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听取完政训部的工作,王越又视察了兵工厂,现在那些初级技工已经钻出了枪管。

    原铁艺师傅现在的军工厂负责人高传良,拿起一根枪管对王越道:“王大人,您看这个枪管如何?”

    王越接过来摸了摸,又对着灯光看了看枪管内部,不禁道:“不错啊,都车上膛线了。你们现在做了多少根?子弹装了多少颗了?”

    高传良道:“现在做了三百多根枪管,子弹复装了五千多颗。子弹我们用台虎钳夹住,从后面敲,能打响。就是不知道这枪管合不合用,我们打算做一把枪试一下。”

    王越道:“嗯,如果实验没问题,就大量制造此枪。安排专人和场地,采用流水线方式生产。到时候枪厂的保卫工作,我安排专人负责。”

    五六式冲锋枪就是AK的中国版本,AK在各类枪械中以结构简单耐操著称,所以结构并不复杂。

    此枪和九五式相比,有利于拼刺,容易保养,方便生产等优势。威力不比九五式差,所欠缺的是口径比九五式大,所以单兵所携带的弹药比九五式要地低一些。

    宛平县起点城。

    战争暂时已经过去了,经过几个月的奋力施工,一二期居民楼和底层商铺已经可以投入使用了。

    今天是居民楼一期入住的日子,居民楼二期也在火爆售楼中。一平米一两银子的价格,按说大部分人是买不起的。

    王越弄了个首付十两就可入住,剩下的按七十个月分期付清的的政策,立刻就解决了问题。现在在起点城工作一个月最少能拿二两银子,工资高的一个月能拿十两了。所以对于一般家庭来说,也就两三个月的事儿。

    实际上这些房子确实是便宜卖了,等于王越半卖半送。以现代材料来说是亏了,按大明的价格来说却贵的离谱,京师一个小四合院才六十两而已。

    虽然按平方米是比京师四合院贵,但住户们能体会到这房子的造价不低。谁盖房子用钢筋水泥呀?能不贵吗?何况里面桌椅板凳,锅碗瓢盆,床,铁煤炉,暖气片,陶瓷卫具哪个不是值钱的东西?就是连窗户都是玻璃的,这可是京师百姓都没用上的东西呢。

    周义德家属于第一批搬进新房的住户,他们这栋楼是大户型,三室两厅,一百二十平米。

    周大娘笑的眼睛都没了:“哎呦,日盼夜盼终于住进来了,确实不错。”

    她每个房间都看了看,越看越喜欢。

    周义德往客厅靠背椅子上一坐,不满足地道:“可惜没有沙发呀,赶明儿让人做一个,那才叫舒服呢。”

    他办公室里是有沙发的。

    “你个死老头子,快知足吧,咱们这栋楼叫什么干部楼,发的用具已经是最好的了。”

    周大娘一边眉开眼笑的打量着家里的家具,一边数落着自己的老伴。

    “你呀,”周义德摇摇头道:“这才哪儿到哪儿呀,你都知足了?咱们二少爷心大着呢,好日子还在后头。”

    周大娘问道:“此话怎讲?”

    “你是不知道啊,石景山那边在建好些个大厂子,随便一个厂子都比我们起点城大好几个呢!啧啧!”周义德惊叹着。

    “妈呀,那些厂子是做什么的?”周大娘对这个名词都不熟悉,更别说厂子是做什么的了。

    周义德想了想道:“我是只管盖院墙,盖房子的,听二少爷讲是什么电厂,炼钢厂,焦化厂,化工厂。我就不明白了,炼个钢弄个大炉子,请几个铁匠就行了,也用不了好几里地那么大吧?装个几万人都够了,这要多少人去打铁呀?”

    周大娘笑道:“二少爷做的哪件事,你一开始明白过?就说筑城那会儿吧,你是天天唉声叹气,担心一个月做不完。最后怎么着?还不是提前完工了?”

    “是啊,这在以前就是打死我都不会相信的事,在我自己手里给办成了。”周义德自豪地笑着道。

    王越也弄了一套房子,主要他是想体会一下自己有一套房子的感觉,谁叫他在前世买不起房呢?而且他的别墅正在装修,大概还有二十天才能入住呢。

    这套房子已经简单的装修过了,不像别的住户只是水泥地和刷了白墙而已。

    “这房子真干净敞亮!”李秀芳欣喜道。

    王越笑着道:“娘,我们城东那边的房子比这里漂亮多了,也大多了。”

    “我觉得这里就不错了,看着就舒心。”李秀芳看完各个房间,坐到客厅的沙发上道。

    “这里是三房两厅,可住不下您那些丫鬟哦!”现在王家请了十六七个小妹了。

    李秀芳一听,又犹豫开了,现在的王家可是大户人家了,这里确实住不下。

    王妮却坚持道:“娘,我要住这里,住这里!”

    她已经喜欢上这里了。

    “好,好,我们就先住在这里,一会儿把厨娘叫过来,开火做饭。”李秀芳接着又对王越道:“一会儿把子筠也叫过来,一起吃。”

    她已经习惯了这个没过门的媳妇儿,天天和儿子泡在一起的事实。

    “好的,娘,我过去看看她们收拾完没有。

    干部楼每层为两户型,张子筠就住王越家对面。

    张子筠的房子是带门铃猫眼儿的,听到门铃声,从猫眼里看到是王越,立刻打开门道:“你收拾完了?”

