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王越目光一扫厅内的乐器,随即走到一架古筝旁,扫了一扫琴弦,丁零当啷地弹了起来,弹的正是八三版红楼梦《枉凝眉》的音乐。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此曲一出,众皆骚然。

    完不同于这个时代的曲子,却又及其有韵味,大气婉转。歌声入耳,如蚂蚁在骨髓里钻的那种感觉。王越继续唱,众人安静的听。

    古筝是最容易学的乐器,只需要一个月的学习,基本就能上手。

    现在起点城在楼双儿的带领下,已经建立了一个乐队,今后的目标是逐渐摆脱对原唱录音的依赖,所以王越也跟着学了点乐器。

    “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禁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啊……!”

    收起最后一个音时,厅内寂静无声,美好的音乐可以穿透历史,穿透人心。

    虽然王越的古筝弹的生硬,唱的还不够到位,但在座的女子们哪个不是艺术天才?只是短短的时间内,她们就已经在心里把这首《枉凝眉》修饰的更加完美了。

    王越起身笑着道:“献丑,献丑!”

    眼看王越要回归原座,李贞丽激动地道:“愿公子再赐新曲!”

    厅内五女竟然齐齐躬身不起道:“愿公子再赐新曲!”

    王越一看,靠了!有这么夸张吗?

    还真是有这么夸张,新词新曲对于她们这些女子来说,就好似武林高手的剑,那是须臾不离身的。扬名立万,争头牌,争花魁靠这些了。这也是青楼女子欢迎才子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才子可以给她们提供优质的诗词资源。

    就连冒襄、方以智等人看王越的目光都不一样了,这位王大人真是不可小瞧呀。刚才那首《枉凝眉》他们也听出来了,如果让董小宛、李香君她们来唱,必然更加动听。

    王越对众女双手虚抬道:“诸位不必如此!”

    众女坚持道:“愿公子再赐新曲!”

    王越无奈地道:“好吧,再来一曲,多的我也没有了。”他会弹的也就两三首。

    众女大喜过望,簇拥着王越坐到古筝旁,等候他再奏一曲。

    这些女人们突然这么热情,让王越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他坐定后道:“这首还是红楼梦中的曲子,就是《葬花吟》。”

    八三版红楼梦插曲杀伤力最大的,就是枉凝眉和葬花吟,所以王越也就会这两首曲子。

    婉转悠扬的古筝再次响起,“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王越唱的时候,众女目不转睛,凝神倾听,唯恐漏掉一字,董小宛甚至跟着拍子,轻轻地做着弹琴的手势。

    曲终,人却未散。一首葬花吟在这秦淮河畔余韵未消,风吹起,似乎在唱,涛声动,似乎也在唱。月不见,似乎不忍看。秦淮河上的芬芳依旧,芳心却碎了一地。

    崇拜,莫名地崇拜,众女已经化作王越的粉丝,眼睛里都是亮晶晶的。

    突然董小宛轻轻地啊了一声道:“思华,思华,莫非王公子就是《红楼梦》的作者?”

    一语惊醒梦中人,众女恍然!对呀,也只有红楼梦的作者才能将红楼梦的经典曲目演绎的如此完美,而且王越自我介绍的时候说过字思华。

    冒襄哈哈笑道:“你们现在才想起来呀?不觉得太晚了吗?”

    主要是王越太年轻了,红楼梦中的故事根本不像年轻人写的。而且王越现在是朝廷高官,如此高的级别通常都要四十往上看的。

    李贞丽说话都有些哆嗦了:“您,您就是王越王思华大人?”这不是吓的,是激动的。李贞丽也是见过世面的,尚书国公之类的她也接待过。主要是王越目前风头比较劲,事迹众多不说,还有明报给造势。

    董小宛斟了一杯酒,对王越道:“小宛敬王公子一杯。如果不是公子,流寇可能都要肆掠江南了,奴家代表江南百姓敬您。”

    在这个场合,她们还是习惯称公子。

    张献忠他们最近的时候都打到六合了,那时候的南京城里确实是一日数惊。如果让这些流寇打下南京,她们这些女子的命运可想而知。

    王越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道:“不必客气,这是本人应尽的责任。”

    众女也不甘落后,纷纷向王越敬酒,还好这酒度数不高,王越还能应付。

    董小宛看着王越好奇地道:“王公子,这些日子以来金陵城里关于你的传闻可是很多呢。有人说你身高一丈力大无穷,手持一把八百斤的青龙偃月刀,每次对阵都是率先冲进鞑子军中,杀了个七进七出,杀得鞑子人头滚滚,流寇亡命逃窜,最后斩获首级无数。是这样的吗?”

    “哦?还有这个说法?”王越闻言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一旁的冒襄和方以智等人听后也不禁莞尔。

    “世人最喜爱以讹传讹,你们连这个也信?”王越笑着摇了摇头。

    李香君嗔道:“王公子来南京的时候,小女子们还去码头接过王大人呢。”

    王越好奇地问道:“你们去接过我?我们以前认识吗?”

    “以前是不认识的。”李香君幽怨地道:“我们就是想一睹《红楼梦》作者的风采,可惜那天去接公子的朝廷官员太多了,因此无缘得见。”

    王越摆手道:“《红楼梦》不是本人所写,本人只是参与创作而已。”

    《红楼梦》到底是谁写的?这个总要有个原由的,王越这个源头是跑不了的,所以他也只能承认参与创作,有限参与。以后谁要和他探讨红学,还能一推二五六。

    “参与创作?”这话叫人难以相信。

    旁边的董小宛问道:“那《射雕英雄传》应该是公子写的吧?”

    王越点头道:“这个算是我写的。”他对《射雕》非常熟悉,别人要是和他讨论射雕,还真难不倒他。

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明钉子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九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祯并收藏大明钉子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