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爱搜书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对于韩立等人的交谈,黑天魔祖自然没有多少兴趣。

    他对于所看到的一切似乎颇为兴奋,四下张望个不停,半晌后,他来到深坑前蹲了下来,摸着下巴似乎在考虑着什么,突然间其身形一晃的直掠而下,落入了深坑中央。

    在那里的地面上,仍然残留着一个个房屋大小的岩石火球,黑天似乎对此很感兴趣,围着这些火球转着圈,时不时伸出手掌,做出围炉烤火之状。

    就在韩立等人正说话间,身侧不远处的虚空中,忽然又有一阵空间波动传来。

    只见其中光芒一闪,又有三道身影从中跌跄而出。

    韩立等人刚经过一场大战,此刻神经并未彻底放松下来,眼见这突然出现的几人,身上皆是仙灵力波动大盛,一副马上要搏杀一场的样子。

    那三人似乎也被吓得不轻,为首的一个浑身生有铜钱鳞片的青肤老者,周身晶光一闪,浮现出六片雪白冰晶,当中释放出阵阵森然寒气。

    其身旁一名浑身皮肤墨绿,好似树皮一样干枯的高大男子,好似对这寒气极为畏惧,连忙闪避一旁,周身青光缭绕间,身下眨眼间生出无数绿色根须,直插入地下焦土。

    另一名灰袍老者则要显得正常许多,其模样悉如常人,只是一手负后,长身而立,身上衣袍无风自鼓,当中却有阵阵金色波纹不断荡漾而出。

    就在众人剑拔弩张,即将动手之际,柳自在却突然开口叫道:

    “淮阳子,阁下莫非是淮阳子道友?”

    这突如其来的一问,不仅令韩立等人都觉得有些意外,就连对面那三人也是一愣。

    其中那名灰袍老者眉头一蹙,朝着这边仔细打量了片刻后,目光落在了柳自在身上,迟疑许久后,才一脸惊讶道:“柳自在,柳道友……当真是?”

    “正是在下,没想到我当年一别,时过境迁,竟会在此时此地重逢。”柳自在苦笑了一声,有些唏嘘的说道。

    “造化弄人,造化弄人啊!”灰袍老者淮阳子也是大摇其头的说道。

    韩立等人见状,并未立即放下防备,而是一个个神色古怪地看向两人。

    “诸位不必紧张,淮阳子道友与我是故旧,不是敌人。”柳自在当先收起神通,冲韩立等人说道。

    那名灰袍老者见状,也挥了挥手,示意身旁二人收起神通。

    于是众人这才都收敛了身上气息,走到了近前。

    “我也没想到,这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还能再见到柳道友……”淮阳子叹息一声,唏嘘说道。

    “当年于墨海仙域失踪之时,我还曾前往那边寻找过,只可惜耗费数百年,最终也是一无所获,只知道前去探索一处位于忘尘海的海底秘境,结果便音讯全无,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柳自在疑惑说道。

    “当年我应墨海仙宫一位老友邀请,前去赤蛟海沟深处探索一处秘境,不成想遭到那厮背叛,被仙宫之人设伏擒获,被罗列了许多莫须有之罪名,之后便被投入了仙狱当中,后来又辗转被封印在了岁月塔,此次遭逢塔中变故才得以脱身。”淮阳子如此说道。

    “什么……我也被囚于岁月塔中多年,竟不知道也身在塔中?”柳自在惊讶道。

    “也被囚于塔中?”淮阳子上下打量了柳自在一眼,面露狐疑之色。

    “怎么,不信我?”柳自在皱眉问道。

    “非是我不信,只是如一般修为的修士,若是曾被天庭擒获,修为不可能还保持如此修为啊,难道他们没有抽取的法则之力?”淮阳子有些疑惑的问道。

    说罢,他看了一眼身旁的青肤老者和枯树男子,三人俱是疑惑不已。

    “抽取法则之力?莫非天庭曾对们行此恶事……怪不得我看道友虽然境界犹在,修为却好似空中楼阁,有些不太稳固。”柳自在又仔细打量了他一眼,说道。

    “不止是我,当初在仙狱中的许多修士都曾遭毒手,一身凝练参悟的法则之丝全被剥离,之后便投入了岁月塔中。”淮阳子恨恨的说道。

    “说起来,当年虽然没有投于天庭麾下,可也一直与他们交好,倒也算是一个逍遥散仙,他们为何会对出手?难道的法则之丝有何特异之处?”柳自在蹙眉道。

    “若说法则之力,都是悟道修得,即便本属同源,也带着各自对天地大道的领悟,谁的又没点特异之处?只是天庭却似乎不是在乎这个,他们抓捕的修士不再少数,当中人族,妖族和魔族,乃至草木精魅都有,他们各自修炼的法阵之力也没有什么共性,此事从里到外都透露着古怪。”淮阳子摇摇头说道。

