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谢宝清耐着性子道:“我是本地父母官,有监察上报之权。”

    王越想了想道:“您看这样行吗?帮我向朝廷提交个筑城申请。试试看,能不能批下来。”

    就明末这官场,他估计比天朝还扯皮。一圈程序走下来,起码要几个月,那时候这城都筑好了。也拥有强大的火力和完善的防御设施,城内还能自给自足,谁来了也不怕。

    谢宝清觉得好笑道:“你一个秀才,连申请的资格都没有,何况本官也没有理由申请筑城。”

    “那没办法了,批不批这城还是要筑呀,不筑城这些原灾民就要闹事了。”王越耍起了无赖。他早看出这谢大人是个怕惹麻烦的主,乱子越大越怕。

    “你,你这是要挟本官。”一听说灾民要闹事,谢宝清的青筋都气的突突直蹦。

    王越看他被自己唬的脸都青了,赶紧道:“大人,大人,您别和我置气。你看这样行吗?”

    “您就如实上报!这样说,兹有义士王越王思华,不忍灾民疾苦,愿散尽家财以助灾民。概因灾民风餐露宿,身无片瓦,周围狼群野兽众多,朝不保夕。王思华每日所见灾民惨像,泣不成声,遂组织灾民奋力筑城以防猛兽。望朝廷体念民生疾苦给予批准筑城。”

    又在瞎摆呼,不过只能这样了。这家伙铁了心要筑城,自己也是如实上报,而且这灾民也是实情,估计朝廷也会考量的。

    再说这里是京城地界,王思华就是想图谋不轨,也不会选这里呀?朝廷十多万大军根本不是朝发夕至了,这个地方就在大军的包围之中。要在这里起家造反,除非脑袋被驴踢了。

    这个可能性被谢宝清直接排除了。

    谢宝清道:“那我就如实上报,你也要约束那些人不可轻生事端。”

    王越一听,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他现在算是半合法了,可以放手招人搞建设了。

    “多谢,多谢谢大人。”王越做感激涕零状。

    “咳,咳!”张子筠轻咳着,眼看着天花板道:“怎么就只谢谢大人呢?”

    “啊!”王越被她搞的一愣,赶快也做感激涕零状,拱手谢道:“多谢二小姐成。”

    张子筠“噗呲”一笑道:“行了行了,我看你鬼模鬼样的折腾半天,觉得特别好笑。不就是想买块地筑城吗?那些灾民真是太苦了,你能将他们妥善安置,我也很高兴。这件事我会支持你的。”

    这女子心地真是善良单纯,也让王越有些感动。

    谢宝清站起来提议道:“好了,我们也说的差不多了。二小姐,不如我们出去参观参观如何。”

    张子筠欣然道:“我早有此意。这里到底是怎么用七八天时间建起来的?”

    王越笑着道:“那我就带两位参观,不过我建议还是乘坐我们的交通工具,这样方便参观!”

    “哦?什么交通工具?”张子筠好奇的问。

    这是一辆白色的路虎揽胜,被王越选做自己的座驾。

    这车子的外观就把他们震住了,和他们那种木制的轿子一比,轿子可以当破烂扔掉了。

    这车子看着就如一件精致的艺术品,这么漂亮的车子张子筠从未见过。她不禁轻轻的抚摸着车身,发现这车身竟然能光滑到反射出人影,这让她爱不释手。

    她回头问王越道:“这,这是车子?”

    王越笑的很灿烂,点着头说:“没错,这就是车子。”

    “真是太漂亮了。”张子筠由衷的赞叹:”可是它如何行走的呢?”

    王越打开前车门,很绅士的邀请道:“二小姐,请上车。”

    车内的设施也吸引了她,不由自主的就上了车。

    王越再打开后车门,邀请道:“谢大人请。”

    谢宝清看了半天,只觉得这车子很是不凡,身是铁,亮晶晶的,还是玻璃窗户,这价值千金也不为过。

    见王越邀请他,也欣然上车。

    然后王越也上了司机位置,先教东张西望的两人系上安带。之后插入钥匙发动汽车,切换D挡,轻轻松开刹车,车子就向前轻轻滑去。

    一见这漂亮的车子要走,荷香赶快追上去大声呼道:“小姐,二小姐!”

    王越一踩刹车,看了看张子筠,眼神中充满疑问。

    张子筠向他歉意的笑了笑。

    荷香在车窗外,一边往里看,一边哭丧着脸道:“二小姐,我一个人怕!”

    王越无奈的回头对谢宝清道:“大人,你不介意那位姑娘坐您旁边吧?”

