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今朝有酒:酿酒小娘子 爱搜书 今朝有酒:酿酒小娘子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采陌回到酒坊之后,又把孤儿院的资料翻出来看了看。

    许是她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大多都是带有某种目的的,所以也总认为韩子嫣不可能只是单纯的开了一个孤儿院。

    当然她之前私心觉得韩子嫣是为了自己的恶趣味,才开孤儿院这个原因更不成立。

    韩子嫣今年二十岁,她在十五岁的时候开办了孤儿院。最开始的时候她只收容了二十来个孩子,后面这些孩子都是陆陆续续收的。

    孤儿院照顾小孩子起居的大多都是一些无子无女的妇人,而老师最开始只有韩子嫣一人,后来随着收容的孤儿越来越多,韩子嫣又去请了几位已经辞官了的老学儒。

    韩子嫣收容的基本上都是十岁以下的小孩,孤儿院有一个规定,所以小孩在十三岁的时候就必须离开孤儿院自谋生路了。

    十三岁,已经可以有足够的生存能力了。

    韩子嫣收容的第一批小孩里面,有三个在进孤儿院的时候是八岁,因此那三个小孩在今年开春之时就已经离开了孤儿院了。

    其中一个去一个书斋当了小二;一个参军了,入得正是小将军麾下;一个跟着韩子嫣的大姐夫莫千诚去经商了。

    要说这韩府的四个姑娘,如今唯有韩家大小姐韩子盈成了亲,但成亲的对象却是皇商莫千诚。

    皇商的身份的虽然要比普通商人的身份体面一些,但终究是商人。

    按照韩子盈的身份,嫁一个世家公子是完可以的。且不说她有一个太后姨母、皇帝表兄,他父亲本就任职兵部侍郎。

    采陌想起韩子嫣那有些与众不同的性子,到也对韩子盈的做法没有觉得太过惊奇,好歹人家到了年龄就乖乖的成亲了,如今娃都几个了不是。

    说起韩家,又不得不说太后。

    韩家在太后那一辈一共有三子一女,皆为嫡系。太后有三位兄长,长兄韩樾现任兵部侍郎,有两子两女。长女韩子盈,次女韩子语。但韩家没有分家,韩子语在韩家排行第四,所以是韩家四小姐。次兄韩解现任太医院院正,亦是有两子两女,在韩府排行分别而第二和第三,韩二小姐韩子嫣,韩三小姐韩子菱。三兄韩游喜欢四处游历,鲜少出现在皓月城。

    采陌之前翻看皓月城的各方资料的时候,只记了个大概。

    如今翻开韩府的资料,发现韩家的四个姑娘当真是每个人都很有个性。韩子盈堂堂一个官家女去嫁了一个皇商就不说了,韩二小姐这个拥有恶趣味的老姑娘也不说了,这韩三小姐却跑去跟她的三叔韩游出去游历了。这一走已经二三年了,从未回过皓月城。