    “淮阳子前辈,天庭抽取们的法则之丝是作何用处的?”蛟三忍不住问道。

    韩立心中对此也是十分好奇,见蛟三出言相询,当即竖耳聆听。

    “不知道……自始至终,我们也不知道他们要抽取那么多法则之丝做什么。相比于这个,我更觉得奇怪的是,的法则之丝为何没有被剥取?”淮阳子摇了摇头,说道。

    “这个我们也不清楚,只记得当初被囚于仙域没多久,就被闻太岁那厮连哄带骗地给弄到了岁月塔里,之后就被囚禁到了现在。对了,们囚于岁月塔何处?”柳自在问道。

    “我与许多修士都被囚于岁月塔七层,只不过都被封印在地下,一直以来都处于半休眠状态。也不知多少年前,突然此塔的禁锢之力出现松动,我们便设法缓慢恢复法则之力,却无法自由行动。”淮阳子说道。

    “原来如此,我被囚于五层,怪不得不曾与道友相见了。呵呵,我同处一处这么多年,若非今日之事,也不知何时才能重逢了。”柳自在瞥了一眼仍然在巨坑底下玩火的黑天魔祖,说道。

    韩立听着几人的言语,面上没有太多波澜,心中却是惊骇不已。

    天庭作为真仙界最权威的官方势力,且不说各仙宫平素的行为,但明面上还是以主持公道平定仙域为主旨的,按理说不会做出什么太出格之事才对。若真如这淮阳子所言,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做下此事,且至今未被人发现,所谋必定不小。

    只可惜如今线索太少,他也无从猜测。

    “诸位,恕我多言一句,眼下此处可不是什么善地,我看还是尽快离开为好。有什么事,大可以之后再说。”韩立思量片刻之后,开口说道。

    “不错。这里弄出这么大动静,相信天庭很快会派人过来料理后事了,咱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再从长计议。”蛟三点了点头,也赞同道。

    “道友如今有何打算?”柳自在看向淮阳子,问道。

    “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不敢说的了。当年轮回殿有心招揽于我,为求明哲保身,我没有答应,眼下只怕也无处可去,也不知道如今轮回殿如何了,他们还肯不肯收留。”淮阳子叹息一声,说道。

    “前辈若想加入轮回殿,晚辈或可代为引荐。”蛟三闻听此言,抱拳笑道。

    此言一出,周围那些原本打算追随蛟三的二十多人先是一怔,有些神色各异起来,也不知其中有人说了几句什么,其余人一阵扼腕摇头,再次安静了下来。

    “哦,是轮回殿之人?”淮阳子上下看了一眼蛟三,有些惊讶的说问。

    蛟三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若没有他们,此刻我们只怕还囚在塔中呢。”不等蛟三答话,柳自在说道。

    “好好好,看来还欠下一分脱困之恩,我愿随前往轮回殿。”淮阳子闻言,先是有些意外,随即连声称“好”道。

    说罢,他又询问身旁两人问道:“墨须道友和巫启道友,们作何打算?”

    “我们与境遇差不多,彼此也算一见如故。如今虽侥幸脱困,但想来天庭绝不会放过我们,便一起投身轮回殿好了。”名为巫启的青肤老者温和一笑,说道。

    那名枯树男子似乎不喜言语,只是点头应了一声,嗓音颇为沙哑。

    “韩兄,作何打算,可愿与我同回轮回殿?”蛟三看向韩立,问道。

    “经此一遭,我也算看透了,我与天庭的梁子是越结越多,早日投身轮回殿一天,也就早一点多一座靠山。只是这次可别像之前一样,空给我一个轮回之子的名头。”韩立摇了摇头,如此说道。

    “或许是机缘巧合,韩兄与我轮回殿缘分不浅,此次更是助我立下不小功劳。此番入了轮回殿,韩兄便算是真正的轮回殿核心之人,我们殿主对也是赏识有加,说不定还要亲自见一回呢。”蛟三笑着说道。

    “如此甚好。只是之前提及的金童一事,我还在等给个解释呢?”韩立面露笑意,转为传音问道。

    “此事……暂时不方便说太多。我只能告诉,金童如今被囚于九元观。”蛟三略一迟疑,回道。

    韩立闻言,神色微微一变,传音问道:“关于金童被九元观所擒,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总能告诉我吧。”

百度搜索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爱搜书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忘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语并收藏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