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徐骥是带着儿子徐尔觉来的,徐骥只是个痒生,即秀才,和他父亲徐光启差太远了。

    徐家在徐光启去世后,官面上能仰仗的也只是父亲曾经的同僚和学生的帮寸。

    出于对徐光启的仰慕,王越对徐骥还是很客气。上海徐家是农业世家,这个农业世家不仅仅是地主,而且是农业技术世家。

    所以王越邀请现年三十岁的徐尔觉,到起点城参观农业建设。

    听说了起点城的亩产和耕作模式,引起了徐尔觉极大的兴趣,表示会尽快成行。

    起点城的农业需要更多的人才加入,农业技术和优良种子也需要扩散和推广。

    满头白发的顾昌祚年纪不小了,已经六十多岁,这位可是上海县真正的地头蛇,县令唐以典是有任期的,到时间就要走人。这位上海县的首富,见面礼也相当丰厚。

    王越收了礼,然后礼貌地和他打打招呼,便把他打发给了张忠,这位老爷子也要经营起点城的商品。

    不过王越知道,过不了多久,这位老爷子可能就要对着自己骂娘了。

    因为王越要在江南收商税,这一定会触动整个江南商户们的神经。

    江南要大搞基础设施建设,就需要大量的资金,这个钱不能都让起点城出,那就只能落在商税上。王越要收商税,肯定是变相商税,否则就是给崇祯打工了。

    崇明县沈家当家人沈廷扬,是国子监监生,明末的国子监监生许多都是恩荫或者捐纳出身,无非是弄个士子的身份。

    这位沈老爷大约三十七八岁年龄,生得仪表堂堂,肤色黝黑,身材结实――一看就是饱经风霜之人,不是一天到晚在书斋读书,读得弱不禁风的文弱士子。看这摸样,大概自己也出过海,跑过船。

    “季明(字)见过王大人,真未想到王大人如此年轻!”沈廷扬嗓门不小,倒像个豪迈之人。

    “季明兄不必客气,看座!”这位沈廷扬的年纪都可以当他叔叔了,王越依然称兄。

    王越对沈廷扬的了解也是潘时仁的介绍,既然是跑海运河运的,他就来了点兴趣。

    沈廷扬拱手谢道:“谢过王大人!”

    待他坐定之后,王越随口问起沈廷扬家里都经营哪些行当。

    据沈廷扬一说,后来又查了一些相关资料。王越才知道此人不简单,这个沈廷扬不但是沙船帮的一位重要人物,而且是位船王。

    沈廷扬是苏州府崇明县人。他的出名都和明末的船只和航海息息相关。明末唯一的一次“漕粮改海”的试验就是由他提请并主持的。

    明崇祯十二年沈廷扬向皇帝呈《海运书》,表现自己意愿造沙船恢复海运。皇帝准奏后,沈廷扬筹措资金,钉造沙船。不久,沈就用沙船起运淮米,沿朱清行驶的海路北行,花了十天时间,到达大沽、天津,恢复了北洋航线。

    明亡之后,弘光元年沈廷扬上书朝廷,希望将他所拥有的一百艘用来海运的水据船添补水手,改做战船,专门用来作为长江水师使用。

    南京城破之后,他和众将统御水陆军数千、船数百,辗转抵达舟山群岛,被鲁王封为兵部右侍郎兼户部左侍郎,总督浙直水师。

    永历元年,沈廷扬率领船队自舟山出发准备反攻苏州的时候。在崇明岛外突遇风暴而大败。沈廷扬的战船翻沉于徐六径,士卒多溺死。沈廷扬被俘不屈而死。

    现在的沈廷扬拥有造船厂四家,大小沙船三百多艘,而且还有大量土地,开设商铺,经营种种实业,确实豪富。

    “王大人!”沈廷扬挫着大手道:“季明在城外看到了大人的水师战船,真是,真是…!”

    作为玩船的老手,骤然看到了现代舰船,确实有点无法表达。巨大,钢铁的,无帆自动,奇怪的外形,都是叫人无法理解的,真是不知从何问起。

    王越能理解他的心情:“本官准备在上海县建造船厂,正在寻找合伙人,不知季明兄可感兴趣?”

    王越需要技术扩散,也想培养民间造船业,大航海一个人包圆儿是不可能的,需要更多的人参与。

    这个沈廷扬有造船厂,有大批的船工,确实是个合作人选。

    沈廷扬眼睛一亮道:“莫非是造大人那种水师战船?”

    王越笑着道:“目前条件还不足,但本大人的造船厂肯定与你现在的造船厂有所不同,我的船更大,速度更快。今后当然还要建造大铁船。”

    沈廷扬一拍大腿道:“好,既然王大人看得起,那就算季明一股。不知大人可有章程?”

    “很简单!”王越道:“技术,材料及启动资金由本大人出,场地人员由季明负责。本官占股百分之五十一,季明占股百分之二十九,另外百分之二十向社会招股。”

    沈廷扬不解地问:“招股?”

    王越点点头道:“对招股,人多力量大嘛。”

    其实王越是想将民间沉淀的资金撬动起来,那些地主老财们就喜欢将银子装坛子里埋在地下,这怎么可以,必须让他们流动起来。造船厂只是一个开始,今后会大量采用这一模式。

    沈廷扬看重的是王越的官身和背后的实力,与王越合作造船厂利大于弊,沈廷扬当然不会拒绝,何况自己投入并不大,所以当场答应,对他吸引力最大的是造铁船。

    接下来的话题就谈到沈廷扬的老话题:“漕粮改海”。沈廷扬为此已经研究和推动了好几年了,如今他只是监生,还不是中书舍人,无权上书皇帝。

    所以他主要的方向就是做官员的工作,这也是他这次来找王越的目的。

    王越目前任兵部侍郎,巡抚应天。不但位高权重,而且南直隶正是漕粮的起运地。

    沈廷扬的同乡前辈朱清从太仓刘家港启运漕粮,所用的正是上海建造的沙船。

    第一年就运送漕粮四万石,最高的时候每年运粮达到三百万石,损耗小到连河运的一半都不到。更不用耗费无穷无尽的人力物力去疏浚修缮运河,维持一支庞大低效的漕船漕军的队伍。

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明钉子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九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祯并收藏大明钉子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