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帝国吃相 爱搜书 帝国吃相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陛下请看这个!”

    陈旭从腰间的玉带中抽出来一卷诏书递给始皇帝。

    始皇帝更加惊疑,慢慢绽开只看得一眼,瞬间脸色大变,豁然站起来双眼圆睁大怒:“朕何时立过胡亥为太子,太师这卷诏书从何而来?”

    “陛下,这卷诏书是公子胡亥所持,一个时辰前陛下气绝身亡,建成侯赵亥、昌武侯赵成、高阳侯赵病、五大夫赵婴、武城公王离、吏部令申公兖、内史令齐宕等数十皇族卿侯和当朝重臣联合拥立胡亥为储君,并且控制中尉府卫尉府大量禁军将京师和皇宫掌控,以陛下殡天为名,将大量卿侯重臣召入皇宫羁押,强迫所有人承认这卷诏书有效,因为臣和冯相蒙大夫都知道陛下从未立过太子,更没留下遗诏,因此不肯就范,冯相病重,入宫后被羁押,蒙大夫府上被禁军围攻,臣因为习惯住在城外,这才逃过一劫,因为情形危机,臣不得不调用家将攻破京师北门,打开城门冲进来,后得陆中尉相助,斩杀赵病控制住禁军这才顺利进入皇宫……”

    虽然言简意赅的解释,但陈旭还是花了近十分钟才将整件事情的经过大致说了一遍。

    跌宕起伏的政变和平叛过程只听得始皇帝目瞪口呆。

    “爱卿来的时候,朕……朕真的已经死了?”始皇帝在呆愣许久之后,终于问出了自己心中最大的疑惑。

    “是,按照御医太医的诊治和判断,陛下的确已经气绝身亡,但青宁却送回来一枚凡间难觅的道家灵丹,臣又借用起死回生之术,才将陛下救活过来,但所谓命运无常,臣虽救得陛下一次,但却救不得陛下两次,仙术并非次次灵验,灵丹更是可遇而不可求,而且这种起死回生之术本就逆天而行危机四伏,恕臣直言,陛下眼下看似一切正常,但还能活多久,都只能看命运安排,臣无从得知和推算,因此为了大秦未来和长治久安计,臣恳请陛下此时便立下储君,以防止以后复蹈今夜之祸乱,如若陛下不答应或者仍旧犹豫不定,臣请辞太师和左相之职,回乡务农耕地,与父母妻儿享天伦之乐,也免得他日再次卷入这皇权内乱之中自讨苦吃!”

    “还请陛下应允,即刻立下储君,否则臣等也辞去朝堂职务,回乡下安享晚年去也!”蒙毅和冯去疾二人也跟着一起顶帖相逼。

    这是方才三人在外面商量好的计划。

    始皇帝心性难测而且刚愎固执,这么多年一直不肯立下太子,终于是酿下了今夜这一场波及几乎所有王侯公卿和朝堂重臣的祸乱。

    这种事若是再来一次,冯去疾和蒙毅谁都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受到牵连,自古王权争夺都是血淋淋的结局,一不小心这好不容易得到的荣华富贵便化作尘土。

    何况始皇帝这死了复活的事非常诡异,陈旭都不知道始皇帝还能活多久,蒙毅和冯去疾这更加不知道了,必须趁着始皇帝还活着,一定要把这件事搞定。

    看着陈旭三人固执想请的模样,始皇帝的脸色也慢慢变的平淡和柔和起来,站起来拉着陈旭的手和颜悦色的说:“太师不光救了朕的命,更是平息了这场祸乱,好,朕答应太师,蒙卿去传苏越、杨竹和未曾参与矫诏谋逆的卿侯重臣进来,朕这就立下太子!”