    韩四小姐韩子语则备受太后宠爱,但偏生喜欢学医,打小跟着自己的二叔韩解后面转。

    跟着二叔学医还不够,在一次机缘巧合中认识了药王谷谷主,得到了他的青睐,她就直接跑去药王谷拜师学艺了,一年回皓月城一次。

    而太后更是难得的奇女子。

    当年太后与还是六皇子的先帝成亲之时,先帝势单力薄,经常遭受众多兄弟和宫中娘娘们的迫害。

    太后帮着先帝斗垮了各方势力,最终荣登大宝。但那个时候的南国国力还没有此时强盛,由于先帝兄弟众多,朝中大臣被划分成了许多派别。

    先帝登基之后,便开始大肆整顿朝纲。

    可此时戎族因这南国内部动摇,便举兵来犯。

    然而在夺位之斗里面,死去了很多人,也因很多将军站错了队皆被殃及。一时间,南国竟无人足以带兵出征之人。

    于是那是还是皇后的太后,毅然请命带兵出征。不赞成的人纷纷跳出来,指责皇后干涉朝政、不守女德。

    皇后便立书:若兵败,自愿褪凤袍、除后冠、卸后位,并处以五马分尸之刑。

    很多其它派系的,自然想看皇后去送死了,便没有人再反对。

    然而,终究让他们失望了。皇后带兵大退戎族,最后议和。中间更是提拔了许多骁勇善战之辈。

    护国将军顾澜之,便是她一手提拔起来的。

    当然,这跟他自己的实力也有很大的关系。当年太后在军中提拔了很多人,却只有护国将军顾澜之位置最高。

    很多人以为皇后回来之后一定会牢牢控制住兵权,然而她却把兵权毫不留恋的还给了当时还是皇上的同明帝。

    很多人也以为皇后会大力提拔韩家人,毕竟同明帝很爱重她。

    然而她却并未刻意提拔过任何的韩家人。

    甚至同明帝欲封韩樾为候,也被皇后和韩樾婉拒。

    那个时候韩樾还只是一个七品芝麻官,而韩解也只是一位普通的太医,韩游则是白身一个。

    为此,不少人对皇后和韩家都刮目相看。

    而对皇后的评价则是褒贬不一。

    很多人说皇后是妒妇,不堪母仪天下。因为同明帝到死,后宫只有皇后一人。很多人又说皇后是巾帼英雄,毕竟当年大兵压境是她力揽狂澜,让南国不至于国破家亡。

    在后来,同明帝离世了。

    同明帝离世之时,皇上才十二三岁,但皇上贪玩平庸,已经成为太后的皇后便出面稳住了朝纲。

    就在很多人以为太后要把持朝政的时候,太后在皇上十五岁的时候退居幕后,把所有政务都交给了皇上,从此不在干政。

    虽然世间对太后的评价褒贬不一,但采陌却是佩服太后的。刚强、果断、强大,这样的女子无疑是一朵烈焰玫瑰。

    采陌看完韩府的资料,看完了太后哪些轰轰烈烈的事迹,一时间到觉得韩府几位小姐那般特立独行,想来是一脉所承。

    她翻完这些资料之后,彻底把心放回了肚子里,不再担心小石头会被拿去当做死士训练。

    看完这些消息,采陌这才开始整理买回来的布料和针线。

    准备裁布的时候才发现她根本不知道小将军衣服的尺寸,然后她默默的把布料那些收了起来,等小将军来找她的时候,她在问问。

    然而,一连过了好几天,小将军都没有过来找她。

    从前还不觉得什么,可当人养成一种习惯,习惯有个人经常在你跟前晃悠,却突然不在出现的时候,就觉得有些心乱了。

    采陌找到暗中保护酒坊的将军府护卫,问他:“侍卫大哥可知你们爷最近在忙什么?”若是不忙,小将军一定会时不时的来骚扰她一下的。

    那人知晓这是未来的夫人,自然不敢怠慢。但未来夫人的问题他着实答不上呀,他抹了抹额头的虚汗道:“属下不知。”倒不是这侍卫胆小,而是小将军交代过他们,要好生伺候好夫人。

    若是惹夫人不高兴了,就自行领罚去。自行领罚就意味着得回侍卫营去饱受摧残。

    未来夫人问的第一个问题他就答不上来,夫人会不会生气呀!

    采陌一问了之后才觉得自己问的这个问题有些傻,一个侍卫哪里知道主子的行踪呢?

    她柔和的微笑着到:“那麻烦你去帮我给你们主子递个话,我有事情找他。”侍卫见采陌并未生气,反而是温温柔柔的对着他笑。

    方才的担忧一扫而空,精神抖擞的领命之后飞快的离开了酒坊,回护国将军府。

    可采陌不知为何有些心烦意乱、坐立难安。那传话的侍卫离开之后,她时不时的就看看时间,总觉得时间过得十分漫长。

    等了一刻钟,那侍卫还没有回来,采陌便想着是否要亲自去护国将军府看看。

    采陌似乎然忘记了,就酒坊和护国将军府的路程,侍卫用上轻功,也就刚回将军府而已。

    好在她前脚踏出房门的时候理智回笼,想起了酒坊离将军府有些距离的。

    她强迫自己回房,努力让自己静下新来等候消息。

    然而已经乱了的心,又哪里那么容易平静。

    很多变化是潜移默化的,采陌浑然不知她自己现在看上去有多么的焦虑和不安。采陌给人的印象,永远是沉稳镇定的,从来没有产生过这么大的情绪波动。

    从小就被告知,喜形不露于色,采陌很少有情绪外露的时候。

    约摸又过了两刻钟的样子,在采陌焦虑的等待和期盼中侍卫回来了。

    采陌掠过侍卫,向他身后看去。但只有那侍卫一人,并无她想见的那个人的身影。

    采陌眼中难掩失望之色,若是她平日里找小将军,他定然会过来的。莫非是出事了,失望被担忧所替代。“你们主子怎么说?”

    “我没有见到主子,墨午说主子和墨衍三日前出门了,至今未归。”侍卫回答。

    “可有说为何出门?”采陌说话的语速,都比平日里快了许多。

    “并未。”侍卫如实回答。

    “你们主子经常如这般出去几日不归吗?”

