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上面的字迹一看就是刚写不久,落款无名,却有日期,正是昨天写的。

    字体娟秀,一看就是女人的手笔,虽写的匆忙,依然非常工整。

    王越不用多想,就猜到是董小宛写的。她的母亲,她的丫鬟,她的老妈子应该没有这样的文笔,何况昨天情况紧急,这些人也不可能有心情写这个。

    那董小宛为什么要写一首诗贴在这里?仔细看了一遍这首诗的内容,难道是写给自己的?但随即又失笑地摇摇头,太自作多情了,自己与她只是一面之缘而已。

    诗应该是写给“他”的,在董小宛彷徨无助的时候,写给心中的那个“他”。董小宛希望有这么一个“他”,能够保护她,爱护她,为她遮风挡雨,陪伴她一生。

    其实王越能够理解,董小宛和其他名妓所追求的大同小异,她们的终极目标就是能有个满意的归宿。

    王越将纸张小心地揭下,卷好之后,递给岳顺道:“小心收好。”

    这可是秦淮八艳董小宛的作品,很有收藏价值的呦,王越如是想。

    首先赶来的是卞玉京和郑妥娘,听说王越在找董小宛,她们就急急忙忙地赶来了。

    卞玉京一见王越,就急切道:“王大人,您可要帮帮小宛,小宛也是无意顶撞了朱爵爷,并非有心。”

    郑妥娘也道:“大人,小宛年轻不懂事,您和朱爵爷说说,大人不记小人过嘛。”

    她们对王越的认知是应天巡抚,朝廷高官。也许王越能与那朱统锐说说情,帮助董小宛解除危机也说不定呢。朱统锐毕竟是建安王之后,朱明宗室,应天巡抚可管不了他,人家是归宗人府管的。

    王越笑了笑道:“你们别急,先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卞玉京二人说的就更详细了,而且特别指出了朱统锐平常的为人,希望让王越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一旦董小宛落到这种人手里,肯定是凶多吉少。

    王越听完后,问道:“你们知道小宛去了哪里吗?”

    “啊,这个……这个我们也不知道!”卞玉京和郑妥娘吞吞吐吐地道。

    她们和王越并不熟,真的很担心王越也玩官官相护的把戏,那董小宛就危险了。

    王越看出来了,她们知道董小宛去哪里了。

    这时刘斌和应天知府杨宪已经赶来了。

    王越对二女说了一句,“你们确实是董小宛的好姐妹。”就迎了过去。

    王越对应天知府杨瑞道:“杨大人,你们应天知府收到过多少起,关于对镇国中尉朱统锐的控诉状子?”

    “啊?这……!”杨瑞被王越急匆匆唤来,没想到王越竟然问起这个。

    王越把脸一沉道:“杨大人,本宪问你话呢,难道你要隐瞒吗?如果让本宪查到这其中有一起隐匿不报,必弹劾你一个渎职之罪。”

    巡抚大人说的这么严重,杨瑞也不敢隐瞒,他对王越拱手道:“中丞大人,下官需要详细查阅卷宗,才能知道究竟有多少起。”

    王越点头道:“好,杨大人要详细查阅,不要放过我起案件。”

    董小宛与朱统锐的冲突,还无法治朱统锐于死地,最多只能算未遂。

    但王越从卞玉京二女的简单描述中知道,朱统锐在南京作恶多年,可能有不少案件都不是在杨瑞任上犯下的。

    杨瑞回去查阅卷宗了,王越对刘斌道:“刘公公,你们南京京营在南京常年居住,你问问下面的兵丁们,有谁知道镇国中尉朱统锐都有哪些恶迹?尤其是害人性命的恶迹,如果真实可靠,每提供一条,赏银一百两。”

    像朱统锐这样的人,受害者担心报复,不敢告发的案件应该也不少。

    朱统锐是皇室宗亲,按照法律程序,王越作为巡抚都没有权利抓捕他,只能搜集证据之后交由宗人府审理。就算宗人府受理了案件,要处置朱统锐这样的皇室宗亲,最终还需要皇帝点头。除非是罪大恶极,或者谋反,才有可能是死罪。

    所以如果王越张贴布告,通告城的受害人前来告状,并鼓动百姓们检举揭发。首先在程序上就是说不通的,那么这样的效果肯定不好。

    王越不需要多,有那么一两条有说服力的案件就行了。

    刘斌就纳闷了,这王大人和朱统锐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怎么王越还要管这个事?但银子的诱惑力是巨大的。

    刘斌道:“那杂家就问一问他们。”

    这次安庆剿匪,刘斌赚了不少银子,王越的诚信还是非常有保障的。

    王越强调道:“必须是真实的,如果谁有意虚构,本宪是要追究他们的责任的。”

    刘斌呵呵一笑道:“王大人,不用问别人,其实杂家就知道好几起了。”对于朱统锐的为人,不仅是刘斌,看不惯的人还不少。

    “哦?”王越问道:“刘公公知道哪些?不妨说说!”

    刘斌知道的还不少,大多都是广为人知的事件。

    其中就有三年前,朱统锐放火烧了旧院的赵西月姑娘的楼房,将赵西月活活烧死。当时死了不止是赵西月,还有两个侍女也被烧死。

    秦淮河上受朱统锐迫害的女子很多。如五年前,还是在秦淮河,因为一个当红的头牌陈姑娘不从朱统锐的淫威,被朱统锐在背后砍了三刀,幸好没死,可惜这个女人却废了。

    刘斌所知道的闹的最大的一次案件,事情发生在八年前。

    苦主是个经营胭脂水粉的商家,姓沈,名综,妻早亡,前几年才给个秦淮河上的妓女赎身。

    有一日朱统锐逛街,偶然间瞧见人家长得貌美如花,这心动之下,就在光天化日之下非礼人妻,结果被这家人当场喝诉。朱统锐一怒之下,指使家奴砸人店铺。

    谁知,这家店铺的伙计不少,朱统锐逛街带的人不多,所以没有占了便宜。因此他怀恨在心,在调查了这家苦主是外地人后,在月黑风高之夜,一把火烧了这家店铺,这把火还把相邻的店铺引燃,致死人命达到十九人,可谓骇人听闻。

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明钉子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九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祯并收藏大明钉子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