    “多谢陛下成全!”陈旭三人大喜,蒙毅喜冲冲直奔紫宸殿外,很快招呼进来一大群有头有脸的皇族和卿侯在重臣。

    看着始皇帝果然不仅苏醒,而且状态良好神采奕奕,几乎所有人都喜极而泣,在得知始皇帝要深夜立储,许多人更是伏拜哽咽,连呼陛下圣明。

    一番热闹之后,苏越准备好笔墨纸砚,始皇帝也微微沉吟之后说:“朕一直以为身体很好,还能活一些年,但却没想到这次差点儿就殒命于巡游途中,若不是太师连番两次施救,朕恐怕就回不得咸阳也见不得诸位爱卿了,今夜之变虽然朕还未去调查清楚,但胡亥和赵亥等人这份矫诏的确让朕警醒,必须立下太子,那样即便是朕不在了,大秦也不会陷入内乱之中,诸位公子朕都曾经明暗之中考察过,此前也的确犹豫不定,不过今日,朕便还是恢复商周礼制,以免日后混乱,苏府令拟旨……”

    “臣遵旨!”苏越赶紧恭恭敬敬提起毛笔。

    一群王族和卿侯重臣也全都屏住呼吸。

    “封长公子扶苏为太子,赐太子府一座,许其招募太子幕僚,一应属臣由少府负责监督,太子詹事暂由中常侍赵擎执掌,一应仪仗都由礼部负责尽快筹办,太子府开销暂行额定每年一千万钱,由少府开支,加封太师为太子太师,负责教导太子礼仪和治国理政之策,每日随百官上朝听政学习……”

    “呼!”房间里响起一阵吐气的声音。

    这个结果,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情理之外。

    虽然许多人不满意,尤其是陈旭有些不爽,但这却又是一个最好的选择,就像始皇帝所说,将立储君的规矩回到商周古礼的传统,也就是立长不立幼,立嫡不立贤,眼下听到皇帝这句话的全都是卿侯重臣,即便是日后扶苏甚至皇帝再出事,至少有这句话做保证,就能比较令人信服的推选另一位公子上台。

    “陛下,臣写好了,您过目!”苏越很快将谕令写好,吹干之后递给始皇帝过目,始皇帝几眼扫过之后递给陈旭,陈旭看完之后递给蒙毅和冯去疾,等三人都看完之后,这才说:“明日早朝,便把这份诏书发出去,同时登载于大秦都市报上通行天下!”

    “陛下圣明!”陈旭等一群王侯公卿全部躬身行礼。

    “苏府令再拟旨……封扶苏母亲郑氏为皇后,立为正宫夫人,皇后所属卫尉、少府、少仆等署卿,暂由少府筹备任命,报朕审阅,皇后所属开销,每年暂定五百万钱,由少府开支,皇后所属仪仗,皆有礼部承办,一切从速完备,不得迟误!”

    “臣等遵旨!”这一道圣旨虽然突然,但却顺理成章,既然立太子,必然会立皇后,这也是古礼,或者从严格的古礼来说,应该先立下皇后,再立下太子才是正确的顺序。

    两份圣旨出炉,预示着大秦终于有了正式的储君和皇后。

    陈旭松了一口气,这历史一旦被强行扭转到位,瞬间就变得通畅起来。

    始皇帝先后两次被他用五毒舒魂水和鬼门十三针加一粒旷世难求的培元丹硬生生逆天改命,清醒过来之后立刻就立下太子和皇后,这已经与曾经的历史完全不一样了。

    最主要的是胡亥已经没有登基当秦二世的任何机会,取而代之的是长公子扶苏。

    而扶苏登基,将来子婴也就有了名正言顺立为太子的机会。

    始皇帝虽然清醒过来,但所有人都不敢大意,因此也都不敢在寝宫呆的太久,拿到诏书之后,一群皇族和卿侯重臣都潮水一般退出紫宸殿。

    陈旭得始皇帝临时授赠天子剑,全权负责一切安排,所有官员禁军全都要听其指挥,违令者斩。

    消息一出,皇宫震动,无论皇族还是卿侯禁军皆都在陈旭的安排下开始井井有条的行动起来。

    赵威带领少府官员安排嫔妃公子公主等各自回宫歇息。

    冯去疾负责统御百官出宫安排即将到来的早朝事宜。

    陆嚣负责封闭城门,深夜抓捕所有参与谋逆的禁军和重臣卿侯,凡是重要参与者一个都不能走脱。

    蒙毅负责安排监审赵亥申公兖等一群参与谋逆篡位的卿侯。

    火枪队留在宫中防卫,因为始皇帝已经不太信任卫尉禁军了,整个紫宸殿所属区域,除开玄武卫之外就只有两千海师陆战队员。

    “多谢太师,扶苏感激不尽!”

