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爱搜书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主人的直觉可是向来颇准的。看来我也要抓紧时间闭关一段时间,不说提升修为,最起码将之前损耗的元气恢复过来。”啼魂听闻韩立此话,面色微变,立刻也说道。

    韩立没有再说什么,立刻在小院附近布置起来。

    他取出数套禁制阵旗,布置在小院周围,然后在院内自己和啼魂的房间中又布下了几层禁制,确定万无一失后,这才停下手。

    两人随即各自开始闭关。

    韩立来到房间密室内,盘膝坐下。

    他静坐半日,心神彻底恢复平静后,翻手取出银色丹炉。

    然后他拂袖一挥,一片青光从他袖中飞出,在地面一拂而过,地面上顿时浮现出各种灵材。

    这些灵材,都是天青丹的材料。

    韩立张口一吐,一团银色火焰喷射而出,落在丹炉下方,正是精炎火鸟。

    在银色火焰炙烤下,丹炉很快变得灼热。

    他取过一样材料,放入丹炉之内,开始了炼丹。

    ……

    此时此刻,青狐一族的议事大殿内。

    叶螺,丘长老,叶素素三人齐聚于此。

    “族长你当真要留那人族修士在族内常住?我觉得此举不妥,此人来历不明,而且又是人族修士,我族大多数族人对人族修士深恶痛绝,若是将其留居城内,难免会引发族人的不满情绪。”丘长老皱眉沉声说道。

    “丘长老放心,韩道友留在族内,是打算在此地闭关修炼,不会时常在外走动,而且他也要求我们隐匿他的行迹,稍后我们对外宣称他已经离开青狐城便是了,此事只让我等高层知晓便好。”叶螺摇了摇头,说道。

    “可是此人毕竟噬个人族,心性难测,且修为颇高,留在族内毕竟是个隐患啊!”丘长老仍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人家帮了我们那么多,如今只是提出留下修炼的要求,我们若是不答应,就太过小气了。”叶螺一摆手,说道。

    “丘长老,我觉得韩前辈和啼魂道友都不是什么坏人,而且韩前辈实力如此之强,我们青狐一族近年来危机四伏,说不定日后还要借助他的力量呢。”叶素素也开口说道。

    “既然族长和少主都如此认为,那就让其留下吧,不过此人身份不明,还是安排些人手暗中监视一下他们比较好。”丘长老沉默了一下后,只得退一步的说道。

    “也好,那此事就交给丘长老了,只是韩道友精通探查之术,你安排监视之人时,务必小心,别令他察觉。”叶螺考虑了一下,觉得也有道理,便点头说道。

    “族长放心。”丘长老答应了一声,快走走了下去。

    ……

    三年后。

    韩立房间的密室内,他掐诀对着银色丹炉一点,丹炉顶盖光芒一闪,立刻飞了起来,悬浮在半空。

    韩立掐诀一引,顿时五颗蓝色丹药从中飞出,落在一个玉瓶。

    每颗丹药都有龙眼大小,通体碧蓝,和天空的颜色一模一样,散发阵阵缥缈的药香。

    他此刻身旁已经拜访了数十个玉瓶,每个玉瓶隔着瓶壁都能闻到里面的药香。

    韩立看着身周的玉瓶,面上露出一丝满意之色。

    这天青丹是他第一次炼制的太乙级别的丹药,一开始虽然很艰难,好在他有真言宝轮的神通,还有以前的炼丹经验,成功率很快提升了起来。

    韩立挥手将丹炉,精炎火鸟都收了起来,然后拿过一个玉瓶,倒出一枚天青丹服用下去,运转功法。

    耀眼金光从他身上腾起,照射在了密室各处,将周围都映成了金色。

    ……

    闭关岁月,流转如梭,转眼之间又过去匆匆百余年。

    金源仙宫,一座金碧辉煌的宏伟宫殿内,一名身着白色锦袍的中年男子,端坐于殿中金龙宝座之上,其两鬓微霜,眼眸深邃,看起来仿佛早已阅尽沧桑,正是仙宫之主东方白。

    此刻,他的目光幽深,缓缓扫过堂下站着的一人,虽然面上并无任何愤怒之色,却依旧令其心头一颤,大气儿也不敢出。

    堂下那人,身材不算高大,倒也生得挺拔英俊,乃是一个身着彩衣华服的少年郎,从容貌上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可是那一双眼睛,却好似一口干涸老井,透着一股子暮气。

    “陶长老,我给你找来这副身躯夺舍,可不是让你安逸闲享的,为何已经过去了百余年,你却连那韩立的半点下落都找不到?”东方白缓缓开口,问道。

    “宫主,韩立那厮自打从天松观逃离之后,就刻意隐藏了行踪,似乎也知道我们必定查他,一直未见其在仙域哪座大型城池露过面,想来多半是隐遁在什么深山荒僻之处,想要找出来着实不易。”少年闻言,神色一紧,慌忙解释道。

