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爱搜书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相比于之前石穿空出手收取宝物的时候,此刻的三件仙器之间,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被无形波动笼罩的浑然之感,彼此之间仅存着的,不过是一丝微弱至极的奇异气息。

    韩立目光微凝,单手探出,朝着距离自己最近的那块金色罗盘抓了过去。

    这一次没有任何异相发生,韩立就那么轻而易举地将那件真言门的镇宗之宝收入了手中。

    一道金光闪过之后,金色罗盘消失不见,被韩立收入了储物镯中。

    此物一消失,大殿里停滞的时间再次流淌起来。

    之前缓慢扩张的空间裂隙,几乎同时暴涨,纷纷扩大了数倍。

    两声轻微的“噗噗”声响起,枫林的脖颈处大蓬鲜血迸射而出,顿时如血雨一般洒落各处,鬼天的身躯也同样传来“咝咝”之声,股股灰色烟雾从中喷涌而出。

    当事两人根本来不及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身影就被扩张开来的空间裂隙吞没了进去。

    其余众人皆是大惊,纷纷移动身形,闪避开来。

    热火仙尊身形远远避开身旁不远处的空间裂隙,念及之前短暂的记忆心悸不已,若非韩立出手相助,此刻他的状况只怕不会比那两人好到哪里去。

    韩立顿时觉得周身一松,再去看真言宝轮时,三根时间晶丝已经燃烧殆尽了。

    他身形一闪,再次前冲,抬掌朝着那弥罗经幢抓了过去。

    “轰隆”

    可就在其手掌即将触碰到经幢之时,一阵剧烈空间波动传来。

    一道远比之前那些空间裂隙更加恐怖的黑色裂痕,自弥罗经幢和罗吒琵琶之后横亘而出,直接将半座大殿吞没了进去。

    弥罗经幢和罗吒琵琶也先后落入其中,朝着深邃的黑暗中坠落而去。

    韩立望着那巨大到好似深渊断崖一般的空间裂隙,心中叹息一声,虽然心有不舍,却也不愿冒生命危险,将真言宝轮收入体内,疯狂逆转之下,就要逃离此处。

    其眼角余光却瞥见,石穿空不知何时周身罩住了一套银黑相间的古怪铠甲,周身光芒模糊,身形一闪之下消失在了原地。

    韩立心有所感,扭头朝着深渊裂隙中望去,就见那罗吒琵琶旁,一道模糊影迹骤然浮现而出,赫然正是石穿空。

    其手掌一挥,一把抓住那银色琵琶,身影再次变得模糊起来。

    “疯子……”

    韩立暗骂一声后,不再理会他,身形一转就要朝大殿之外飞遁而去。

    在他身前,热火仙尊和苏流等人已经纷纷朝着殿外遁逃而去,只有一具外罩灰袍的白骨骷髅逆向而行,与韩立错身而过后,直奔石穿空而去。

    那位被其他灰仙称为“骨先生”的骷髅,手中骨杖灰光大亮,骤然暴涨之下化作一柄十数丈长的白骨镰刀,在虚空中划出一道巨大的镰影,朝着石穿空切割而去。

    石穿空才堪堪逃出深渊裂隙,脸色煞白,周身银黑铠甲也像是耗尽了灵气,光芒黯淡无比,别说抵挡这一击,就是躲避开来都没可能。

    只见其面上露出一抹决然之色,掌心之一截白色尖骨突刺而出,从中流出大量泛着银光的殷红血液,朝着罗吒琵琶上一抹,手指微扣,朝着琴弦上重重弹拨了下去。

    “铮……”

    一声难以言喻的尖锐声音响起。

    韩立身形刚要跃出殿门,就突然感到像是被一股无形声波击中一般,整个人就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拉扯着,停留在了原地。

