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再看看那位治安军士兵,胸甲上一道刀痕,切入最深处也没有砍穿,松浦九信也是一名武士,那一刀之力相当大,不过板甲是整体受力,内衬着柔软的纤维,里面还有一层防刺服,力道消去了大半,士兵只是被震得身子一晃,浑若无事。

    震惊,实在是太震惊了!

    不但是松浦九信,他的儿子松浦一郎也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

    王越很满意他们的反应。日本刀反复锻炼,其性质和中华百炼钢有类似之处,导致其锋利无匹,却易折断;

    至于盔甲就更不消说了,鬼子的“大铠”外观非常吓人,头盔上还长两根角状装饰物,叫做“冲角付胄”看上去十分威风,但究其本质,整套大铠是用竹片、皮革制作,辍以少量金属片,防护力可怜的很,和起点城生产的板甲不可同日而语。

    科学的力量不可战胜,而经过综合热处理工艺“调质”的中碳钢板甲,其防护力相当于均质低碳钢板的十五倍。

    治安军装备的胸甲厚度为十五毫米,防护力等于225毫米均质钢装甲板,即使敌方武器以九十度角的法线方向劈砍,击穿它的杀伤动能也要超过250焦耳,而冷兵器时代的打击动能在60……130焦耳范围内,以松浦九信的武勇,也不会超过200焦耳。

    冶金学上的巨大差距,使得个人的武勇,从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砝码,降低到无足轻重的地位。取而代之的是后勤、纪律、配合、组织、装备,这才是近代军队取得胜利的保证。

    这个盔甲的性能太惊人了,松浦九信将断了的刀柄随意一扔,小心翼翼地问道:“这个盔甲要价几何?”

    王越笑着道:“只要一百二十两!”

    “什么?一百二十两!”松浦九信深怕王越反悔,立刻道:“这种盔甲我要一千副!”他打算将自己的武士和亲兵都装备了板甲。

    一套锁子甲的价格最低也要三百两,那可是铁的,因为手工打造,重达二十斤以上,所以价格昂贵。

    起点城生产的板甲可是钢的,重量是十二斤,就算是卖废钢,这材料钱最低也要三十六两,成品起码要五百两以上,王越却只要一百二十两,简直是挥泪大甩卖了。

    又是一笔大单,如此下来,总定价已经达到四十七万两了,松浦九信的部属几乎已经武装到了牙齿。王越问道:“松浦君,莫非近期有大的动作?”

    松浦九信叹了口气道:“我不能看着松浦家就这样颓败下去,所以必须另谋出路。”

    说着向王越拱手道:“这次松浦九信亲自来大明,面见王大人,就是要和王大人做生意的,起点城的商品我松浦家自己来做。”

    松浦九信要自己做海贸?王越一想就明白了,其实就是走私。起点城的商品在日本已经销售一段时间了,影响力已经扩散开来,其价格、品质、性能等优势是其本土商品难以竞争的。

    因为长崎口岸是有市舶税的,如果松浦九信自己进货,商品由平户进入日本,就省下了市舶税,商品就具有了价格竞争力。

    其实松浦九信也可以联络其他商家,海船私自由平户上岸,松浦家只收取保护费,省下的那笔进贡给幕府的费用,关税依然低于长崎港的市舶税。

    如果幕府过问追究起来,松浦九信可以一推二五六,底气就是武装到牙齿的军力。

    王越笑着道:“没得说,起点城的大门永远向松浦君敞开。”

    起点城的商品谁做都一样,反正无所谓。

    以这个时代的武力系数来评估,武装之后的平户藩已经成为了区域性的军事强人。强大的武力与周边的其他势力已经失去了平衡,如果造成一丁点的冲突,就有可能发生战争。

    只不过松浦九信刚刚接触到近代武器,还没有完意识到它的真正战力如何,也许在一段时间的训练之后才能真正意识到自己的实力是何等强大,到那时就有热闹看了。

    松浦九信已经了解过了,他们松浦家是第一个从王越手里买到武器的势力,所以他觉得王越确实把他当朋友,因此感激道:“我们松浦家对王大人的恩情,一定没齿难忘。”

    王越朗声道:“要帮就帮到底,我们天策军的武器就要以我们天策军的方式来训练,才能发挥最大威力,因此我将派几名军官,协助松浦君的部众训练。”

    他就是要将松浦九信的势力打造的更强大,别看松浦九信现在只是一个小号的大名,一点雄心壮志也没有,王越就是要将他催发起来。

    “王大人真是想的太周到了,这些新式枪炮确实需要天策军来指导一番。”松浦九信道。

    王越热情地款待了松浦九信等人一行,松浦九信不便在大明耽搁太久,因为幕府对他们这些大名的控制是很严的,因此他只在上海待了一天,就前往上海取货。王越一封电报发给起点城,武器弹药将会提前送往天津。

    目前的日本被称作“天下安静”的状态,其实在四年前幕府颁布“锁国令”之后,日本国内已经发生了动荡。

    德川幕府和丰臣政权一样,对外来的天主教怀有极深的不信任感。对德川幕府来说,切支丹大名几乎是过去的西军阵营,幕府一直担心天主教信仰会被外样大名所利用来发动反幕府的一揆,进而勾结船坚炮利的南蛮人。

    政治加上宗教的双重不信任使得幕府对切支丹教的迫害日深。北九州由于是切支丹教徒的主要聚居地,更是受到了幕府的严密监控。

    1628年幕府老中土井利胜、酒井忠世“巡视”肥前国岛原郡,揆一次便用火刑烧死切支丹教徒570人。

    1630年,幕府下达了“禁教令”:切支丹教徒被勒令在两个月之内放弃信仰,否则处死。

    在寺泽广高、松浦忠信、宗义成等切支丹大名的努力争取下,“禁教令”终于被停止实行。

    但是三代将军德川家光在1633年再一次颁布“禁教令”并勒令切支丹教的主要维护者――肥前唐津24万石大名寺泽广高切腹,唐津藩随之遭到改易,由大和信贵山六万六千石大名松仓胜家入主寺泽领,开始了对切支丹教徒的残酷迫害。

    1633年~1638年六年之间被松仓胜家烧死的切支丹教徒多达一万人。矛盾变得极度激化。

    今年年底日本就会发生大规模的岛原之乱,西南诸藩的外样大名:萨摩、长洲等藩一直对幕府怀有敌意,一旦幕府无法及时的压制天草时贞四郎,那么原本在幕府残酷压制,心怀不满的的外样大名――特别是参加过关原之战的西军大名,很可能重新揭竿而起。

    因为“葵三代”时期严酷的“武断政治”遭到改易的各家大名的众多浪人们也会随之呼应――这些浪人到家光去世的庆安四年(1651)人数已经膨胀到五十万。这会估计没这么多,但是二三十万人总是有的。

    这批浪人既无收入,又被自己的武士身份所累。心中怀着怨恨,一旦有重燃战火,再取得功名利禄的机会,他们是不会放弃的。

    这些都是日本祸乱的根源,而平户藩的异军突起,必然更添变数。

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明钉子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九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祯并收藏大明钉子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