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刘斌很有眼色地提醒道:“张洪秋,还不快谢过王大人!”

    转折太大了,张洪秋的脑子都有点短路了,赶紧谢道:“末将谢过王大人!”

    王越嗯了一声道:“希望你今后能够忠于职守,为朝廷再立新功。”

    “末将尊令!”

    本来王越还以为要动用武力解决,结果意外的顺利。其实这就是大明以文驭武造成的局面,而刘良佐还不是后来南明的江北四镇之一,手下还没有自己的地盘。

    吴直作为监军太监在此事上是有发言权的,但是他也挑不出王越什么理,刘良佐的确犯了临阵脱逃之罪。

    只是王越的处置在他看来太过了,毕竟刘良佐是由流寇反正过来的,这样的人朝廷通常都会宽容的多,因为要做样子给其他流寇看。

    吴直心知肚明,自己说了也白说,王越的实力从这次剿匪,他看的更明白了。刘良佐事件充分表明,王越仍然跋扈,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和善,为了袒护手下,不惜斩杀总兵大将。

    王越要杀刘良佐有多方面的原因,与临淮镇明军和天策军的冲突毫无关系,这只不过是个引子而已。

    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江阴之屠的惨烈不下于这两地,城被屠杀者十七万两千余人,未死的老小仅有五十三人。刘良佐就是进攻江阴的主帅,那位副将良佐继就是急先锋。

    好威风的刘良佐,为了大清可谓拼死力战,江阴城下围攻八十一日,手下大将五死四伤,阵亡七万五千多人,这才拿下江阴。王越就奇怪了,这些人为什么不和清军这么拼命,杀自己人却如此玩命?这样的人留来何用,当然要杀!

    杀刘良佐也是为了震慑其他明军,最好不要招惹天策军,否则会付出不必要的代价。其实王越也是好心,免的一些无知的人自以为是。

    虽然王越的本意没有袒护天策军的意思,但是这袒护的也太明显了。天策军毫无损失,还干掉人家近千人,王越过来又把人家总兵和副将也杀了,这确实有点过了。但是天策军的士兵们却觉得,自家司令是真的把他们当兄弟了。

    王越想了想又道:“张洪秋。”

    “末将在!”现在张洪秋比乖宝宝还乖。

    王越道:“你去派人统计一下,在今天的冲突中死伤了多少人。死者每人抚恤金一百两,伤者三十两医药费用,由我们天策军支付。这些人的死伤,就算在作战中受伤和阵亡的。”

    张洪秋有些意外,明军阵亡的烧埋银子通常是一、二十两,大多数时候,这笔钱是拿不到的。受伤的更别想了,一文钱也没有。

    看了看王越的脸色,不像是假的,张洪秋道:“末将尊令!”

    王越又叮嘱道:“这些钱必须发放到死伤者手里,如果让本官查出有人克扣截流,必将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张洪秋心中一凛道:“末将明白!”

    天策军做事要有理有据,不能让人心怀怨恨。动坏心思的是明军,杀人的是天策军,现在连人家总兵副将也杀了,王越放低点姿态,让他们知道自己不是以势压人。

    搞定了临淮镇的明军,饥民转运工作的人手就更充足了。张献忠的动态继续由侦察排监视,王越带来的第五团第三营也留下来堵住张献忠有可能的回马枪,随后军返回安庆长风沙港。

    现在饥民总数已经达到三十三万,要消化这么多人,工作量不小。

    现在有了临淮镇的一万五千明军协助,天策军的压力就小的多了。

    现在原参将张洪秋对王越可谓鞍前马后,俯首帖耳了。王越私下里已经和他说过悄悄话了,如果不出意外,临淮镇总兵非他莫属,让他好自为之。

    张洪秋能不任劳任怨吗?朝廷里的事,他也是有所耳闻的,所以他认为王越所说的话含金量很高。

    但是他又觉得王越这个人他看不懂,这是他的第一印象。因为王越做事不循常理,挑事儿的是自己,结果王越把自己老大杀了,又要扶持自己当老大,这样的人能看的懂才怪了。

    虽然王越杀了一名副将,但是一名总兵下面通常都是有两名副将的,他是参将不假,可排名并不高。王越说了,谁不听从自己的命令,尽管交给他。而且这次协助转运饥民,临淮镇的明军也是有劳务费的,这钱也会经过他的手,可见王越对他的支持。

    有奶便是娘嘛,跟着自己有钱赚,自己在临淮镇明军中的威望就逐渐建立起来了。

    王越派出去实行外线包围的明军,通过几天的围捕,收获不大,总共只抓获流寇几千人,这些流寇都是打散了的。

    “哈哈哈,季明见过王大人!”沈廷扬接到消息后,立刻亲自前来,毕竟王越是应天巡抚,关系只有越走越近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王越笑了笑道:“季明兄,你的买卖来了。”

    “看到了,看到了!”长风沙港人山人海的景象,确实让沈廷扬吃惊:“不知道大人要运送多少人。”

    王越道:“二十五万人,部用你的沙船运送到上海,之后再由起点城派驻上海的人负责调度。”

    安庆至上海这五百公里内河运输就交给沈廷扬了,上海至淡水(台北)这一千一百公里的海运由天策军负责,其中五万百姓要留在上海。

    南中国海航线因为有郑家的存在,王越不打算将这个麻烦推给沈廷扬。

    内河运输是沈廷扬的老业务,但是这人数确实有点多,所以沈廷扬道:“我的船队一次只能运走三万人,跑一个来回可能要五六天,不知会不会耽误大人的事情。”

    王越摆手道:“无妨,就按这个频率运输,运费按人头算,一个人一两,每次到达上海结算一次。”

    这个路程比由山东到上海近了一点五倍,而且是内河运输,风险更小。

    沈廷扬大喜:“王大人爽快!”

    两个月内,二十五万两银子到手,确实是大买卖。

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明钉子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九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祯并收藏大明钉子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