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剑诛天尘 爱搜书 剑诛天尘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就算是元尘早就知道父亲的身份特殊,实力深不可测,但是没想到父亲竟然在阵法一途上有如此恐怖的造诣,天级阵法就算不是父亲一手施为,只是在有现成阵图的情况下布置出来的,那父亲至少也是超越了天地玄黄四个级别,在阵法宗师中都是极强的存在。

    更让元尘震撼的是,父亲不是在锻造一途上也有很高的技艺吗?再加上阵法的强大,元尘觉得自己对父亲这个人熟悉而又陌生的人从来都没有真正的了解过。

    元鸿此时并没有发现元尘的存在,他用余光扫视了一下在阵法中的余留下来的四道生命气息,只是十分微弱。刚刚的四人早就在阵法的威力之下灰飞烟灭了,只有他们的一些残魄还留在阵法之中,天级阵法的力量足以对抗一位天皇,即使是克制力量的情况下,也不是四个普通凡人能够抵挡的,灰飞烟灭只是理所当然的结局。

    “对于这些蝼蚁我也会感到生气,看来这几年我的心境是越发的差了。”元鸿自嘲的一叹息,“这几人不是来监视尘儿的吗?怎么会在这里?难道......”

    元鸿突然朝四周看去,神念一瞬间便笼罩了整个极北之林,两三息的时间,元鸿收回神念,神色一肃,“奇怪,这几人近日来一直都在监视着尘儿,如今他们在这里,尘儿却不知所踪。”随后拿出一块剑形的玉佩,玉佩雕刻得十分精美,一看就是出自大家之手,如果元尘能够仔细观摩一番,便能发现玉佩的每一道雕刻的痕迹都蕴含着超凡的剑意。在玉佩的剑柄处散发着淡淡的光芒,看到光芒稳定的亮着,元鸿表情柔和了下来。

    这块剑形玉佩是元鸿当年在元尘身上种下的生命印记,光芒不灭,这说明元尘没有遇到生命威胁,就算元鸿知道有陈东林在找元尘的麻烦,他也一点都不担心,既然元尘已经淬脉成功,那么在青玉镇中能够伤到元尘的人是不存在的,就算真有淬脉境的武者被陈东林请来,在同境界下,元尘也是能够逃生的。毕竟这只是低武的凡俗界,并不会有通天手段的大人物出现。

    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元鸿还是想回去确认一下元尘的安慰,只见元鸿身上光芒一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又变成了强壮的大汉,一个纵身,便消失在树林深处。

    又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元尘重新打开了自身的穴位,不经意地抹了下额头上的冷汗。

    “没想到父亲还在我身上烙下了生命印记,怎么我前世都没有发现,看来当初如果我不自爆,再撑一会儿时间,也许父亲就会来救我了。”元尘第一次感受到了家人的温暖,前世父亲不辞而别,自己一个人不断地披荆斩棘,经历了多少次生死才有一番成就,一直觉得自己和那些孤儿没有区别,原来父亲还是关心自己的,只是当年为什么要不辞而别,难道有什么急事使得父亲不得脱身,以父亲的实力,都只能带着自己在凡界的小地方隐居起来,看来父亲的敌人们强的超乎自己的想象。

    “难不成是与娘的身份有关!”元尘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元尘一瞬的念头反而深深的扎根在思想深处,一个陌生的影子浮现在元尘脑海中,元尘极力想去看清,但就是无法清晰地看到那道身影。

    娘,对于元尘来说是十分陌生的,在自己记事起身边已经没有了娘亲的身影,根据父亲的说法,娘在生下自己的时候因为难产力气不够虚脱去世了,但是元尘隐隐的感觉到事情不会像父亲说的那样简单,凭借父亲的实力,怎么会让娘亲出现难产的现象,那么娘亲去了哪里?看来这件事背后还有一些辛秘父亲没有告知自己。

    元尘站起来又看了一遍眼前不远处的阵法,“父亲应该是控制了阵法的威力,不然以天级阵法的威力,一旦力施展起来,整个凡界被毁掉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对于被元尘引诱进阵法死掉的四个人,元尘一点愧疚的感觉都没有,自己的双手上可是沾满了无数的鲜血,早已经麻木了杀戮。对于敌人,元尘可是一点都不会手软。

    既然有他们四人趟过这浑水了,元尘也不会自不量力的莽撞进入这阵法之中。

    “刚刚在外面参悟这个阵法,感到自己在冰系法则上的造诣又精进一份。”父亲刚刚回去,短时间也不会回来,既然有生命印记这种东西,也不担心父亲等下因为找不到自己而发怒,不然就在这里继续参悟一番,也不虚此行了。