    紧接着,他就感到身后一股强烈无比的空间波动传了出来。

    转头望去时,根本看不见石穿空和骨先生的身影,只能看到原本就混乱不堪的虚空,变得更加支离破碎,一个个或漆黑无比,或灰雾蒙蒙的巨大漩涡从各处冒了出来,将整个大殿彻底撕碎了。

    韩立心中苦涩不已,再想燃烧时间晶丝却也已经来不及了,其中一个方圆足有百丈之巨的灰雾漩涡急速扩张而来,如同一张吞天巨口一般,将他吞没了进去。

    他只觉得自己像是跌入了一个急速旋转的涡流之中,天旋地转天昏地暗之间,整个人好似散了架一样,就连意识也逐渐涣散了开来。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韩立只觉得脑海之中一阵尖锐疼痛,才从一片昏沉中转醒过来。

    他手掌支着身下,勉强将身子坐了起来,入手处却觉得干涩无比,手下满是细腻的粉尘。

    忍着浑身的酸疼之感,韩立抬起手掌凑到眼前查看起来,却发现视线模糊,根本无法聚焦到掌心之中。

    他重重地摇了摇头,暗自运转起炼神术,过了好一会儿,意识才逐渐清晰起来。

    其视线恢复如常后,才看清自己手上沾满了一层灰白色的粉尘,双指轻轻一搓,粉尘就微微粘合在了一起。

    他眉头一皱,将掌心中的粉尘拍散了开来,扭头朝着周围扫视了过去,在其目之所及处,满地皆是灰白色粉尘,一眼望不到边际。

    这是什么地方?

    之前被空间漩涡吸入的情景涌上心头,韩立不禁有些错愕。

    与地平线相接的天幕看起来阴沉沉的,上面似乎凝聚着一层厚实无比的铅灰色阴云,将天际线压得极低,令人产生一种天地之间不过百丈的错觉。

    阴云深处,隐约能够看到三团昏黄光芒高悬,竟好似有三个太阳一般。

    极低的天幕与周围灰白的色调,加之周围空气中弥漫着的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都令他感到十分不适,心中也生出一种分外压抑的感觉。

    韩立静坐片刻后,探查了一下自身状况,发觉并无任何伤势,但紧接着神色却突然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他赫然发现,体内一直维持着的那种与天地相合的感觉消失了,自己的身体竟然无法吸收天地灵气了。

