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在天策军海军舰队靠近的时候,那些懒懒散散的沿海防堡的清军,才终于惊愕地现,从苍茫无垠的大海上,竟有一支浩浩荡荡的大型船队前来。

    凄厉的牛角号声,高亢地响起,峰燧上也燃起了狼烟,清军用狼烟向远方示警,有敌军入袭的警报,迅速地传到了旅顺城中。

    而此时,旅顺城中的守将布颜图,正在举行一场宴会。

    布颜图是一名为满清征战多年的著名将领,隶属满洲镶黄旗,历经大小战阵不计其数。崇祯六年攻打金州时,他就作为岳托的部下,为后金军顺利攻下金州,立下了赫赫功劳。

    而在攻下金州后,清军主力撤回,只留下时为三等子爵的布颜图,率领其部,长驻旅顺。

    而整个金州,除了散布在金州城、青泥洼(大连),木场驿等处的满洲清军一千五百余人外,驻于重镇旅顺的满洲清军,则有近两千人。

    除此之外,在旅顺城中,还有智顺王尚可喜部下,时为副总兵的许尔显的汉军两千人,整个旅顺城的布防兵力,达到了近四千人。

    有这四千兵力驻守,如果没有大的战事,守卫这旅顺一地,实是绰绰有余。

    故而,在天策军海军悄然来袭之前,已经多年没有任何战事的旅顺,防备极为松懈。

    此时,在旅顺城中清军大营的官邸中,布颜图与一众满州军官,在此处,按满洲习惯,开起了烧烤宴会。

    官邸大厅之中,生着熊熊烈火,巨大的火堆上,炙烤着一只滋滋冒油焦黄诱人的牛架子,布颜图以及一众满州将领,皆按满洲习俗,席地而坐,每人都只穿着贴身短衣,手执一个巨大的黄铜酒杯,一边仰脖痛饮,一边不时用小刀割下一块烤得外焦里嫩的牛肉,塞入口中嚼得油沫直冒。

    这一众满州将领,此刻已然半醉,无上下礼仪,互相喷着酒气,不停地用满语说着粗鄙的下流话和妓院见闻,以互相取乐。

    这是一张典型的满洲女真族人脸孔,歪八字眉,下斜长眼,一张瘦长脸,嘴角下撇,下颏尖细,剃得发青的脑袋后面是两条细小油腻的金钱鼠辨。

    “听说皇上又给恭顺王(孔有德)拨了大笔的银子用于制造火器,长此以往,我满洲勇士都要成了后娘养的了。”一名喝得醉醺醺的甲喇模样的满州军官,翻着白眼喃喃而道。

    他这话在满人官兵中比较有代表性,那就是见不得黄太吉重视汉军。

    此人虽是酒话,却说出了布颜图的心里话。

    手持一大块牛肉的布颜图没有说话,他一脸的络腮胡子上,满是脏兮兮的油腻,熊熊跳跃的火光映照下,让完布颜图整张脸孔颇为扭曲,更加明显地勾勒出他脸上,那明显的不满与愤恨。

    “就是,若是这些银子用来打造重甲和弓箭,还能怕了明狗的火器?”一名面孔上有一道狰狞伤疤的满州军官,亦一脸失落地说道。

    这些留守金州的清军已经在此地五年了,还没有和天策军对阵过。

    “别说了!主子们的意思,不是我们这些奴才可以随意揣摩的。据说皇上大力投入火器,是要对付那可怕的天策军。”布颜图怒喝一声,心烦意乱地打断他们的抱怨。

    在布颜图复将满满一铜杯水酒,部灌入喉咙之际,砰的一声,官厅大堂的大门,被一个报信的小兵,猛地推开了。

    受此一惊的布颜图,一口酒来不及下咽,就呛得咳嗽不止。

    随着大门的推开,那凄厉的报警牛角号声,顿时隐约可闻。

    一众满州将领,顿是人人一脸惊疑。奇怪了,怎么好端端的,这警报怎么响起来了?

    “你这厮为何这般无礼闯入,外面又为何响了警报?!”布颜图咳嗽稍止,便皱起眉头,声色俱厉地对这报信小兵大喝。

    “布颜图大人,大事,大事不好了!”小兵一脸惊恐气喘吁吁地回答:“有,有大批明军舰队,正径直朝旅顺口方向,疾驰而来!”

    布颜图从席子上腾地站起来,细长眼缝中,两颗因为酒精刺激而血红一片的眼珠里,满是震惊到不可置信的表情。

    不是吧?整整五年了,都没有半个明军敢来金州,怎么今天竟有明军舰队前来偷袭,这些不知死活的明军,莫非吃了豹子胆?!

    “你可看仔细了,确是打的明军旗号?!”布颜图怒喝道。

    “禀布颜图大人,奴才瞧得清楚。这些明战船上,都挂有明军的日月双龙旗。”小兵大声禀道,他忽然象想起了什么,又急急补充道:“对了,这些战船十分高大怪异,还能无帆自动,奴才猜测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天策军。”

    天策军?

    布颜图的眼睛,瞬间瞪大了,旁边的一众满州将领,也是人人脸现惊惶之色。

    野蛮民族蔑视公义与道德,但绝对会畏服强者。清军与天策军的一些列战斗,早已让这些曾经不可一世目空一切的满州将领,深深畏惧并忌惮。

    听到竟是天策军来攻,整个官厅中,竟是一片令人压抑的沉默。

    清廷十多万大军都不是天策军的对手,金州地区才多少兵力?

    怎么办?

    是战,还是逃?

    不过,当逃跑这个念头在布颜图的心下,下意识泛起时,他瞬间为自已感到极度羞耻。

    若自已见明军来袭,便望风而逃,这样的行径,简直是丢尽了大清的颜面,丢尽了八旗的威风啊!

    况且,就算自已能万幸保住性命,那自已在大清国中,也只会被千人耻笑,万人戳背了,自已还有何脸面,继续在清国立足?

    完颜叶臣一声轻叹,随即迅地在心下盘算了一下自已的现有实力。

    他很快判定,现在旅顺城中,整个守城的兵力数额是四千人,若加再上城外回援的兵马,守城兵力当可达到五千人以上。

    就算天策军再强大,以这样的兵力依靠坚城守几天还是有希望的,等到盛京或金州临近诸州县派来援军,天策军也该退兵了吧?

百度搜索 大明钉子户 爱搜书 大明钉子户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明钉子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九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祯并收藏大明钉子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