    “是的,主子经常外出。墨午说让您不用担心,主子很快就回来。”

    采陌勉强的笑了笑,对侍卫挥了挥手手道:“好了,我知道了,谢谢你。”然后就转身进屋了。

    原来是出门了,难怪没有来找她。

    她差点忘了,他是护国将军的儿子,身上自有他的事情,哪里能天天优哉游哉的时不时的来看她。

    可纵然如此,采陌心中依旧有些不安。

    五月初三就是他外祖父的寿辰了,也不知道他能回来参加不,眼下都四月二十七了。

    再说小将军这边,他派去查画颜的人有了消息,并且带回来了一个人。但无论如何,他就是不愿意开口。

    皓月城人多眼杂,小将军并未让人将其带回来,只是放到了郊外的庄子。听闻那人是个硬骨头,便准备去亲审。

    一番变态的用刑之后,那人终究忍不住开口了。然而问出来的消息却十分零散,只知道他们是从小就被一个机构带回去,然后便是各种训练,连机构的名字都不知道。

    小将军再次对他用刑,最后那人又说了些其它消息,小将军见他知道的的确不多,只得作罢,让人先把他关了起来,不能让其死了。

    并且将其被抓的风声放了出去。

    然后又吩咐墨衍,其它的掌柜之处,也要重新再查一查,监视这的人手加一倍。之前便是画颜故意把他引到竹林的,同样的坑,他不能在掉一次,所以必须谨慎一些。

    小将军这边收拾完,就准备回城了。

    却收到他师兄的来信,说他到了皓月城外的温泉别庄,邀他一见。

    师兄已经有好几年没有来过皓月城了,他虽然不待见他,但总归相识一场便去了。然后这一见,就到了五月初二才从温泉别庄出来。

    采陌在没有见到小将军的第七日,带着醉月去过护国将军府一次。护国将军夫人心大的安慰采陌:“没事没事,不用担心那个猴崽子,他事情处理完了自然会回来的。他以前整月整月的不会回来的。这次在家里蹲了这么久,我还觉得稀奇呢。”

    采陌本来还十分担心的,但见将军夫人心大的样子,那担心便退去了几分。其实她自己都有些分不清楚心中的那股子烦躁是来源于担心小将军的安危,还是因为有些天没有见到小将军的缘故。

    但她不得不承认的是,小将军似乎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融入进了她的生活里面。

    五月初二这日夜里,采陌刚吹了灯准备歇息。

    却听到敲门声,因为外面的护卫没有异常,采陌便以为是絮儿。

    结果门一打开,一道黑影就扑到了她身上。好在她反应灵敏,及时稳住了身子,才没有被黑影扑倒。

    那黑影扑到她身上的第一时间就撒娇道:“好疼,好累。”

    天知道他这些天是怎么过的,他被他师兄那个黑心祸给骗进温泉山庄之后,就一直跟他师兄干架到今日才成功从温泉山庄出来。

    他一出来,就往采陌这边来了,虽不至于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但他还是很想念她的。

    采陌虽然没有看清黑影的脸,但小将军的声音还是分辨得出来的,虽然声音比小将军平日里的声音多了一些沙哑。

    于是收回了在黑影靠近之时抬起来准备踹人的脚。

    听小将军说好疼好累,以为他受伤了,当下也顾不得其它了,急忙扶着小将军往室内走。

    她先将小将军放到床上之后,又重新把灯点燃。

    这才发现小将军满身狼狈,如同逃难回来的一般。但她也顾不得去在意小将军的狼狈了,走到床边问:“你哪里受伤了?”

    见到小将军人了,采陌一颗心平静了下来,恢复成了平日里的样子。

    小将军面带委屈的直接就把自己的上衣扒开了,将自己的身体呈现在采陌眼里:“你自己看。”

    采陌愣了一秒这才捂着眼转身,羞恼的骂着小将军:“你干嘛。”这人到底是有多喜欢把自己的身体露出来给人看呀!

    “给你看我哪里受伤了,你好方便给我上药呀!”小将军回答的理所当然,理直气壮。

    丝毫不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夜里在一个女子跟前扒开衣服有何不妥。兴许他是知道的,只是他故意忽略了。

    采陌无言以对,若是要替小将军身上上药,不脱衣服也是看不见的。可是,她为什么,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百度搜索 今朝有酒:酿酒小娘子 爱搜书 今朝有酒:酿酒小娘子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今朝有酒:酿酒小娘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幽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幽一并收藏今朝有酒:酿酒小娘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