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王越的慷慨让大家热络起来。

    “不知将军这是要去往何处?”王越问道。

    董用文正在那里端详着手中的玻璃茶杯,感叹着此地的富裕。

    闻言道:“我接到兵部的调令,前来京师勤王,今天要进城交令。”接着问王越,“你在京师这里可知现在的战况?建奴打倒哪里了?”

    王越道:“我只知道鞑子已经突破喜峰口和独石口,攻破延庆附近数个州县军堡,由昌平北路经天寿山而来,下一个可能将攻打昌平、顺义。”

    董用文皱着眉道:“昌平有失,德陵不保啊!建奴离京师不远矣。”

    “将军应速去交令,为朝廷出力啊!”王越很忙的,没多少闲工夫陪他们。

    董用文看了看他,笑道:“本军一路赶来,人困马乏,晚一点再去不迟。”

    王越心道:还不是磨洋工吗?

    “我已经吩咐人做饭了,请各位稍等片刻。城里事情比较多,我就不陪各位了!”王越向董用文拱着手道。

    董用文他们也见这城里一片繁忙景象,所以不以为意。

    “请自便!”

    王越对王卓和李子雄道:“替我好好招待各位将军。”

    说完脚底抹油溜了。

    王卓对弟弟的做派也了解,他对董用文道:“请将军稍坐片刻,马上就能开饭了。”

    董用文笑道:“好说,我见你与那王思华样貌颇为相似,你们是兄弟吗?”

    “他是我家二弟。”王卓点头道。

    “哦?弟弟领导哥哥,这挺少见。”董用文很是好奇。

    王卓笑道:“这不奇怪,能者居之。”

    “也有功名?”

    “只是童生。”王卓道。

    董用文又看了看李子雄问道:“我看这位样貌斯文,也是读书人了?”

    李子雄抱拳道:“在下也只是童生。”

    董用文看了看自己的军官,笑着道:“哈,你们看看,人家了都是读书人。”

    他又问王卓道:“怎么不继续考功名?却做了团练。”

    “国家动荡,内外交困,民不聊生,怎能安心读书?是以掷笔从戎!”王卓沉声道。

    王越经常在团练之中的讲话,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认同,影响了很多人,其中广播站播放的内容也起到很大的作用。

    “你们可以来我军中效力啊,就凭你们读过书,我最少能帮你们争取个千总。这可是经制武官,不是团练可比的。”

    董用文见他们行走坐立颇为干练,而且又是读书人,就起了爱才之心。实际上爱财更多一点,这王家是大财主啊!如果他们成为自己的部下,助饷之事还用提吗?

    陈德勇附和的笑道:“将军真是爱才心切啊!”

    王卓和李子雄对视一眼,觉得有些好笑,什么叫不自量力,这就是了。

    “将军,我们自由散漫惯了,受不了军中约束。”王卓拱手谢绝。

    董用文暗道:扯淡!我怎么没看出你们是自由散漫的人?行走坐立都一板一眼。

    王越要求军人就要行如风,坐如钟,立如松。

    又闲聊了会儿,菜上来了,不算精致,但肉管够。

    一众明朝军官一看鸡腿、鸡肉、鸡翅、鸭肉、猪肉一盘盘往上摆,立刻两眼放光,平时过年也吃不到这么多肉啊。

    这些冷冻肉,王越还真不缺货。

    王卓招呼道:“各位不要客气,请了。”

    这些军官们立刻就迫不及待的吃上了。

    “好,今天兄弟们可算开了荤了,可惜没有酒呀!”董用文拿着一只卤鸡腿吃的满嘴流油。

    王卓笑道:“军中不能饮酒。”

    董用文一想也是,酒气熏天的去交军令是不好。

    王越此时当然没有去忙公务,现在每一项工作都有人负责,不需要他操心。

    今天说好的,在张子筠这儿吃火锅,正宗的铜火锅,烧木炭那种。

    就算是英国公府也不能随意吃上牛肉,一年都难得几回。而张子筠是个爱吃牛肉的,所以王越给她冰箱里长期准备着大量的平遥牛肉。

    今天就是吃牛肉火锅,因为做火锅简单,所以张子筠跟荷香想吃火锅的时候都是自己弄。

    王越给她们弄了个冰柜,里面油炸豆腐、粉条、日本豆腐、腐竹、干木耳、银耳、香菇、土豆、芝麻酱等等。生牛肉,大虾冰箱里有冷冻的。需要的蔬菜让荷香找李秀芳从小食堂拿一点。

    今天王越还弄了点香菜和蒜苗来,这种菜食堂是不提供的。

    王越坐在沙发上,用筷子翻着火锅中的牛肉,见张子筠也在给荷香帮忙。

    问:“你怎么不多带几个丫鬟来?”

    据张子筠说英国公府上百号丫鬟呢。

    张子筠一边分拣着木耳一边道:“我见你这里房子紧张,就没带了。”

    接着她又笑道:这里也没那么多事情可做,又不需要烧水做饭,很方便。”

    王越打趣道:“你这不是在做饭吗?”

    “做火锅很好玩啊,自己动手更香。你闻闻,这牛肉多香!”张子筠使劲闻闻很陶醉的样子。

    王越觉得这是个热爱生活的女人,他喜欢这样的女人。

    他不由自主的伸手,摸了摸张子筠那白玉无瑕的面颊,张子筠打开他的手,紧张的看了看身后的荷香。见荷香没注意,恶狠狠的瞪了王越一眼。

    王越浑不在意,对正在切土豆片的荷香道:“荷香,你去把徐小姐也请来吧。”

    “哦!”荷香看了看张子筠,见她点头,就出门去叫徐婷真。

    “婷真是因为知道你要来,才回避的。”张子筠道。

    “她被滞留在这里,每天担心受怕的也怪可怜的,一起吃饭能热闹些。”

    王越说着就把张子筠拉过来,把她搂在怀里,对着她的红唇就亲了下去。

    张子筠也不甘示弱热烈的回应的,直吻的娇喘连连。

    吻罢,她锤了王越一下道:“大白天的也不安生。”

    王越笑着道:“这叫真情流露!”

    “歪理。”

    正缠绵着,徐婷真到了。

    两人立马分开,正襟危坐。

    王越清清嗓子对徐婷真道:“我都听子筠说过了,徐小姐近日受惊了,所以请徐小姐来吃个饭,以表歉意。”

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明钉子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九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祯并收藏大明钉子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