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为敖海清等老朋友+++,感谢各位新老书友的推荐票和打赏)

    拜伊图问道:“你们怎么会中了埋伏,他们有多少兵力?”

    他猜想只有伏击才有可能击败阿巴泰,但军覆没从何说起?

    “拜伊图,我们没有中埋伏,”阿巴泰表情痛苦,“他们用两千多人和我堂堂正正对阵,结果我败了,还军覆没了啊!就剩不到三十人得脱!”

    “咣!”拜伊图惊的一个趔趄,扶住了书案。

    “两千多人对阵你们三万五千大军,只有不到三十人得脱。这,这仗是怎么打的?”拜伊图在脑海中想象不出是什么情景了,除非大军都站在那里让别人杀!

    是啊,这仗是怎么打的?扪心自问之后,阿巴泰大吼道:“这仗没法儿打!”

    见拜伊图傻傻的看着他,眼中是不信。

    他继续道:“你知道吗?他们有一种火铳可以在两里地外将人和马打碎,大部分士兵的火铳都能在三百步外,击杀身着重甲的白甲兵。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他们的火铳铅子突突突个不停啊,好像永无止境。这还不算完,他们的炮弹也一样弹如雨下,铺天盖地。他们还有几十辆铁车子,上面不但有突突个不停的火铳,而且这车子也能横冲直撞,纵横无敌。那真是碰到就死,撞着就亡啊!”

    拜伊图听的将信将疑,这种超过认知的事物突然说的太多,还真难以消化。

    拜伊图确认道:“贝勒爷,当真如此?”

    阿巴泰点头道:“千真万确,你可以问问和我一起逃回的兵丁,敌人很快就会攻过来,我们必须早做准备!”

    正说着呢,博尔洛在门外道:“禀报贝勒爷,人带到了。”

    “带进来!”阿巴泰喝道。

    博尔洛将一个人推了进来,那人头都不敢抬,跪地磕头道:“小的给各位大人请安了!”

    阿巴泰沉声道:“抬起头来!”

    那人惊恐的抬头,小心翼翼的看着阿巴泰,就像看着一头大老虎。

    阿巴泰和颜悦色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宛平县团练的哪些情况,仔细和我说说,说的清楚了有赏。”

    那人赶紧道:“小人叫姜福,宛平县人士,是巢统领手下的伍长,所以对宛平县团练略知一二。”

    他也不敢把话说的太死。

    “嗯,继续说!”阿巴泰催促道。

    姜福道:“那宛平县团练总兵叫王越,字思华,本是山西来的灾民。一月前,不知怎的,他就突然就发达了起来,在卢沟桥那里组织一帮灾民和当地百姓筑起了城墙。又用银子疏通关节,弄了个团练的名头。小的听说,上个月的时候应该有一千多人了!”

    阿巴泰又问道:“你是说他弄团练才一个月?现在还在筑城墙?”

    姜福连连点头道:“一个月前他筑城的时候,就招了一些家丁,后来才弄的团练,那城墙听说都快筑好了。”

    “什么?”阿巴泰不解的问:“一个多月就把城墙筑好了?”

    姜福怕他不信道:“您不知道啊,他筑城墙用了好多不知名堂的车子,无牛无马就能跑动。所以这事儿在宛平,县都当稀奇事儿传。”

    这下对上号了,那种车子他见过,只是不明白筑城该用什么车子。

    他又问道:“你确定那个团练只有一千多人?”

    姜福肯定的道:“没错,上个月的时候就听说有一千多人了。不过他们一直在招兵,听说银响很是优厚。”

    他也想去啊,可是他是经制军队,不是那么容易可以脱离的。

    见他不说了,阿巴泰问道:“你可知那个团练的具体情况,比如哪些人是军官?负责些什么?多大年岁?哪里人?”

    “这个小的不知,我也是听村里人唠嗑,才知道这么多的。”姜福道。

    “嗯,给他十两银子,带他下去。”阿巴泰吩咐博尔洛道。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姜福千恩万谢的走了。

    阿巴泰摸着下巴上如钢针似的胡子,在房内来回走的沉思。

    那个可怕的敌人叫王越,现在弄明白了。自己可是观察到,和自己对阵的是两千多人的军队。那就是说这王越为了对付自己,是倾巢而出了。

    有仇不报非君子,何况是血海深仇。

    那个城不管有没有筑好,也不会太大。既然你敢倾巢而出,我就端了你的巢穴,让你的父母亲人为死去的大清勇士陪葬。

    就算杀光那城之人,也不能一解我心头之恨啊!我要拿住你的父母亲人,看你还投降不投降。

    想到这里,他问拜伊图道:“速派探子往石景山方向查看,一旦发现敌军,速来禀报。”

    拜伊图问:“那大帅那里?”

    “嘿嘿,”阿巴泰一阵冷笑:“阿济格那里不忙着通知了,让他再多抢些财物吧。我要去抄了王越的老巢,他听到老巢被端,一定会回援,这样我们再从容退军。”

    第二天一早,王越派曹水明排前出开道,团练部队随后向昌平进军。

    一路所见,处处村镇变为了废墟,无数百姓惨死村头、路边、家中,天空呱呱飞着大群吃腐肉的乌鸦,地上三五成群流串着,吃死人吃的眼睛发红的野狗,一副地狱的景象。

    原来人烟众多的近村庄被毁,村民被杀,几乎十室九空。

    团练部队官兵直看的咬牙切齿,义愤填膺,清兵的暴行激起了他们莫大的仇恨。

    王越也抓紧时机宣传清军的残忍和丑陋。

    孙晋勇和卢承德出发的更早,天一擦亮就往京城赶。在王越刚刚出发的不久,二人的队伍便达到了阜成门。

    孙晋勇出示了锦衣卫腰牌,并向守城的兵丁喊话,有重要军情禀报,所以顺进城。

    一进了城,孙卢二人一边狂喊:“大捷,大捷啊!”一边往宛平县衙赶去。

    王越交代了,报捷的时候必须叫上谢宝清。

    从阜成门到宛平县衙并不远,谢宝清在县衙后堂就听到外面不知有多少人在喊:“大捷,大捷啊!”

    正莫名其妙呢,孙晋勇就径直闯了进来,道:“谢大人,速与我前去报捷!这是我宛平县功劳,也是您的功劳。”

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明钉子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九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祯并收藏大明钉子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