    元尘做事十分果决,为了节约时间,立马盘腿坐下,神念包围着阵法的外围,开始参悟起来。

    天级阵法所蕴含的的法则和道韵十分晦涩难懂,就算元尘用自己千年来对道的理解去推演依然进度缓慢,过程虽然有些艰难和缓慢,元尘却是乐在其中,这种推演天道的过程就如同自身也融入于天地,重新回到天地之中感受着先天无比的道韵。

    即使闭着双眼,通过神念的感应,元尘能够清楚地看到在自己的周围有无数色彩斑斓的细线正交错纵横地穿插在空间里。其中,冰蓝色的细线十分明显,好像编织成一张绢布一般,随着灵气从元尘的身体表面流淌而过。

    不知不觉中,元尘开始运行起,冰凉的灵气在元尘的身体周围形成一股冰蓝色的小漩涡,连同着大道的感悟一并进入到元尘的体内。

    突然,元尘回想起给小玉儿疗伤时,她体内两股截然不同的寒气,其中一股便是这天级阵法中释放出来的寒气,十分霸道,剑走偏锋,寒气所到之处感觉就像陷入了地狱一般;而另一种便是小玉儿冰魄寒晶体内先天的寒冰法则,拥有特殊体质的人都是法则和大道的宠儿,他们一出生便是在天地的看护之下,自身体内本身便含有最佳的法则与大道,不用再去参悟另外的法则,直接吸收自身的法则和道韵便能将感悟提升到一个惊人的地步,相对的他们在修炼一途上遇到的瓶颈也会少很多。

    但是小玉儿的冰魄寒晶体是在凡界诞生的,因此其体内的冰系法则也只能达到凡界的巅峰,受到这方天地的压制,当然比不过这阵法中所蕴含的天道,好在这阵法中的天道同样会受到位面的限制无法力施展下来,在小玉儿的体内也只能与有主场优势的法则分理抗庭。

    同样,如今小玉儿体内有两股十分强大的法则,只要小玉儿能够飞升到天界,那么这两股力量受到天地的压制便不复存在,到时候小玉儿的体质才是真正大放异彩的时候,毕竟别人只有一种特殊体质,而小玉儿此刻等于同时拥有两种体质,虽然同属冰系,但是他们的根源已经发生本质上的改变。

    元尘此刻也是使用小玉儿体内的寒冰法则去推演这阵法中的天道,毕竟小玉儿的法则在等级上是略输这天道一筹的,推演起来也不较容易。

    时间在一点点地过去,元尘对于阵法表象的法则和道韵已经推演的七七八八了,正当元尘想要深入感悟的时候,却是被一道道凌厉的光芒给挡在了外面。

    “咦?!这是。”元尘惊疑一声,重新探查一番,又被抵挡出来,只能看着眼前一条条笔直刚硬的大道细线如同渔网般挡在元尘的面前,“阵中阵!这可就有意思了。”

    原以为这一坐天级阵法就够元尘吃惊的了,没想到这阵法中间还包裹着一层阵法,看阵法中蕴含的大道规则,还是元尘最为熟悉的,也是最为强大的——剑道!

    “哼!我倒要看看这阵法中的剑道有什么厉害的地方!”剑者刚正不阿,勇往直前,修剑者最忌讳的便是失掉那一份锐气,不是元尘自负,单轮剑道,自己在天界称第二,还没人能够称第一的,当初自己在圣皇的压迫下差一点便能将剑道领悟到天道的地步,登临天皇境界,只差那么一点便身死道消,自己当然是不服气的。如今就有现成的天到级别的剑道摆在眼前,这越发激发了剑者的好胜之心,想与之一较高下。

    元尘的天灵盖猛然升起一股无穷的剑意,直斩苍天——截天剑道,这便是如今元尘掌握最为强大的剑道,截天截地截造化,元尘的剑意处处透露出一种凛然决意,这是一种极端的剑道,化自身为长剑,去与天地对抗,同样,这股剑意也是强大的不讲道理;一股萧瑟苍凉的剑意同样从阵法中爆发出来,那是一种无法言说的苍茫与凋零一般,只是一瞬间,元尘有一种自己已经走完一生的感觉,所有的生命力都被这股剑意剥离出去,就连刚刚不可一世的寒气也在这一刻凋零下来,以阵法为中心,极大的范围之内,所有生灵的生命在一刹那间便走到了尽头,不是阵法强势吸取这些生灵的生命力,而是自然而然的,这些生灵依照着自然规律,一步一步地走向死亡。

百度搜索 剑诛天尘 爱搜书 剑诛天尘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剑诛天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东方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方飒并收藏剑诛天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