表明,陆嚣仍旧还在内心挣扎,挣扎的原因自然是因为这盘棋未来的胜负不太好预料,但陆嚣的表现却让赵亥等人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拉陆嚣下水,是四人组当中青年文士的主意。

    若是陈旭在此,必然一眼就认得出来,就是当初在鲁山被他忽悠来的张良。

    张良后世称为智圣,决胜千里之外,运筹帷幄之中,在秦汉后期的历史当中,各个时代都有它的铁杆拥趸,无论他有没有得到传说中黄石公的太公兵法,这个人的智商和能力绝对是华夏历史上名人堂中挂在第一排的大牛,诸葛亮刘伯温等人都要靠边站不敢与之相提并论。

    陈旭不知道张良是如何混进赵亥阵营而且成为心腹和决策中枢的,但这次拉陆嚣下水的一系列操作,都是出自张良之手。

    而陆嚣这个被始皇帝寄予厚望而且忠心耿耿的禁军统帅,也在张良的安排下一步一步踏上一条不能回头的不归路。

    眼下陆嚣虽然还未完全入彀,但基本上在张良的算计下已经穷途末路,要么彻底倒向胡亥阵营,要么现在就告诉始皇帝,然后的结局非常清楚,那便是一起死,即便是陆氏能够依靠检具赵亥胡亥等人的功劳逃脱一死,但整个家族全都会流徙三千里之外,充作奴隶罚做鬼薪,而且还要面对一些根本就看不见的报复,全家死绝几乎就是唯一的结局。

    当初得罪赵高的人,几个家族数百口人都是这样死的干干净净。

    一个赵高而已,并不曾真的有谋逆之举,而眼下赵亥等人是真的谋逆篡位,陆嚣不可能不知道后果,真的是胜者为王,败者一塌糊涂,没有任何侥幸和退缩的可能。

百度搜索 帝国吃相 爱搜书 帝国吃相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帝国吃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牧尘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牧尘客并收藏帝国吃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