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说的好啊,纲举目张。在我看来了,凡是对国家和民族有利的事情,我就去做。这就是我的纲!不知道这么说,维斗先生明白我的意思么?”

    王越笑眯眯的回答,一点都不动气。反倒把杨廷枢给噎住了,人家这个话一点问题都没有啊。总觉得哪里不对,又找不到反击的话。纲这个东西,被文人解释了无数次。什么君为臣纲之类的三纲五常,很典型的代表。

    “眼下就有一桩事情,做成了对大明有利,不知思华可愿意去做?”张溥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陈燮听着眼皮一跳,心道这货还真的敢说啊。真以为你要挟周延儒的事情,老子不知道么?

    虽然大概猜到张溥要说什么,王越不得不问道:“天如先生所指的是什么事?”

    张溥拱手肃然道:“如今奸相在朝,野有遗贤,天如愿与思华当共举之。”

    虽然张溥说的笼统,王越也猜到了。运作周延儒入阁的事情,张溥已经操作完毕,现在他需要一个实力派来力挺周延儒。下一步就是搞倒温体仁,为周延儒让路,说穿了就是找王越做打手,树立周延儒的威望,帮助他坐稳位子,然后实施张溥的政治抱负。

    历史上,张溥就是这么干的,让周延儒做首辅,拿把柄迫其就范,按照自己说的去做,想着幕后操纵朝局,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这是个政治上幼稚,又很自以为是的人。偏偏还行事偏激,不择手段。看看他做的事情就知道了,复社成立后,驱逐顾秉谦、阮大铖是他带的头,为了周延儒重回首辅,阮大铖的钱他也敢用。现在跑来忽悠王越,拿王越的话来堵王越的嘴。

    你说对大明有利就是有利?你知道老子是干嘛的吗?老子都准备将大明这个烂摊子一锅端了。

    王越心里这样想着,似笑非笑的看着张溥,不紧不慢的开口道:“天如先生,还是不要说了。寡妇要自己再嫁不得,本就够惨了,还被一个老头子看上夺走,余生要伺候一个老不羞。可谓生不如死!王某不才,但也不屑和这样的人为伍。正所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王某行事光明磊落,小人之举,不肯为之。天如先生,你还是饶了我吧。”

    王越所说的话,在座的人都听的莫名其妙,但是在张溥听来不啻于一道惊雷!

    张溥脸上的表情,完成了从微笑期盼到煞白的过程。端坐的身躯微微发抖,上下两排牙齿,咯咯咯咯的打架,看着王越,如同见了鬼一样。这个事情,张溥本以为很隐秘,没想到王越居然知道,难不成此人有神鬼之能?

    杨廷枢也看出不对来了,张溥确实运作的周延儒复起,这个复社核心都知道。不过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操作的细节而已。现在陈燮一句话,就给张溥说成这个表情,双目中露出骇然,可见此刻张溥心中的恐惧。

    最后王越补刀道:“阮圆海曾来拜访过我,他倒是大方,给门子塞了五十两银子,这可真是个有钱人。”

    这一刀真是太狠了,生生的把张溥的老底都揭穿了,坐在那里的张溥身子一震,前后摇晃了几下,噗的一声,一口血喷了出来。杨廷枢立刻就急了,赶紧扶着张溥道:“天如,天如?”这时候杨廷枢还是一头的雾水,不知道王越话里头的含义,只能干着急。

    王越没想到这张溥如此经受不住打击,但还是端起茶杯,不紧不慢道:“天如先生,王某这个人,不喜欢别人教我怎么做事?我做事情,光明磊落,仰不愧天,俯不愧地。但是先生放心,王某还有一个人生的戒条: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杀他家。来人,送客!”

    丢下这句话,王越站起,茶杯重重的往茶几上一丢。这时候的张溥羞愤难当,直接翻了白眼,晕倒在地。杨廷枢急眼了,瞪着王越吼:“王越,你把话说清楚。”

    王越冲他微微一笑:“维斗先生,这事情不要问我,问了我也不会说。我敬佩你的人品,但是不等于我认同你的观点。”这话有点矛盾,杨廷枢听的傻了。两名勤务兵进来,给张溥按人中。

    一会张溥睁眼了,看了一眼王越如见鬼魅,赶紧抬手道:“维斗,我们走!”勤务兵扶着张溥往外走,杨廷枢赶紧跟着出去,要送张溥去看大夫。

    坐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柳如是看傻了,张溥是谁啊?复社巨擘,士林领袖啊,那可是柳如是的偶像啊。

    结果王越一番话,给他说的吐血了,还晕了过去。什么寡妇再嫁,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王大人,这,这是……!”柳如是有心想问,却不知道从何问起。

    王越道:“让如是小姐见笑了,你是不是想知道什么原因?”

    柳如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她确实很好奇。

    “你大概知道周延儒入阁是张溥私下运作的,这样的运作肯定是要花钱的,那么你知道他用谁的钱吗?”

    王越呵呵笑道:“张溥用的就是阮大铖的钱,嘴里喊着打倒阮大铖,私下里用阮大铖的钱来贿赂京里的权阉。”

    柳如是还是首次听到这样的内幕,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王越就是要打碎这些文人,在美女心目中完美的形象,继续道:“周延儒也不是什么好人,复起之前抢了一个小寡妇,正好被他的学生张溥抓住了这个把柄。张溥如此卖力将周延儒推上位,就是要让周做自己的牵线木偶,以施展自己的政治主张。这次他来见我,眼下之意就是想让我帮周延儒坐上首辅之位,或者忽悠我做他们的打手。”

    他摇了摇头道:“张溥太幼稚了,老奸巨猾的周延儒是那么好控制的吗?周这个人深恶东林一脉,他复起之日,便是张溥受死之时。”

    “没想到,没想到,他们是这样的人!”张溥复社领袖的光辉形象,在柳如是的心目中轰然倒塌。

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明钉子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九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祯并收藏大明钉子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