    难道是体内灵窍被封闭?韩立心中一惊,连忙闭目仔细探查起来。

    片刻之后,他双目缓缓睁开,心中微微一松,目光却不禁变得凝重起来,他的灵窍并无异样,出问题的是他此刻所处的环境。

    在他四周的天地之中,并无任何天地灵气留存,反倒是有丝丝缕缕的煞气混杂在空气中,方才他刚转醒时还以为是自己体内煞气作祟,现在才明白过来是这方天地在作祟。

    韩立目光收敛,翻手取出一枚黄澄澄的丹药服下后,才缓缓站起身来。

    “不管如何,得先弄清楚这是什么地方……”他暗自沉吟着,双目之中已经光芒一亮,神识骤然扩张开来,朝着四面八方探查而去。

    “咦……”片刻之后,他口中轻咦一声,朝着一个方向举目望去。

    由于天幕低垂,他也只能看到一片灰白的景象,思量片刻之后,他身上遁光一亮,拔地而起,飞掠向了那边。

    大约飞掠了十数里的距离,韩立悬在高空之中,视线尽头处出现了一道模糊人影,似乎正陷在一片灰褐色的古怪区域中。

    他眉头一蹙,朝着那边飞临而去,越到近前,那人影的模样就越是清晰起来,赫然是一名身穿紫袍,卷发如雪一般的俊朗男子,却正是石穿空。

    此刻,他似乎正处于昏迷之中,整个人身上气息十分微弱,神识更是没有半点波动,身躯陷在一片冒着深褐色气泡的沼泽之中。

    韩立目光一扫,便发觉这沼泽中的煞气浓郁程度,足足是空气中的数倍之多,其在将石穿空的身体拉入沼泽深处的同时,也正疯狂的侵入他的身躯。

    若非他的腰间悬挂着的一块紫玉灵佩,在无人催动的情况下,仍是凭着自身灵性护着主人,此刻其肉身只怕已经被煞气彻底毁坏了。

    不过,紫玉灵佩毕竟是死物,在没有法力催持的状况下,根本不可能长久维系,此时表面散发的灵光已经变得十分淡薄,不消半刻中就会消耗殆尽,届时也就无法庇护石穿空了。

    在此之前,他的身躯也会彻底沉入沼泽之中,从此在这世界上销声匿迹。

    对于石穿空此人,韩立观感一般,甚至有些想要刻意疏远,这一方面是他不希望对方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另一方面则是觉得此人身份隐秘,不可深交。

    可若说是对其有什么敌对情绪,就无从谈起了。

    所以迟疑片刻后,韩立还是袖袍一卷,挥出一片青光将其身躯包裹住,试图朝着沼泽外拉扯起来。

    然而,他这一拉扯之下,顿时发觉有一股强大力量,与他拔河一般扯住了石穿空的身躯,将其朝着沼泽下方拽了下去。

    韩立心中一惊,眼中紫光闪烁,忙凝神朝着石穿空身下望去。

    方才他用神识探查时,只是发觉这里有微弱的灵力波动和较为浓郁的煞气而已,可并未发觉有什么妖兽再次潜藏。

    九幽魔瞳凝望之下,韩立目光顿时一闪,身形如电,朝着高空直掠而去。

    他才刚刚飞入高空,身下大地就剧烈震颤起来,灰褐色的沼泽剧烈起伏,一个个巨大的气泡不停冒出,朝着上方抬升起来。

    紧接着,韩立就看到身下大地分裂开来,变作了近百个方圆十数丈大小的区域,仿佛黑莲花瓣一般,层层叠叠朝着中央抬起合拢了过来。

    若非韩立提前察觉异状,逃离了开来,此刻只怕已经被吞没其中了。

    不过,他虽然避开了,石穿空却是身陷其中,眼看着就要被沼泽彻底淹没进去了。

    “这是个什么鬼东西……”韩立暗骂一声,手中便已经有剑光亮起。

    只见其振臂一挥,一道锋锐无比的青色剑气,便在丝丝缕缕金色电丝的缠绕下,朝着下方的古怪沼泽纵劈了过去。

    “滋啦啦……”

    一阵金光爆闪过后,深褐色的沼泽之中传来阵阵“咕咕”声响,继而“轰”的一声,爆裂了开来。

    韩立逆转体内真轮,身形连闪,在炸裂开来的沼泽碎片之中不断穿梭,来到石穿空身侧后,一把抓住他胸前衣衫,身形暴退而去。

    直飞出百余丈时,韩立手臂上突然传来一阵灼痛,他移目望去时,就发现石穿空的后背上居然还连有十数根粗如尾指的黑色触须,上面分裂出来了数百根纤如发丝的黑色晶丝,有不少已经爬上了自己的手臂。

