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真是风水大师 爱搜书 我真是风水大师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曼谷郊外,灯火通明的别墅中。

    李兆天坐在上首的椅子上,心中惊疑不定,他面前的地板上正有一具被劈成两半的尸体。

    关帝显圣?这怎么可能?

    但证据就摆在面前,还有众人亲眼看到。

    能得到神灵的庇佑,无不是福德深厚之人,跟这种人作对,是找死的行为。

    但李兆天心中不甘,他认为王梓轩与贺国彰身上一定都有秘法,可以解除他的祝由嫁病,所以两人必须死,然后他会拿住两人的神魂拷问。

    “李兆天!”他的话音未落,别墅外响起一个声音。

    李兆天悚然一惊,是王梓轩!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他强自镇定:“王梓轩来了!”

    众人脸色难看,有人飞快去窗口向外看去,大门外的橘黄灯光下,只见王梓轩撑着一把油纸伞,突兀的站在大门外,烟雨蒙蒙中,他目光柔和,却看得他们头皮发麻。

    李兆天冷笑负手,双眼微眯道:“我们已经在别墅周围布置了无数的阵法陷阱,院中最甚,只要他进来,就是本事再大也不是我们对手!”

    “将他引入阵中,我们一起做掉他!”一名苗服打扮的红眼真蛊婆阴狠的道,她自恃“金蚕蛊王”的强悍,对王梓轩毫无畏惧。

    众人相视一眼,漠然点头达成了共识。

    关帝显圣的事情令他们惊疑不定,但他们怎说都是一方人物,岂能被个毛头小子吓到,而且王梓轩的优秀令卡在观气巅峰数年的他们心中无比嫉妒。

    他们跟在李兆天身后,鱼贯而出,对深不可测的王梓轩满心忌惮,任凭雨水打湿了衣服,包括李兆天在内,都在悄悄准备自己的最强手段,只等王梓轩进入院中阵法。

    别墅院中杀气滔天,面上从容的王梓轩双眼一眯。

    “王大师,欢迎,外面雨大,快里面请,我正好为你介绍一下同道的朋友!”李兆天皮笑肉不笑的抱拳拱手道。

    “雨大?”王梓轩愕然的看了看,抬手“啪”的一声打个响指。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万千雨滴倏然定格在空中,为首的真蛊婆难以置信的伸手碰触眼前的水珠,看它在指尖上,没有法力波动,这不是法术!

    定气境中期,不!如此轻描淡写,是更高的境界!

    在场李兆天众人倒吸一口凉气,慌忙收敛心中杀意,身形矮了半分,这就是实力带来的威慑力。

    王梓轩将众人的表情看在眼里,将油纸伞一收,信手甩了甩雨伞上的水珠,“雨帘”左右一分,王梓轩左手撑伞,右手背负身后。

    李兆天等人心中还存着一丝侥幸,那就是院中的阵法。

    但见王梓轩身形一晃出现在庭院当中,关闭的铁栏大门与院中许多法器布置的陷阱形同虚设,王梓轩闲庭信步的向别墅的门走去。

    阵法为什么都没有发动?!

    所有人心中再次震惊,自觉让出一条道路,夹道躬身,掩饰脸上的惊愕表情。

    王梓轩的高深莫测令他们心生畏惧。

    在王梓轩踏进门的刹那,雨水倏然落下,外面瞬间恢复大雨倾盆,众人被浇成了落汤鸡一般。

    王梓轩神色淡然的走到客厅中的椅子坐下,不慌不忙将油纸伞放到一边。

    别墅大厅里鸦雀无声,众人衣服滴答的落水声响清晰可闻。

    气氛压抑到令人窒息。

    王梓轩似笑非笑的看向他们,别墅周围布置陷阱的法器都他吸光灵气,用以充能四神纹镜。

    待李兆天等人就要绷不住的时候,打量一眼地上的尸体,开口道:“李大师,没有什么,想要跟我说的?”

    “可否让同道们去换身衣服?以免受了风寒。”李兆天嘴上不卑不亢,目光却近乎哀求,想要在手下面前留点颜面。

    “请便!”王梓轩面无表情的挥手道。

    众人如蒙大赦,赶忙快步上楼。

    转眼间别墅一楼客厅里就剩下王梓轩与李兆天两人。

    李兆天瞬间变成一副奴才样,满脸堆笑的指着地上的尸体道:“王大师,我让人去请你,结果这家伙桀骜不驯,冒犯了王大师,他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他最佩服司马懿,对方一代风水宗师,身份瞒过天下人,至今也罕有人知,最后更得了天下,能屈能伸,从不将一时荣辱得失放在心头。

    王梓轩心中一想,猜到了前因后果,他面无表情的道:“还有呢!”

    李兆天压低声音道:“还有就是黄吉,他竟然嫉妒王大师,不知天高地厚,私下里用鬼面桃花降暗害你,已经被我暗中制服,看管起来,打算等王大师你过来交于你处置!”

    鬼面桃花降?

    王梓轩心中暗惊,果然不能小瞧任何人,否则不定会阴沟里翻船。

    他淡然的道:“很有趣的混合蛊术,我最近在收集一些书籍参考,你们将自家的典籍原本借我看看。”

    “作为回报,我会出手一次,助你们对付贺国彰,当然,也可以拒绝,我这人很知礼的!”

    李兆天心中发寒,关键是个礼字,王梓轩话里的意思,先礼后兵,如果不照做,他就会……

    王梓轩似笑非笑的看他。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即便他不学书里的东西,但多了解一些总是无错,至少明白其中原理,掌握破解之法,防患于未然。

    “我马上去跟他们说,这是黄吉的《情蛊》秘籍,这是我的《茅山真解》……”

    李兆天说着,从怀里取出一本刚到手的古朴书籍和几张发黄的古卷书页,一脸的肉疼,这李兆天手里最后的几张《茅山真解》,见识到王梓轩的强大,他只能拿出来度过眼前一关。

    “嗯,去吧!”王梓轩淡然的接过去,将《茅山真解》残页揣到怀里,翻看起黄吉的《情蛊》。

    书上的灵气盈盈,王梓轩一眼看出是真货。

    开篇的一句话映入王梓轩的眼帘:“世人皆以为蛊物为妖为毒,但只有真正对蛊物了解的人,才会明白,只有至情至性的人,才能养出至强蛊物。”

    说的有几分道理,王梓轩一个个情蛊之术看下去,总共九九八十一种蛊术,鬼面桃花降位列二十三,越往后面蛊术越是厉害,最后一种蛊术竟然叫《情蛊》。

百度搜索 我真是风水大师 爱搜书 我真是风水大师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真是风水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嘛呢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嘛呢石并收藏我真是风水大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