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非常感谢各位新老朋友的推荐票,继续满地打滚求推荐票求收藏了!)

    张英排正好在第一排,他举着步枪瞄准前一排的白甲兵“砰!”就是一枪。他没有瞄准头部,因为距离太远,所以打的胸部。

    因为距离的关系,他也看不清枪击效果如何,只是看见那白甲兵已经倒下了。

    又瞄准一人,“砰!”又倒下一个。他对自己的枪法,甚是满意。

    “嘿,这比打靶过瘾多了。”一班长陈再明说着,“砰!”开了一枪。

    “可不是嘛,这些鞑子这是在送死啊!站的这么密集也太容易打了。”张英摇了摇头说完,“砰!”又开了一枪,竟然没打中。

    “他NN的,放了一空枪,再来!”

    第一排的团练士兵打的热火朝天,后三排的看的眼馋。

    二排长有点忍不住了,道:“张英,你们排也过瘾了,和兄弟们换换吧?”

    “你和连长说,和我说没用,我不能私自和你换。”张英说着“砰!”又一枪。

    “团总怎么下了个这样的命令啊?我们一起开火把他们都突突了,不就完事儿了吗?”一名二排士兵道。

    二排长骂道:“猪脑子啊,你这个小崽子懂个什么?我们要是猛烈开火,还不把鞑子都吓跑了?他们上万人跑的漫山遍野,我们这点人怎么追?”

    “哦,排长,我明白了。还是排长高明,实在是高!”那士兵恍然大悟道。

    “是团总高明。”二排长纠正道。

    一个甲喇的人马距离团练部队二百米时已经伤亡过半了。位于后方的残余骑兵,在带队头领的命令下突然加速,准备靠速度一举突破前方阵地。

    那头领急红了眼,毛还没摸到对方一根呢,就死了这么多人,这让他忍无可忍。

    他挥舞着马刀,一马当先,奋勇地冲过来,其他骑兵或马刀,或张弓搭箭跟着打马拼命冲锋。

    刚没跑几步,那头领就胸口中弹,死于马下。

    枪打出头鸟,一时间所有的子弹都奔着骑兵而去。

    子弹在这些骑兵的胸前击起朵朵血花,不断有人滚鞍落马。

    这些骑兵最近的只冲到距离团练阵地,大约八十米远就军覆没了。

    后面的步兵一看,发一声喊扭头就跑。

    王越目测大概就剩三四百人了,笑道:“跑的了吗?”

    从他们现在的位置要跑到出发阵地,起码有一公里,这成了他们的死亡之旅。

    随着枪响,陆续有子弹射中这些逃跑的清兵。

    阿巴泰的心在滴血,一个甲喇啊!眼看着就要军覆没,他还不敢轻易的军压上去救他们。

    对方八百米内有威力强大的火炮,四百米就能对他的兵丁造成杀伤。一个甲喇没摸到人家阵地,几乎都倒在了进攻的路上,跑到距离最近的,即使马背上射箭都威胁不到对方。

    一个甲喇的损失对于大清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失败。如果自己一冲动,用剩下的八千人军突击,又要死多少人?两千?四千?他不敢想象。

    这样的损失他承担不起。

    固山额真图尔格也被这景象惊到了,刚才自己还准备率军出战的,要是那样将会损失多大?他都不敢想象了。

    “贝勒爷,您要为这些旗民报仇啊!”图尔格眼里含着泪道。

    这些可都是正蓝旗的子弟呀!

    阿巴泰眼珠子通红,咬着牙道:“等大军到了,我们一举踏平这些尼堪,杀光他们,屠尽周边县城。”

    一个甲喇最后逃回来不到三十人,真是太惨了。

    起点城团练部队阵地前,响起巨大的欢呼声,有人高喊:”起点城必胜!”

    “起点城必胜!”许多士兵举起手中的钢枪大喊着。

    阿巴泰听到对面的欢呼声,只觉得非常刺耳,不禁心如刀割。

    其余的清兵亲眼目睹一个甲喇,一千五百满清健儿,在自己的眼前几乎被屠尽,一个个直恨的咬牙切齿,恨不能扑过去喝敌人的血,吃敌人的肉。

    “贝勒爷,您下命令吧!我们不怕死,我们要为兄弟们报仇呀!呜呜!”这个固山的兵丁部都是正蓝旗的旗民,刚才死的都是他们的亲人兄弟呀。

    阿巴泰被这些人的情绪感染,有些哽咽道:“图尔格,安抚住他们。告诉他们,大清的勇士不会白死!”

    固山额真图尔格也知道,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汉人不是说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吗?等后面的大军到齐,也就一两个时辰。不急!那些伤害自己正蓝旗的尼堪们,一个都跑不了。

    在图尔格安抚下属的时候,对面起点城团练阵地。

    王越意气风发的命令道:“命令,第六营营长王贺率领所部,去前边收拢鞑子的马匹,让他派两个排警戒那些受伤未死得鞑子,最好能抓个活口。通知第二营让出一个通道,供他们通行。”

    鞑子战败后,阵地上留下几百匹马,这都是遵照王越射人不射马的要求能活下来的,在炮火和误伤中也击中了几百匹。

    以后要组建骑兵,鞑子的马能留下的尽量留下。

    张子筠笑颜如花的传达着命令。

    刚才的战斗的时候,她的嘴巴就没合拢过,因为她觉得这不是在打仗,这是在屠杀!对,是屠杀。一千多建奴,边儿都没摸到,就几乎死光,团练们竟然毫发无损。

    这仗打的也太轻松了吧?是建奴太无能,还是团练太变态?

    这个问题她还没整明白,因为她不知道,朝廷的军队为什么总是打不过建奴。她没见过朝廷的军队对战建奴是什么情景,所以这个原因目前她没找到。

    孙晋勇和卢承德那比少女张子筠明白多了,尤其是孙晋勇,他可是上过战场的。

    刚才目睹了战斗的过程,按张子筠所想,这真不叫战斗,这真是屠杀。

    结论就是建奴是来送死的,团练们只不过是行刑而已,建奴一个个的被送上了黄泉路。那些行刑的团练士兵,好像连汗都没出,一点都不累。

    最变态的是,他看的清清楚楚,这些人只用了四分之一都不到的力气,轻松歼灭一个甲喇的建奴。没见那一堆的炮还没响吗?没见这么多铁车子还没发威吗?如果团练们火力开,那是怎样的恐怖?他不敢想象了。

    不管怎样,这次自己赚大发了,随便摸两颗人头回去,都是大功一件。这可都是真鞑啊!

    (欢迎加入大明钉子户书友群,群号码:670371657)

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明钉子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九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祯并收藏大明钉子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