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妖妃要出逃:陛下,难伺候 爱搜书 妖妃要出逃:陛下,难伺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一字一句,重重的叩击在男人胸口。

    这一瞬,仿佛什么声音也听不见了,死寂般的静默。

    半晌,白子玉徐徐勾唇,眼底的那点揶揄彻底退却,只余下荒芜的寂冷。

    一贯挂着温笑的人突然冷起脸来,是会让人有些不习惯的,或者说,他那张绝世容颜并不应该这么冰冷。

    “你的意思,是让本公子彻底死心?”

    “小女子希望—殿下能和小女子合作,小女子精通巫术,可将那孤魂驱出楚小姐体外,让,原来的楚小姐回归本体。“

    这会说的更匪夷所思了。

    白子玉身子微微往后仰,眼中浮出浓重的异色,像是蒙了一层迷雾似的,看不清他到底在想些什么,“然后呢?如何实行你的计划?”

    重葵在之前也调查了一下白子玉。

    白子玉应该是对原来的楚惜有感情,现在的楚惜,无非是借了少主的面子,才得到这男人的青睐,说白了,就是个替身,所以,归根结底,白子玉定然是希望原来的楚惜回来。

    她不疑有它,“宫里,我已经安排了人,只是—景王很谨慎,我们的人无法接近楚惜,所以,需要您帮我们一把。”

    “若是—真正的楚惜回来了,那她呢?”

    她。

    定然是指那缕孤魂。

    “摄政王,是对那女人,产生感情了么?”重葵颇觉好笑,声音充满着蛊惑,“摄政王,您需要明白,如今,这个楚惜是个冒牌货,而这个冒牌货不可能喜欢您。

    若是真正的楚惜回来了,想必,您和她还能传一段佳话。”

    重葵的意思,白子玉也明白,他更清楚,她和楚惜之间,大概只算得上很好的朋友,他或许永远也走不进她的心里,可若是......居住在楚惜体内的那缕魂离开了的话—

    他闭上眼睛,道,“本公子在问你,若是原来的她回来了,现在的她......会如何?“

    “魂魄离开了躯体。”重葵直直的望向他眼底深处,“当然只剩下了一个结果,便是烟消云散。一开始,本就是她强占了少......楚三小姐的躯体,有此下场,也是应该。“

    “不行。”白子玉摇头拒绝,“若是要本公子同你们合作,你们......不能让她的魂就此散了。“

    重葵淡嘲道,“看样子,殿下真对那缕魂产生感情了,也不知道,真正的楚三小姐会不会难过呢。”

    站在白子玉身后的络燃都快被这两个人给绕晕了。

    这是什么诡异恐怖奇幻的故事哦。

    魂魄住在别人的躯体内,然后现在又要用巫术将那魂给驱逐出去,再让原有的魂回来......

    不行,他有点消化不了。

    脑瓜子疼。

    他俯下身,轻轻的凑到了白子玉耳畔,低声道,“殿下,这位不会是想要骗你钱吧,我看她说的,和街上摆摊算命的那些个臭道士差不多。”

    饶是他压低了声音,可还是被重葵给听见了。

    行医这么多年,还从未被人用这种形容词,重葵一时脸色也不大好看,道,“摄政王—我听说南宫墨也来了长安,我们并非只能找你合作。”

    只不过。

    白子玉对楚惜有感情,这才是他们的利用点。

    三日后。

    “听说没有,礼部又将册封大典的日子给定下来了,只希望这次不要再出差错了!”

    “上次,还不就是因为里面的那位,真真是刁蛮任性,就喜欢给王爷找事做。”

    外殿的两个宫女叽叽喳喳的议论着,一边说,一边轻蔑的笑。

    如今都毁容了,奇丑无比,王爷都没嫌弃她,她还敢天天甩脸子给王爷看,当真是给脸不要脸。

    小萝原本正给屋内的盆景浇着水,这会听见她们的小声议论,忙走过去,叉着腰斥责道,“我看你们真是不要命了,这是什么地方,还敢这么乱嚼舌根!”

    “小萝,你怕什么!如今,王爷又不在这里,我们在外面说,那丑八怪又听不见。”

    本来,她们被安排过来伺候楚惜已经够憋屈了,毕竟那张脸看着可恐怖了,就连傅神医都治不好,这女人,这辈子恐怕就是毁了,至于王爷—

    男人不都是喜新厌旧的么。

    以往楚惜艳绝长安,独得容景深一时恩宠,就算没毁容,时间久了,女人又见多了,男人还能不心猿意马么?

    更何况,现在楚惜还毁容了。

    任谁对着那张脸都会倒胃口的!

    “她是我们的主子,我们是她的奴婢,哪有奴婢胡乱议论主子的理!“

    “小萝,你别这么紧张,我们说的声音低,她肯定听不见的。“那两个宫女不以为然,眼睛都快看到天上去了,得意洋洋的很,又拽着小萝的衣袖,“小萝,你就这么巴结她?

    我听说她脾气可不好了,以前有个侍女对她忠心耿耿的,可还不是被她那混账弟弟给弄死了,还真是可怜哦,她和她弟弟虽不是一个母亲生的,但血脉相连啊,肯定包庇他弟弟。”

    “是啊,我还听说,前段时间,她回去将她二姨娘和二姐给卖到窑子里去了,真是狼心狗肺哦,这种事情也能做的出.......啪!“

    那宫女还没议论完,就被一巴掌给扇懵了。

    来人是萧怜儿。

    她极有气焰的又给了旁边那宫女一巴掌,“呵—本妃今个可真是开了眼界了,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是什么东西,还敢议论主子的不是!”

    虽然。

    三皇子已经驾鹤西去,但,萧侧妃......身份还放在那里,她们只是小小的宫女也不敢造次,只能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低着头,“娘娘饶命!奴婢......奴婢不是故意的。“

    “本妃看你们就是故意的!每人去慎刑司各领二十鞭!”

    “娘娘!我们错了!求娘娘恕罪!“

    萧怜儿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呵!你们辱骂的可是皇室宗亲!本妃可没那个权利饶恕你们!你们若是不想受罪的话,去内殿向皇婶赔罪去!若是皇婶原谅了你们,本妃便不追究了!”

    两个宫女连滚带爬的进入了内殿,楚惜这几日身子好的很快,如今已能下床了,她穿着薄薄的寝衣,披了一件水青色的外衫站在窗口,望着窗外的美景。

    很多花开了。

    争奇斗艳。

    消瘦的背影仿似嵌进了花海之中,美的像是一幅画。

百度搜索 妖妃要出逃:陛下,难伺候 爱搜书 妖妃要出逃:陛下,难伺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妖妃要出逃:陛下,难伺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妍北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妍北北并收藏妖妃要出逃:陛下,难伺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