    王越笑道:“我也正想问你呢,我们真是心有灵犀啊,来亲一个。”

    说着就把张子筠抱住啃起来!

    “咳,咳!”客厅里有人咳嗽。

    王越打眼一看,乐了道:“徐小姐也在呀!真是好久不见了。”

    徐婷真被他们亲热的场景闹了个大红脸,她是专门从京师跑来看张子筠的。

    实际上主要是起点城新奇的东西太多了,就是比京师有趣,所以她喜欢来起点城玩。今天正好赶上张子筠搬家,一进了这房子,她就被现代装潢俘虏了。心想,要是自己的闺房也如此整治,那该多好。

    “啊,好久不见!我是来找子筠姐玩的。”徐婷真强装镇定道。

    “欢迎欢迎!”这徐婷真也是个大美女,王越哪里能不欢迎呢?

    他接着又问张子筠道:“荷香在吗?”

    张子筠心里有点泛酸道:“在里屋呢!”

    最近王越总与荷香腻在一起,张子筠认为就是腻。

    “小荷香,在忙什么?”王越推门而入。

    “呀,姑爷!”房门的隔音效果还不错,王越的突然出现,把荷香吓了一跳。王越已经和张子筠定亲了,所以她改口叫姑爷。

    她答道:“我在看《输变电工程学》这本书呢!”

    “好,非常好!明天我们的电厂要铺设电缆了,正好用上。”王越欣喜道。

    荷香的学习能力是惊人的,王越觉得她的大脑超过了至强八核cpu,简直是自己的尼古拉特斯拉。

    荷香问道:“明天就要铺电缆了吗?可真快!”

    王越点头道:“地沟都挖的差不多了,一部分已经装好水泥板了。所以二百二十千伏和一百一十千伏电缆可以铺设了,变电站也该施工了,各厂子都等着有了电才能主体安装呢。”

    反正本时空没有那么多相关部门来管王越,他想什么时候施工就什么时候施工,当然施工安条例,他是不敢忽视的。

    “好吧,就是不知道我学的那些能不能帮上忙。”荷香心虚道。

    毕竟现在都是纸上谈兵呢。

    “你行滴!”王越继续学某星星语气,接着道:“来我们一起研究研究。”

    王越凑到荷香身边,翻着书与荷香讨论起来。

    这小丫头身上的体香还挺好闻的啊,王越有点心猿意马。荷香面带红晕的与王越讨论着输变电知识,她很喜欢这种感觉,偶尔偷偷的瞄一眼王越,心里甜甜的。

    徐婷真见王越进了荷香的房间就不出来了,好奇地问张子筠道:“难道你没过门,他们就?”

    “你想歪了。他们在研究那个电厂呢,真不知道那么高深的学问,荷香怎么一看就懂?”张子筠也尝试着学习,可惜她连荷香的尾巴都追不上,不禁有些气馁。

    “就是那个电吗?那天思华讲了一下,我就听明白了啊,不觉得高深呀?”徐婷真觉得王越那天教他们的确实不难。

    张子筠无奈的道:“我也听懂了啊,可惜那只是皮毛中的皮毛,一往深了学,你就知道厉害了!不知道有多难。”

    “比儒学还难?”徐婷真类比问道。

    张子筠笑着道:“不是一回事儿,儒学是虚无缥缈的,科学是具体的,科学的博大精深是儒学无法相比的。这是思华说的!”

    “我在荷香那里也看了一点那个数学的,的确比我们府上先生教的那些方法好用。尤其是那个大食数字,更是神来之笔。朝廷真应该借用来推广!”徐婷真道。

    张子筠叹道:“起点城有太多东西值得朝廷借鉴的了,何止大食数字。我和思华讨论过这个问题,他说顺其自然,等起点城的影响大了,一切都会水到渠成。”

    “我,我爹想问问思华,他也想做建筑材料生意,听说那个公司现在都忙不过来,所以想着能不能也参一股?”徐婷真不好意思地道。

    不止是定国公徐允祯,京师里的那些皇亲国戚也都听说了王越筑路的事。

    本来以他们对修桥铺路的认识,那就是雇人平整路面,打夯夯实路面就完事儿了。

    这样的修路工程掺和进去也没意义,那就是个纯人工的活儿,花钱雇人干就完了。

    但王越修的路就不一样了,那是需要海量材料的呀。再派人到起点城一了解情况,更不得了了,起点城到处都在盖房子。

    据在那个公司工作的工部官员透露的消息说,王越筑路两个月来,从建筑材料公司已经买了三十万两白银的材料了,而且材料还供不应求。刨除人工等费用,公司盈利十八万两。也就是说,只两个月,皇上的內帑就收入了一万八千两白银。

    王越把水泥的价格定的比较高,所以利润才如此丰厚,因为他相信水泥很快就会大行其道。

    这些皇亲国戚在惊叹王越有钱的同时,也眼红起这个生意来。

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明钉子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九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祯并收藏大明钉子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