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公元一六三七年四月六日,大明崇祯十年三月一日。王越率军回到了朝鲜京都汉阳又叫汉城,朝鲜国主李倧、贤妃携文武百官以及数万百姓在汉阳城外夹道三十里以大礼迎接,而且还鸣炮以示欢迎。

    李倧从狭小的南汉山城回到汉城。

    这个礼节可不简单,那可是古时候专门用来迎接皇帝用的。如今李倧也不知道抽了什么疯,竟然把这套大礼给搬了出来。

    按理说只要是稍微有点理智的人,都不会接受这么隆重的大礼。不过王越既不懂,也无所谓,起码他感受到了李倧的热情。

    其实李倧也看出来了,王越才是这次援朝军说了算的人。没见每次说话都是王越先开口,陈新甲等人才跟着出声吗?

    经过了一翻繁琐礼节的折腾,李倧才把王越等人迎进了汉阳城内的汉阳王宫,虽然经历了一翻战火,不过这座汉阳王宫倒是保存完好,没有遭到什么破坏。

    接待王越的地方是在迎宾殿,这是王宫专门迎接贵宾的地方。王越打量了一下,朝鲜王宫规模不大,建筑物也不宏伟,也许连英国公府的占地面积都比不了。

    走在王越身后的冯源山对李子轩道:“子轩,你说这些朝鲜人的王宫还真的不怎么样啊。原想着来王宫见见世面,却是这副景象!”

    李子轩呵呵一笑道:“毕竟是小国,你总不能用紫禁城和人家比吧,那不是欺负人吗?朝鲜是化外之民,能把王宫建成这样就不错了。”

    冯源山做恍然大悟状道:“也是,番邦小国怎么能和我们天朝上国可比。”

    王越在前面听到他们的对话,不禁摇头失笑,人家朝鲜官员可都懂汉语的,也不怕人家听见。

    不过天策军的军官都是打仗打出来的傲气,还真没把朝鲜的官放在眼里。

    从他们的对话,王越也对此时大明百姓的心态有了一个更加直观的认识。

    在王越看来,此时的大明下的心态与后世的美国佬颇有相似之处。

    虽然天灾不断,但是在对外时,却依然是有底气的。千年的儒家文化的熏陶,固然是出现了许多腐儒和思维僵化的读书人,但也同样造就了百姓们天朝国的心态。使得大明的百姓在面对外人时有着一份充足的底气在里面。

    “我们的文化是最好的,我们的货品是好的,我们的社会结构也是最好的。”这就是此时大明至公卿贵族下至贩夫走卒的心态。

    想到这里,王越不禁又联想到后世那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洋大人始终是昂然过市,姑娘们以和老外过床为荣,精英们争先恐后的往国外跑的情形一比较后心中很是不解,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呢?

    这次李倧在王宫设宴款待王越以及天策军军官们,庆祝清军被赶出朝鲜,宴席的菜肴已经不像南汉山城那么寒酸了。

    山珍海味、美酒佳肴。李倧今天的兴致非常高,他笑着举杯对王越道:“这次多亏了王大人等天朝上官鼎力相助,一举将夷狄之军赶出朝鲜,救朝鲜于水火之中。若不是母国慷慨相助,我朝鲜沦落矣!来,我敬王大人和各位上国大人一杯!”

    王越举杯喝了一口,这种低度的米酒倒是很难喝醉人。他微微一笑,缓缓道:“殿下太客气了,大明身为母国,保护藩国的安是我们应该做的。”

    礼曹书判金日光这时站起来道:“听闻国主与贤妃已经将雪珠郡主许配给了王大人,不知王大人可有定下婚期?”

    看来李倧已经向大臣们宣布了此事,只不过王越从金日光的话里听出了不对味儿。自己和王室的婚事,他一个大臣着什么急?用得着催哥们儿尽快完婚吗?

    看来他们是怕自己赖在朝鲜不走啊,过河拆桥说的应该就是这些人。

    王越轻轻放下了酒杯,对兵礼判书金日光说道:“大人放心,清兵已经被逐出了朝鲜,本官自然不日就要率部回国,不会在朝鲜耽搁太久的。”

    “哎呀,大人何必如此急着回去呢,怎么不在朝鲜多留些日子,好让我朝鲜臣民尽尽地主之谊呢。”金石严故作惊讶地道。他虽然心中恨不得让城里的明军官兵走得越快越好,但是嘴上肯定是要挽留一番的。

    “留下来就不必了,本官在国内公务繁忙,哪能长期逗留在朝鲜。”王越此时的脸上俨然一副不耐烦的神色。

    他把手一摆道:“不过我要提醒国主和各位大人,尽快做好整军备战。我军一旦退却,清军知道后很有可能会卷土重来。这次清军可是只伤了筋,没有动了骨啊。他们损失这么大,要是再次侵入朝鲜,必然会展开疯狂的报复,到那时朝鲜的损失数倍于这次入寇。”

    王越说的危言耸听,但也不是没有可能,尤其是朝鲜现在可用只军只有一万多人。如果清军卷土重来,真的可以长驱直入,直抵汉城了。

    “叮铃当啷……”

    金日光手中的酒杯突然掉到了地上,响起了一阵清脆的声音。

    “这、这可如何是好?”金日光失声叫起来。他的声音是那么大声,以至于周围的人都听到了他的惊呼。

    现在的朝鲜被清军打的千仓百孔,无比空虚。原想着王越早点走,他们又可以关起门来称王称霸,逍遥快活了。可是王越走了,清军又来了怎么办?

    一想到这个后果,几乎在场的所有朝鲜人都惊呼起来,许多人的脸上在一瞬间就变得惨白。

    王越把他们的脸色都看在眼里,心中暗乐:让你们赶我走,这下知道怕了吧?

    李倧原本喝了几杯酒后,变得微红的脸色也瞬间变得铁青,颤抖着说道:“若夷狄再来,我朝鲜可如何抵挡?”

    整军备战就别想了,新招募的军队更没有战斗力,何况朝鲜兵甲器械粮饷都是问题,这次丙子虏乱朝鲜已经被打的底掉了,已经快揭不开锅了。

    他们知道朝鲜再怎么折腾,也不是清军的对手啊!

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明钉子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九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祯并收藏大明钉子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