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王卓瞪了他一眼,喝道:“源山,休的鲁莽,司令自有章程!”

    要是让冯源山这么干,和反了有什么两样。

    王越笑了笑道:“确实不必如此,毕竟朝廷还是给了我们奖赏了嘛!谁叫我们在朝堂上没人呢?”

    李子轩仍愤愤不平地道:“司令,我们也该发出自己声音了。”

    王越嗯了一声,不置可否。他知道自己的天策军不断证明自己的实力之后,已经不甘于屈居人下了,这是实力与周边不对称所产生的。

    王越是个讲道理的人,所以为母亲讨个诰命,他是以奏折的形式进行的。

    以他们王家兄弟的功绩,这本来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所以他没有委托曹如意等人走关系。

    这是他的第一份奏折,所以亲自书写,文言文他还运用不熟练,所以文笔半文半白。

    他还没有搞清楚朝廷的奏折流程,所以把奏折写好之后,派人送到通证司,就完事了。

    其实明朝的奏折是有固定的格式的,必须用宋体写,洪武正韵,字数和纸张也有规定。

    而且奏折是由通政司先送到内阁,内阁大臣的建议会写在一张纸上,贴在奏章上面,这叫做“票拟”。之后送到皇帝那里用红字做批示,称为“批红”。通常情况下,皇帝仅仅批写几本,大多数的“批红”由司礼监的太监按照皇帝的意思代笔。

    崇祯皇帝是位勤奋的皇帝,所以大部分批红都是由自己亲笔,因此司礼监总管太监曹化淳的权利就没有他的前辈那么大了。

    但内阁票拟这个环节是不会省略的,毕竟国家大事太多,不能让皇帝一个人把工作都干了,除非是朱元璋那样的猛人,一般人真吃不消。

    王越的行书写的还不错,可惜文体格式不符合奏折要求。奏折送到内阁之后,文笔也被批评粗鄙不文,有碍观瞻。所以根据薛国观的意见,贴在这本奏折后面票拟意见当然不会是什么好话了。

    这只是一份讨要诰命的奏折,并不重要,内阁首辅温体仁没有发表意见。

    压下奏折的事情没人敢干,因为每一份奏折都由六科给事中备份的,损坏和遗失奏折可是大罪。

    薛国观等内阁的意见就是,王越之母的诰命以后再研究,让王越先将字练好,格式练好,否则如何为官?

    内阁的意见并没有太过分,崇祯也是个古板的皇帝,对官员的要求一向很高,所以在内阁的票拟上做了批红,表示同意内阁的意见。

    一个流程走下来,王越的奏折被驳回了,这另他很意外,也很郁闷。

    李秀芳的诰命,也是王卓心愿,他第一次对朝廷发了牢骚:“朝廷奖赏不公啊,我宁可不要这个劳什子的副将。”

    王越无奈地笑着道:“算了,我再想想其他办法吧。”既然正常程序走不通,那就只有让曹如意帮忙跑动一下了。走关系这门学问,古今如一。

    在王越纠结母亲诰命这件事的时候,起点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兵部尚书杨嗣昌来了。

    杨嗣昌是来颁布兵部对王卓的任命,和对天策军其他有功人员奖赏而来的。

    按说他身为兵部尚书,这种事情不需要他亲力亲为。

    最近皇帝心思越来越明显,有令他督师剿灭张献忠等部的意思。这之前,杨嗣昌希望得到王越来日率领天策军出兵作战的保证。

    大明军队的积弊,杨嗣昌最清楚不过,一句话来形容:“积骄玩,无斗志。”如贺人龙,左良玉等人,跋扈不说,军队还没什么战力。天策军出马就不一样,奴酋黄太吉都要避让,区区流寇又算什么?

    对杨嗣昌有意调天策军出战,崇祯皇帝也有了意向,天策军的军力在几次对战清军的过程中已经得到了证明,又近京畿,派天策军去剿匪作战,为国效力,这是好事。

    其实以杨嗣昌的权位,兵部一纸檄调便可,不过杨嗣昌认为自己亲临起点城,王越会感激交心,此次率部观摩,也是一个良机,一个拉拢王越的良机。

    王越与薛国观等人的矛盾他看在眼里,王越的财力和天策军的战力他同样看在眼里。

    杨嗣昌不是东林党人,王越所提的弊端,有一部分他是认同的。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像王越这样的势力却不属于朝廷的任何派别,在朝廷也缺少靠山。如果将其拉拢到自己的麾下,将来扫平流寇,自己入阁,都是极大的助力。

    对于杨嗣昌的到来,王越也很意外,这位在历史上可是坚定的对清主和派。不过在此时空,清军已经被王越打残了,失去了和谈的可能。

    杨嗣昌第一次来起点城,虽然对此地的繁华和神奇暗暗心惊,但他官宦世家出身,又为官多年,养气功夫不是一般人可比的。

    他威严地当着众天策军军官的面,将朝廷对王卓的副将任命和其他有功人员的奖赏颁布完之后,王越礼貌地邀请他到市政大楼一楼接待室喝茶。

    市政大楼以这个时代的眼光来看,奢侈到没边了。杨嗣昌却不动声色,服务员上茶退下后,他面带微笑对王越道:“听说王大人近日为母亲求请诰命的奏本被驳回了?”

    王越叹气道:“原来杨大人也知道了此事。”

    杨嗣昌呵呵一笑道:“王大人不必灰心,盖因你在朝中根基太浅,无人为你进言。你所依者仅谢宝清大人和刘遵宪大人二人而已,刘大人年纪也不小了,这两年就要致仕。谢大人升迁太快,也是独木难支。”

    王越看着他眨巴眨巴眼,没搞懂他怎么突然说起了交心话,按说自己与他的私交还没那么深吧。

    杨嗣昌从神情就看出了王越的意思,继续道:“王大人所依仗的就是天策军的战绩,从如今看来算的上平步青云了。可是在朝为官,必须交游广阔,否则就如无根漂萍。王大人在朝中上无座师,也无同年,更无同窗。如今又得罪了偌大一批东林党人,将来前途必定堪忧呀!”

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明钉子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九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祯并收藏大明钉子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