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令郑芝豹不得不和王越翻脸的主要原因,就是利益被触动了。挡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王越要动南洋这块蛋糕,就算郑芝龙在此,也要和王越翻脸。王越不但要动自己的蛋糕,还要以上官的名义压制自家大哥,叔叔能忍,婶婶也不能忍。

    领教了土包子的无知者无畏,王越冷冷地道:“郑将军,郑公子。本官敬重飞黄将军曾经打败过荷兰人,又和本官同朝为官,就不为难你们了,但你们也别太过了,须知本官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说完一摆手道:“送客!”

    郑芝豹随意地向王越拱了拱手道:“还望大人好自为之!”

    回头对郑森道:“森儿,我们走!”

    他们刚走到门口,王越突然道:“郑将军,请你转告郑芝龙,南洋不是郑家的南洋,他日若是以我为敌,可不要怪本官不留情面。”

    郑芝豹脸更黑了,重重地哼了一声,扬长而去。

    要踏足南洋,必然要和郑家起冲突,王越有这个心里准备。郑家现在是大明海域内的堂把子,尤其是南中国海,更是海上规则的制定者,肯定不会欢迎天策军海军这样不听自家招呼的外来户闯入。

    王越向郑芝豹摊牌,就是提前打个招呼。

    见他们走了,韦小亮看着他们消失的方向,愤愤不平地道:“司令,郑家欺人太甚,竟敢对司令如此无礼,为何要放了他们,应该给他们点厉害瞧瞧。”

    王越摇头道:“不可,两国交兵还不斩来使呢,我们连这点肚量还没有吗?

    冯源山在一旁哼了一声道:“真是一个粗鄙不堪的野蛮人,毫无礼数。”

    王越失声笑道:“呦呵,源山喝了几天墨水,就已经看不起粗人了?”

    众军官都跟着笑了起来,冯源山相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个粗人,冯源山被他们笑的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

    “好了,不要取笑源山了。”王越摆摆手道:“郑家的人海盗出身,不要对他们要求太高了。”

    玩笑开完,王越又说起了正事道:“关于郑家的情况,在座的海军诸位应该都不陌生了吧?”

    这些资料,海军的军官们都是看过的,韦小亮道:“司令,郑家虽然人多势众,在我军面前还不是土鸡瓦狗?他们要是敢来,我们必叫他们有来无回。”

    王越道:“自信是好事,但也不能盲目自信。不要因为一些疏忽,造成不必要的损失,所以防范工作还要加强。”

    “小亮,天津港区附近的炮台火力还要加强,各舰上的重机枪数量也要相应增加。郑家的作战方式就是狼群战术,依靠数量取胜,你们海军要针对这一点认真研究对策。”

    韦小亮等海军军官同声道:“是,司令!”

    “另外加大警戒范围,防备一切可疑船队。”王越对海军教导员朱友学道:“友学,你跟进一下威海卫的港口建设,让他们加快进度。“

    威海港建成之后,就扩大了天津港的战略空间,如果再拿下旅顺,整个渤海就被就成了洗澡盆了。

    朱友学点头道:“好的,司令!”

    海军港口建设的验收及质量监督是由海军负责的,教导员就是海军日常事务的主官。

    安排完工作,王越就让大家散了,各忙各的去。

    世上没有千日防狼的事情,对于郑家还是要敲打一番的。天津港区的军事防范虽然严密,但是郑家船多人多,大多都是亡命之徒,一旦力来攻,麻烦也很大。

    “吴公公,吴公公!”王越连声喊了几声旁边的吴直。

    吴直正在那里琢磨着,如何将郑家和王越闹翻的情况汇报给崇祯,如何措辞?派谁回去?

    闻听王越呼唤,这才如梦初醒道:“啊,王大人何事?”

    王越道:“我已派人给吴公公安排了船舱,吴公公要是累了可以在船舱休息,晚饭时会有勤务兵通知吴公公。”

    吴直马上客气地道:“那就有劳王大人了!”

    崇祯塞过来一个监军,王越也不可能无故赶人家走,面子上过得去就行了。

    再说这太监也不是毫无用处,起码是天策军与朝廷之间的纽带。而且到了地方上与地方政府的联络和沟通,与友军之间打交道还有用的着他的地方。

    虽然王越现在官拜兵部侍郎,但天策军曾与朝廷翻脸,是有前科的,某些人还不一定买自己的帐。比如说现任安庆、池州等地的巡抚史可法史大人,那可是大明的死忠。

    甲申国难,崇祯殉国,获知消息的史可法以头碰柱,据说血都流到脚上了。清军兵围扬州,史可法可是与城共存亡的,这样的人会给王越好面色吗?

    监军太监代表的是皇权,有时候比军事主官说话还管用。王越官是高,天策军够强大,也不可能见谁不顺眼就杀。

    郑家叔侄二人在天策军严密监督下,走出了军港。

    虽然被人防贼似的盯着,郑芝豹却一路走,一路仔细打量着军港内的情况,不放过一切细节。

    “三叔,这天策军的水师不好对付呀!”郑森也一样,看的特别仔细,一路上也在暗暗对比双方优势和劣势。

    郑芝豹在军港门口站定,回望港内的天策军战舰,眉头紧锁。

    过了好一会他才道:“虽然看不到多少火炮,可是这船也太大了,又身是铁,的确难以对付。”

    别的船还好说,虽然体量庞大,船舷很高,郑家的大船要是靠近了,还是有办法爬上去,因为他们是有挠钩的。

    如果是那艘十一点五万吨的成品油轮冲过来,那就彻底抓瞎了,那家伙太高了,挠钩都甩不上去。

    别说成品油轮了,那个补给舰的船舷也非常高,要爬上去也非常困难。

    郑森提醒道:“听郑联道,天策军的战舰虽然看不到有多少火炮,其实火力非常强大,而且射程很远。”

    郑芝豹道:“哼,那又怎样?他王越要和咱家争夺地盘,那就是你死我活之局,大哥必然不会忍让。”

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明钉子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九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祯并收藏大明钉子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