    伴随着灼痛之感的出现,韩立也感受到了一股带有强大侵袭力的煞气,正顺着那些细微伤口朝着自己的体内疯狂涌去。

    他眉头紧蹙,心念一动,肩膀处就有一道银光亮起,从中闪出一个银焰小人,顺着他的手臂一划而下,落在了那些黑色晶丝上。

    其才方一接触到黑色晶丝,便张口猛地一吐,其喉咙深处便有炽烈银焰亮起,滚滚喷涌而出,顺着晶丝一路蔓延到了石穿空身上的黑色触角上,熊熊燃烧了起来。

    伴随着一阵有些刺鼻的味道蔓延开来,那黑色触角立即从石穿空身上分离了开来,朝着下方的沼泽中落了下去。

    “烧了……”韩立低喝了一声。

    银焰小人立即当空跃起,在半空中双臂一展,立即化作一头巨大无比的银焰火鸟,朝着下方俯冲而去,轰然砸入地面。

    银色赤焰立即蔓延开来,将方圆数百丈的区域都吞没了进去。

    韩立悬停高空,就看到下方地面巨震不已,竟然开始一点一点地塌陷了下去,最终形成了一个方圆数百丈的巨大陷坑。

    银焰火鸟功成身退,飞了回来,重新化作银焰小人,落在了韩立的肩头,一张小脸微微皱着,丝毫没有往日凯旋归来时的喜悦。

    “你不喜欢这里的环境?”韩立扭头看了他一眼,试探着问道。

    银焰小人连忙重重点了点头。

    “我也不喜欢,先回我体内吧,我们离开这里。”韩立笑了笑,说道。

    银焰小人立即光芒一闪,消失在了韩立肩膀上。

    韩立收起青竹蜂云剑,低头看了一眼被自己提在手上的石穿空,这才发现他的后颈一片乌黑,显然已经是被煞气入侵了。

    他眉头紧皱,寻了一个方向后便飞掠而走,远离了这里。

    韩立程开启着九幽魔瞳,寻找了一片算是安的灰白色的乱石滩,身形飞落下去。

    落地之后,他将石穿空的身体倒翻了过来,一番查看之后,就发现他身上的煞气已经郁积不少,加上之前在真言门遗迹中似乎还受了不少伤,此刻根本无法自行转醒。

    若是任由这种状况发展下去,即使不用继续吸收煞气,他性命或许未必会有恙,但肉身却必定难以保,修行大道也就算是走到头了。

    “罢了……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至于能不能转醒复原,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韩立目光微凝,喃喃说道。

    说罢,他手腕一转,掌心之中多出一枚龙眼大小,通体如墨的丹药,上面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辛辣气味,正是他之前炼制的“肃煞丹”。

    此丹炼制不易,祛除煞气的功效极强,可惜对于韩立来说却是治标不治本,一直以来只能当做控制煞气反噬的手段,消耗不少,如今也就只剩下包括这枚在内的两枚。

    略一思量后,韩立捻起那枚丹药,塞入了石穿空的口中,抬手在其喉头一按,引导着丹药落入其腹中。

    “呃……”石穿空眉头拧成了疙瘩,满脸的痛苦之色,喉头发出一声艰难声响。

    在其背后伤口处,传来阵阵“咝咝”声,缕缕黑色煞气从中升腾而出。

    韩立在一旁看了片刻,走到一边盘膝坐了下来。

    他先是查看了一下自己手臂上的伤势,见并无大碍后,翻手取出一枚仙元石握在手心中,汲取起其内蕴含的仙灵力来。

    处在这片区域之中,无法通过吸收天地灵气恢复仙灵力,就只能如此补充了。

    ……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天色很快变得昏暗起来,四周围开始弥漫起灰白色的雾霭,当中蕴含的煞气也开始变得浓重起来。

    韩立双目缓缓睁开,目光扫视了一眼四周,翻手取出一块块阵盘和阵旗在周围布置起来。

    在嵌入灵石之后,一层淡金色的半球状光幕便凭空浮现而出,将他们二人笼罩了进去。

    韩立瞥了一眼石穿空,发觉其依旧处在昏迷之中,丝毫没有要转醒过来的样子,只是紧皱的眉头略微松了一些,似乎没有最开始那般痛苦了。

    不过,其身后的伤口处,仍旧有袅袅黑烟升起,不断逸散四周。

    韩立收回目光,心有所感地朝着高空中望去,只见那浓重的阴云在夜幕下显得越发厚重,犹如天穹盖顶一般,压抑之感比之白天更胜一筹。

    阴云深处,亮着一串朦胧光芒,清冷幽深,没有多少华光,竟赫然有六轮圆月。

百度搜索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爱搜书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忘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语并收藏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