    熙熙攘攘一番安排妥当,灯火通明的紫宸殿随着人群大量散去很快变得安静下来,陈旭再次去寝宫探看始皇帝,此时始皇帝已经被一群御医太医安置妥当,于是也便没有打扰,带着虞无涯和水轻柔王青袖等人准备出宫回太师府歇息。

    一直守候在紫宸殿门口的长公子扶苏赶紧迎上来躬身行礼。

    封为太子的事眼下他已经知晓,因此对陈旭自然充满了感激和敬意。

    “公子无需客气,国不可一日无君,臣也不想日后皇宫重蹈覆辙,眼下所有事都已经安排妥当,臣也暂时回府休息一下,皇宫内就请公子多加小心,明早,朝堂见吧!”

    “是,扶苏送太师出宫!”扶苏赶紧接过旁边宫人手中的一盏灯笼前面引路。

    “太师,公子!”沿途经过,一路都有宫人内侍宦官禁军沿途躬身礼让。

    对于今夜发生的事,对于他们来说完全就像做梦一般,一个个看陈旭的眼神充满了极度的恭敬甚至是卑微。

    活死人,彻底坐实了清河侯是仙家弟子的身份,以后再有没有任何人胆敢质疑。

    “陈旭,本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就在走出皇宫大门的时候,一群玄武卫正押着赵亥胡亥等人与刑部令阴戊的禁军进行交接,看着陈旭和扶苏两人有说有笑的出来,披头散发的赵亥厉声大吼。

    陈旭站住,看着这一群昔日锦袍玉冠权势滔天的王侯公卿,片刻之后忍不住摇头对扶苏拱手说:“公子请回,告辞!”

    “太师请!”扶苏赶紧拱手。

    “哈哈,我当不成皇帝,你们谁也别相当!”

    就在两人拱手作别之时,一群禁军当中一人怪叫着冲出来,披头散发在灯笼和火把的映照下看起来格外狰狞,正是胡亥,其手中不知何时竟然多了两把手枪,说话之时已经抬起,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陈旭和扶苏两人,相隔不到三丈距离。

    “恩公小心~”虞无涯本来落后陈旭和扶苏两三丈远,惊呼之时起步,但却已经晚了。

    而水轻柔、夏子衿和王青袖三个女人则落后更远,此时还在说笑讨论女人和孩子的话题。

    至于一群护卫,因为不便听陈旭和扶苏之间的说话,更是前后散开七八丈远,根本就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砰~”

    “砰~”

    胡亥手中两把单发手枪几乎同时激发,伴随着两股火光从枪口喷出,陈旭只感觉被一根烧红的钢钎通入了右腹,眼前一黑便痛哼着栽倒下去。

    而几乎同时,与他几乎面对面的扶苏也同样惨叫着翻滚在地。

    突如其来的变故一下让皇宫门口乱作一团。

    一群禁军和玄武卫在惊恐之中一拥而上将胡亥扑倒在地。

    “恩公~恩公~”虞无涯一个箭步落在陈旭身边将陈旭抱起来,却看见一股血水从陈旭腹部汩汩而出,瞬息之间已经染透大半个身体。

    “夫君~”水轻柔和王青袖几乎同时也扑上来,脸色已经惊吓到惨白的地步。

    “快传御医!”有内侍大吼。

    “鸣号,速去通传陛下!”

    “快去太医院……”

    迷迷糊糊之中,陈旭在各种惊呼嘈杂和来回摇晃颠簸之中,感觉到自己越来越冷,四周越来越黑,各种声音也越来越远,那一声声夫君和恩公的呼唤,就像来自于虚无缥缈的天外,灵魂便在这寒冷漆黑和缥缈无定之中迅速往无尽的深渊沉落……沉落……

    直至彻底陷入昏迷之中。

百度搜索 帝国吃相 爱搜书 帝国吃相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帝国吃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牧尘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牧尘客并收藏帝国吃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