    此少年自然就是夺舍他人重生过来的陶基,他与这具身躯融合时间不长,听着自己如今清脆透亮的嗓音,与原本的中年嗓音很不相同,多少有些难以适应。

    眼见东方白脸色微微一沉,陶基越发惶恐难安,忙又说道:

    “其一直未在各大主城现身,便无法动用远距离传送法阵,可见其尚未离开我们金源仙域,只要再给属下点时间,就一定能找到他。”

    东方白闻言,眼睛微微一眯,正欲开口说话,忽然神色微微一变,道:“回来了……”

    其话音落下后不多时,殿门之外便有人高声呼喝,要进殿求见。

    待东方白高喝一声“进来”时,殿门被缓缓推开,一名长鼻灰发的尖瘦老者和一名身背鬼头战刀的黑袍大汉,并肩走了进来。

    “见过宫主。”来到陶基身侧,那两人同时停下脚步,躬身行礼道。

    “不必多礼了,让你调查的事情如何了?”东方白摆了摆手,说道。

    那黑袍大汉与灰发老者对视了一眼,后者挑了挑眉头,示意让他先说,黑袍大汉便也不再犹豫,当先开口道:

    “回禀宫主。属下奉命前往天松观查看情况时,发现那里曾留下的战斗痕迹,已经被人刻意毁坏殆尽,虚空之中残余的法则之力波动都已经被清除干净了。”

    “这么说来,黑刀你也是一无所获了?”东方白眉头微微一蹙,问道。

    “战斗痕迹虽然被清除干净,但那日战死的仙宫修士的残魂,却并未完抹杀干净,属下以鬼道秘术收摄了一部分,从其混杂的记忆碎片中,看到了当日战斗的部分画面。从中可以得知,那人一身玄修之力深不可测,周身玄窍开辟九百余处,体魄之强几乎堪比大罗修士。”名为黑刀的黑袍大汉,摇了摇头说道。

    “九百余处玄窍……怪不得九十名金仙合力催动的两仪阴阳阵,根本对他毫无作用……”陶基闻言,肩膀一松,喃喃说道。

    “当日陶长老与之亲自对敌,竟然连这些都不知?还认为对方可以信手拈来,简直可笑!”东方白脸上终于有了些愠怒之色,开口问道。

    “这……是属下失察……”陶基闻言,一时语塞。

    一开始他对韩立就抱有轻视之心,并未太过在意他的体魄手段,而等他法诀不对时,就基本上开始疲于逃命了,确实没有察觉到太多。

    “这倒也无怪陶长老,那人从容貌到身法都做足了遮掩,慌乱之下不去仔细查看,的确很难看清太多。属下也是身负鬼道秘术,才能透过亡魂看清真相。”黑刀神色不变,说道。

    “除此之外,可还有什么发现?”东方白显然也没打算真的追究,接着问道。

    “此人身上还负有至少三种真灵血脉,其分别是山岳巨猿,真龙和游天鲲鹏,故而其才能身负无匹巨力,反将阴阳大阵操控,砸死了催阵之人。此等肉身之力,比之大罗玄仙,亦不为过了。”黑刀继续说道。

    “若是这么说的话,我在他追击之时,还从其体内察觉到了一丝雷鹏之力,想来应该也是一种真灵血脉。”陶基忽然记起一事,忙补充道。

    “这倒是奇了,一名人族,身负四种真灵血脉,还无一例外皆是最顶级的真灵,他是如何做到不被血脉反噬的?”东方白眉头也不禁皱了起来,说道。

    一旁的灰发老者听着黑袍大汉的叙述,一双圆眼滴溜溜地转个不停,手上握着的十数枚玉简在左右手上来回倒换着,像是从里面挑拣着什么。

    “此人还修炼了时间功法,能够凝化为一道金色宝轮,一旦被其触及,便会立时被束缚在原地,那种感觉极其难受,整个人的思绪都好似慢了下来一样。”陶基又说道。

    “真灵血脉,大罗玄修,至尊法则,太乙修为……你们能想象这四者是集合在一人身上的吗?简直不可思议!若真是有这样的人,只怕早该在仙域扬名立万了,怎么会如此低调,连踪迹都难寻……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东方白神色犹疑,颔首问道。

    虽说那人手上若真是握有那个小瓶,的确有可能短暂时间内就进境惊人,但也绝不可能强到如此地步,能将这四种强大属性融于一身?

    “宫主……”

    这时,一直沉默的灰发老者,忽然开口叫道。

    “吕云长老,可是有何见解?”东方白抬头看了他一眼,问道。

    “回禀宫主,见解倒谈不上,只是这些年多方游走,倒是真让属下找到了些有意思的东西,宫主不妨先看一看,或许有助于了解此人。”灰发老者拱手回道。

    说罢,他将拣选好的七八枚玉简双手托举,恭敬呈上。

百度搜索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爱搜书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忘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语并收藏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