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王越又问道:“贼寇新败立足未稳,你军为何不主动出击?”

    刘良佐解释道:“流寇势众,末将担心不是敌手,是以据险而守,以逸待劳。”

    王越失声笑了起来道:“流寇哪次不是人多势众?官军哪次不是以少击多?要按你这么说,我们只需要数一数流寇的人数就可以跑路了?真是强词夺理。”

    刘良佐还要解释,王越挥手打断道:“我且问你,这次你军阻击流寇,杀死多少流寇?你军阵亡多少人?”

    说起这个,刘良佐有点着急了,这话该怎么编呢?

    王越见他眼珠子直晃,就知道他要编谎话,所以提醒道:“本官要真实数字,如果刘总兵谎报军情,不要怪本官对你军法处置。等你说完之后,所有军官不许离开,本官要派人去你军中核对。”

    刘良佐知道自己手下那么多人很难守住口风,只好道:“流寇未伤一人,我军伤三人,阵亡四人!”

    王越呵呵笑道:“刘总兵,你也打仗多年了。你军一万五千兵力,这点损伤,像是经过了一场恶战吗?”

    刘良佐缄口不言,这种事情明军们经常干,他又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见他不说话,王越转首问旁边的监军太监吴直道:“吴公公,临阵脱逃何罪?”

    “呃!”吴直愣了一下道:“死罪!”

    王越又问一起来的南京京营监军太监刘斌道:“刘公公是这样吗?”

    刘斌只好笑了笑道:“是啊,王大人,临阵脱逃是死罪,死罪!”

    王越一拍双手道:“那本官就执行军法了!刘公公,命你的人把刘良佐压下去,立刻斩首,以儆效尤!”

    “啊?”无论是吴直、刘斌、还是其他的明军将领,都傻眼了。

    军规明文规定,临阵脱逃确实是死罪。但是因为这一条而杀大将的,在明末绝无仅有。

    临阵脱逃的人多了去了,不但武将如此,文官也如此。大同总兵王朴,就是著名的王跑跑,他算是明末少有的因临阵脱逃被处死的将领。但是很多人跑呀跑的,一点事儿也没有,就比如吴三桂,还有左良玉。

    朝廷处置这些临阵脱逃的将领,是视情况而定的,吴三桂就是例子,人家是关宁军。

    刘良佐也被惊到了,他脖子一梗道:“王大人,你无权处置本将!”

    确实如此,王越没有这么大权利,除非像卢象升一样手持尚方宝剑。王越最大的权限也只能把刘良佐关押,送解进京,由朝廷议处,因为人家是总兵。

    王越满不在乎地道:“本官临机决断,事后自会向朝廷奏明。”

    他又对刘斌道:“刘公公,速速执行本官命令。”

    刘斌一看,这王越是铁了心要杀刘良佐呀。想一想天策军的战力,他只好硬着头皮,招呼自己手下的明军道:“来人呀,将刘良佐拿下!”

    眼看南京京营的军兵走了过来,刘良佐仓啷一声拔出腰刀,对王越冷笑道:“王大人,请恕末将无礼了!”他本就是流寇出身,大不了再反而已,他的许多部将本来就是流寇转正的。

    他的亲信副将良佐继也随即拔出兵刃。

    刘良佐见后呵呵一笑,他一振腰刀,大喊道:“兄弟们……!”话还没说完,突然只听:“啪!”的一声枪响,刘良佐大腿中弹,咕通摔倒在地。

    开枪的却是王越身边的警卫排排长岳顺,刘良佐一拔兵刃,他就已经拔枪在手了,王红武等军官也把手枪拔了出来。

    见刘良佐倒地,王越道:“本官只除首恶,从者同罪。”说着点了点副将良继佐,对刘斌道:“把他也带走!”

    刘良佐顾不上腿上得疼痛,大呼道:“兄弟们,跟他们拼了!”

    一众临淮总兵所属的将领有些不知所措,主要是事发突然,他们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而且他们现在是官身,来之不易呀,造反的成本太大了。就如袁崇焕杀了毛文龙,毛文龙的部下也没有造反类似。

    之所以没有当场击毙刘良佐,王越就是想看看有多少人铁了心跟着刘良佐。现在看来想继续当官军的人,还是占大多数的。

    副将良佐继持兵刃的手在颤抖,因为他发现其他人没有响应,这才知道自己冲动了。

    那些明军将领还在犹豫,南京京营的明军冲过来下了良继佐的兵刃,把他和刘良佐一起带走。

    这些天京营的明军跟着天策军后面,已经完服了,所以对于王越的命令毫不含糊地执行。随着咔嚓咔嚓两声,执刑的明军托着盘子过来道:“禀报王大人,行刑完毕,请王大人查验!”

    王越也不看,只是挥挥手让他们下去。王越看了看那些静若寒蝉的临淮总兵所属明军将官道:“原临淮总兵刘良佐不从号令,临阵脱逃,按罪当斩。副将良继佐企图顽抗,有反叛之意,也已经伏诛。”

    说到这里王越顿了一下道:“参将张洪秋何在?”

    “啊?”张洪秋立马跪下道:“王大人饶命呀,末将一时起意,只是想帮忙,只是想帮忙呀!”这次的事情因他而起,没想到搞的这么大,他真担心王越也拿他开刀呀。

    王越一摆手道:“起来说话!”

    见他战战兢兢地起身,王越这才道:“参将张洪秋暂代临淮总兵之职,等待朝廷的正式任命。”

    张洪秋被搞傻了,按说他才是罪魁祸首,怎么还会有因祸得福这种好事?

    对于总兵的任命权主要在兵部,然后还要上报内阁议论和报备。

    这其中兵部的作用最大,王越身为兵部左侍郎,谢宝清又身为兵部尚书,又兼着阁臣,这种操作不要太简单。

    王越只需要给张洪秋记上一份功劳,这事就水到渠成了,这次剿匪功劳太多了,只需要划拉点给他就行了。

    之所以让张洪秋担任总兵之职,是因为王越刚才观察他的脸色,看的出他已经有了畏惧之心。而且这个人已经见识了天策军的战力,以他为总兵的临淮镇军兵今后只会对天策军俯首帖耳。

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明钉子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九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祯并收藏大明钉子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