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大家都是熟人,孙临怕他们在王越面前闹的太过,打圆场道:“大人来到南京,秦淮胜景可一定要领略一番,那才真是不虚此行呢。”

    “好,就应各位之言,同去,同去。”王越也是个旅游爱好者,秦淮河如雷贯耳,当然是要去看看的。

    既然要游秦淮,女人是不能带着的了,在机要秘书李雪珠幽怨的目光下,王越被众人拥出了门。

    其实李雪珠还不是太明白,游秦淮河的真正意义,她只是怪王越不带她一起而已。

    过了桥来到对岸就是红灯区,因为很近安步当车就可以了。

    “一会儿不要叫我大人,各位为兄,本官就充做学弟吧。”王越对他们道。

    冒襄、方以智等人都点头应是。

    按大明朝廷对在职官员的要求,是不允许逛青楼,虽然这一条形同虚设,对王越更是没有什么约束力。但王越还是认为逛青楼嘛,还是低调一点的好,不宜张扬。所以王越换了一身便装,影视道具那种,比这时代人的服装更加合身简约。随从只带了岳顺等四名警卫排士兵,不过他们还是着军装。

    由冒襄等人由石桥来到秦淮河南岸,这条街道沿河而建,通过一座座石桥与对面的街道相连。

    店铺、住家鳞次栉比,街道呈水陆并行、河街相邻的格局,建筑精致典雅、疏朗有致,街面店肆林立,会馆集聚,房屋多为前门沿街,后门临河,有的还建成特殊的过街楼,当真是朱栏层楼,柳絮笙歌。

    河上装载着茉莉花、白兰花及其它货物的船只来来往往,游船画舫款款而过。

    王越四处张望,许多牌匾上处处可见“云良阁”、“松竹馆”之类的名字,就是不见“怡红院”、“丽春院”这样耳熟能详的名字。

    王越有些迷糊,问道:“不是说这里都是青楼楚馆吗?”

    冒襄神秘一笑,指着这些用词文雅的牌匾,“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这些都是啊!”

    他们继续往前走,来到一个牌匾上写着“媚香楼”(景点李香君故居)字样的院子门口,冒襄对王越道:“就是这里了,这一家的姑娘各个才艺双绝,很有几个名动秦淮的人物。”

    媚香楼正是复社等人经常聚会的地方,该楼楼主李贞丽年轻的时候也是位名妓,为人仗义豪爽,与复社文人来往密切。

    这时的媚香楼院子后面,临秦淮河畔,一艘乌篷船刚刚靠岸。站在船头的一名手脚粗大的船夫用粗绳将乌篷船牢牢的系在岸上的木桩上固定住,随后才转头对乌篷船瓮声瓮气的说道:“姑娘,已经到了,请上岸!”

    船帘一掀,出来个十二三岁青衣打扮的打扮丫鬟,她把船帘撑着向船内喊道:“小姐,到了!”

    随后从船内走出来一位十五六岁的妙龄女子,只见她一袭浅紫色晕纱留仙裙罩身,对襟边刻丝着牡丹,胸前彩绣并蒂莲;三千绸缎般的青丝挽成一个美人髻,一对牡丹衔珠七水晶宝瓒点缀在两旁,金蕾丝烧蓝白玉绢花落在间、粉色的裙摆摇曳着美丽的光华。

    绝代有佳人,幽兰居空谷,螓首蛾眉,肤若凝脂,这女子美得脱俗,但又美的朦胧,五官、身材都完美的无可挑剔,只是眼角细微可查之下,却有一丝淡淡的忧愁。

    严格来说她不算正规的青楼女子,因为她没有办理过手续,就是没有卖掉身契,属于自由坐台小姐。

    她原名董白,家本在苏州,经营着一个绣庄,家境本来不错,不料天有不测风云,在她十三岁那年,父亲在暑天患上了暴痢,药不凑效,不久便撒手人寰。

    母亲不善经营,将绣庄交给伙计打理,母女二人花了一笔钱,在半塘河滨筑下了幽室过起了隐居的生活。

    两年之后,母亲一查绣庄的帐,不但没有一两银子,还在外面欠下大笔的债务。分明是伙计从中搞鬼,母亲却又无法把握,又气又急,终于病倒在床。

    母亲倒下,绣庄破产,债务压头,生活的重担猛地压到了年仅十五岁的董白身上,她仿佛从云端跌入了冰窖,一时间无法睁开眼睛。

    庞大的债务能拖则拖,母亲的医药费用却迫在眉睫。从小随母亲隐居世外的她已养成一副孤高自傲的性格,那里肯低三下四地向人借贷。

    一急之下使出下策,答应了别人的引荐,来到南京秦淮河畔的画舫中卖艺,改名小宛。

    来秦淮卖笑就是为了减轻家里的压力,偿还债务。虽然因为自己秀丽的容貌,超尘脱俗的气质很快名动秦淮。但她孤芳自赏,自怜自爱的性子不时就会暴露出来得罪一些客人。

    “呦,小宛来了,快快上楼,香君一直在念叨你呢。横波、玉京、妥娘她们也等候多时了。”媚香楼的老板李贞丽热情地招呼道。董小宛并不住在这里,而是住在钓鱼巷青莲居,因为她的偶像是李白,所以自号青莲。

    董小宛皱着眉头道:“李大娘,今次来的是何人?若是庸俗之人,我还是要回去的。”

    李贞丽叹了口气道:“小宛,你这个性子可要好好改改,这样何时能够还清债务?再说,大娘都已经答应人家了,指名要你作陪呢。”

    董小宛急了道:“您总是不经过我的同意就答应了人家,那些衣冠禽兽,看着就讨厌!”

    李贞丽一本正经地道:“小宛,背后骂人可不好,要是被人听见了可就麻烦了。”

    董小宛当真起来,耍着性子道:“听到又怎么样?杀了我?吃了我?”

    李贞丽见董小宛真的急了,噗嗤一笑道:“这次来的是复社的冒辟疆冒公子和方密之方公子等人,这下放心了吧?”

    “李大娘怎么不早说?”董小宛松了口气埋怨道,随即又问:“莫非张天如(复社领袖张溥的字)先生也来了?”

    在她的印象里,这些人士子虽然有才,却少财,多数时候都是跟在复社大佬后面混青楼的,即使他们自己来也是偶尔。今天点名要自己与李香君、顾横波、卞玉京、郑妥娘等名角作陪,这场面搞的有点大呀。

    “天如先生去了盛泽还没有回来。”李贞丽道:“据辟疆公子派人来通知说,会有一位新朋友来我媚楼游玩,要我们好生招待。”

    董小宛这才放心地道:“能和几位公子前来的,应该也是位才子。李大娘,我先去会一会香君她们。”

    冒襄等人邀请王越逛青楼,当然要派人提前打招呼的。毕竟王越是高官,可不能怠慢了,而且这些姑娘们也不都住在媚香楼。

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明钉子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九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祯并收藏大明钉子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