    谢宝清有心说成何体统,又不好意思薄了张家人的面子,只好说:“啊,不介意!”

    王越向荷香招招手,指了指后座。小丫头很伶俐,刚才看到他们怎么上车的,绕过去打开车门就进来了。

    一上来就破涕为笑,正准备咋呼两声来表达自己的兴奋,一瞄旁边严肃的谢宝清,立刻安静了。

    王越教她系好安带,继续启动汽车。

    张子筠知道自己的丫鬟什么性格,怕,估计是假的,喜欢这车子应该是真的。不过二人形同姐妹,也只好由她去了。

    车子缓缓行驶,张子筠前后左右看看,还是找不到车子能动的原因。

    这车子真舒服,又不颠簸,声音又小到快听不到,内饰简洁美观,令人心情舒畅。

    她忍不住问王越:“这车子怎么自己会走?”

    王越笑着回答道:“因为有发动机带动车轮。”

    “发动鸡?那是什么鸡?竟能推的动这铁车子?”王越的回答让她仍然无法理解。

    王越已经不知道听到多少这样的问题了,所以也没笑她,解释道:“不是公鸡母鸡的鸡,是机关的机。你可以理解为一种机关。”

    张子筠赞叹道:“世间之大无奇不有,竟然有如此精巧的机关。”

    王越道:“这是科学!”

    “科学?”她只听说过儒学,佛学,理学还没听说过科学。

    谢宝清忍不住问:“科学是什么?”

    王越答道:“科学简单的说,就是研究世间万物运行规律的学问。为什么天会下雨,为什么有闪电,我们生活的大地是什么形状的?有多大?我们离太阳有多远?怎样把天上的闪电利用起来造福人类。都可以用科学解释的通。也能用科学实现!”

    张子筠听的心驰神往,指着车内的导航仪和指示灯问道:“这就是你说的电?”

    王越赞道:“二小姐冰雪聪明!”

    人类已经把天上的闪电收为己用了,从车内那些闪着光的灯,已经证明人类对电已经做到了收放自如的地步。

    车内的大明人士,已经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还是荷香无忧无虑,突然惊叫道:“小姐快看,那个推土的车子。”

    推土机的声响是够大的,咆哮着在那里推来推去。

    张子筠也奇怪这车子怎么不拉人也不拉货,问道:“那是什么车?”

    “推土机,用来平整地面的。它后面的那个是压路机,用它把地压实!”王越解释道。

    “你是从哪里搞来这些奇奇怪怪的车子的?”张子筠下意识的问道。

    “哈哈,刚才说过了,秘密!”王越笑着说。

    “你!哼!”张子筠气的把头一扭。

    王越看了她一眼,道:“打死我都不会说的,作为补偿我弄首歌给你听。”说着就找歌。

    张子筠被他的话吸引了,还有歌?他唱?还是说有戏班子?”

    王越选了半天,选了首《但愿人长久》觉得这首应该适合古人。

    优美的音乐和歌声在车内飘荡起来,三位大明人士又被震住了。这样的立体声音响,无损音乐,根本不是戏班子能比的,何况是王大牌那清亮的嗓音。

    一曲完毕!谢宝清赞叹道:“人说余音绕梁三日不绝,诚不欺我啊。世间还有如此美妙的音乐!”

    张子筠也赞道:“原来《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还可以这样唱,还如此好听。”

    荷香却道:“咦,怎么没有了,我还想听。”

    王越一听,得!听上瘾了。我还是别选了,随便放点吧。啪啪啪点了好几首,《千年等一回》《月亮代表我的心》《无语问苍天》《画心》尽量符合古人口味的。

    这对现代人来说,这是老歌呀!但对大明人士来说,这是一道道声乐大餐。

    三人都不说话了,被吸引之后,又沉醉了。

    看着车窗外忙碌的工地,却一点杂音也传不进来。

    本来他们还准备下去看看的,这歌声让他们舍不得下去,因为太享受了。

    绕着这座新城缓缓的驶了一圈,王越将车子停下,车上的人还是没有下来的意思。

    荷香突然说道:“车子怎么停了?”

    “看完了呀!”王越无奈的道。

    “这车子只能走这么快吗?还没马车快。”荷香觉得这车的速度也就是牛车的速度。

    靠,老子为了让你们看清楚点,还被鄙视了,这个场子必须找回来。

    王越发动汽车,向北门开去,因为北门是去郊区的,人少。城中没有开的太快,但也比刚才快多了。

    “哎,快了,比刚才快了,呵呵。”荷香兴奋的道。

    一出了北门,车子像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车后一阵烟尘。

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明钉子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九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祯并收藏大明钉子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