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爱搜书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不料,司马铖看着人虽然副心思在密函上,左沐这脚刚伸过去,就被其给一把捉住了。

    一双大手握着白嫩的小脚揉捏了半天,又捧起放在嘴边,将胖嘟嘟的脚趾头挨个轻咬了一遍,方满眼含笑的转眸望着左沐道,“宝贝睡的可还好?昨晚上真是辛苦你了。”

    “少油腔滑调,你的要求我倒是满足了,可我昨晚交代你的事呢?你到底要什么时候去办?”想起昨晚被某人吃干抹净的样子,左沐自是没有好脸色,气鼓鼓的质问道。

    “娘子莫生气,您亲自交代的事为夫哪里敢懈怠呀,其实我卯时就已经去找过晔然了。”面对左沐的质问,司马铖一脸委屈的回道。

    一听司马铖已经去找过人了,左沐自是瞬间来了精神,连忙起身拉着司马铖追问道,“什么情况?你已经去过啦?那魏大将军那边怎么说?他对秦瑶什么态度呀?”

    “我人是去了,可是无奈晔然他并不在府里呀。”司马铖轻叹一声无奈道。

    一听说没见着人,左沐立即一转身又躺回到了床上,失望道,“真是,怎么能没在府里呢?他不是受伤了吗?不在府里养伤,那他能去哪啊?”

    “你不了解晔然,像他这种铁人哪里能晓得养伤二字,只要能下地,他就肯定闲不住,这不一大早赶去书房,就听青禾说天不亮人就赶去南山大营了。”

    “去南山大营了?那你就别闲着了,倒是追去那边问问呀。”一听说有具体的方位,左沐自是不死心的连忙又从旁催促道。

    “我倒是也想去,可是这边青禾刚说完,就见长风突然回来了,说是回来帮晔然取东西,人去完大营,又准备掉头去青风寨了。”

    说起这事,司马铖双手一摊,也是一脸的受莫能助,

    “你说他绕着这么大的圈子来回跑,我什么时候能追的上人呀,

    就算追的上,这也不适合在青风寨当着秦瑶他们的面问这事呀,还不得把人给问毛了。”

    “青风寨?他昨天不是刚去过吗?今天又去青风寨干什么?”听说魏晔然又去了青风寨,左沐自是十分好奇道,“难道总不成,他昨天没伤够,今天又去找秦瑶找刺去了?”

    “这倒不是。”司马铖略一沉吟,如实道,

    “长风说,天一亮小雅就派铁锺往军营那边送了信,说可以让晔然的军队偷偷的从山寨借道,

    晔然一听自是高兴坏了,所以就准备带着人亲自前去查看路线,

    看样子,黑水这一仗他是实在憋不住了,这两天非要打了不行啊。”

    “从青风寨借道?”听说魏晔然竟然能够借道了,左沐自是惊讶的眼珠子都出来了,“几……几个意思?难道秦瑶同意了?

    还是秦瑶刺了几刀,心头的怨气得以释放,两人就冰释前嫌了?

    按常理来讲,这朝令夕改的,可有点不像秦瑶的作风呀。”

    “这个具体的我就不清楚了。想来就算不同意,最起码应该也没有反对吧,要不然以聂小雅一己之力,也断做不了这么大的主呀。”

    “那好吧,看来只有等黑水之战结束了再试探他对秦瑶的态度了。

    不过既然能让借道,说明秦瑶对魏大将军的态度,应该还是有所改观的。”

    说到此,左沐忽然想到什么,不禁得意的喜上眉梢道,

    “哎你说,要是他们两个也能成的话,想想还真不错耶。

    我的两个好闺蜜和你的两个死党,云裳嫁给了白启,秦瑶嫁给了魏晔然,这场面,单想想就觉得美呀。”

    “嗬,你就做美梦吧,”司马铖大手伸过来在轻揉了把左沐的秀发,宠溺道,“不过,我倒还真是希望你这美梦能够成真!”

    这边夫妻俩设计的是无比美好,但是他们却忘了,理想是越美好,现实却往往越残酷。

    光就司马铖试探魏晔然态度这事,就极为的不顺畅,被迫着一拖再拖。

    是,左沐一开始是知道魏晔然做事向来不拖泥带水,但是她却没料到他竟如此的雷厉风行,根本不给司马铖前去试探的时间。

    人第一天亲自带人上山看好路线,第二天去军营部署一天,不料第三天就负伤带着大部队出征了,

    带着大军经过青风寨,直捣黑水皇城,杀的黑水很是措手不及。

    为此事左沐还偷偷事后让阿离去找铁锤打听了一下,原来此事还真是是小雅一个人擅自做主偷着放的行,

    但是秦瑶这次却难得没有再强硬阻止,而是在魏晔然等人经过的当天,一大早就骑马外出了,直到天黑透了才回来,采用不管不问不知情的态度。

    左沐本以为魏晔然此次去黑水也就是像征性的,像以前一样降服他们,打得他们俯手称臣就行了,

    不料,几天过去,左沐竟从司马铖嘴里听到一个惊人的消息。

    魏晔然竟一气攻破黑水皇城,绑了梁氏一家几口,直接在黑水皇城口就斩首示了众。

    可是接下来更出乎左沐意料的是,这魏晔然打仗时生龙活虎、雷霆万钧,不料打完仗途经青风寨再回来时,却又莫名偃旗息了鼓,将自己一个人默默的关在屋子里,美其名曰,伤口恶化疼的厉害,人自己养起伤来了。

    以至于连黑水那边的残局都没有人出手收拾,最后司马铖无奈,只得偷偷将魏晖然千里迢迢给招了过来,协助司马铖处理善后的情况。

    月余之后,风尘仆仆、一身疲惫的司马铖终于从黑水回来了。

    “你可终于回来了,再不回来我都快忘了你长什么样了?”分别这么多天,好不容易见着了人,左沐是面上责怪,内里却又心疼的厉害,

    “你瞅瞅都把人熬成什么样了?眼睛红得像兔子,胡子也有好多天没刮了吧?这感觉怎么像去逃难似的。”

    “嗯,黑水这次百废待兴,颇费了些功夫。”司马铖接过左沐递过来的毛巾,顺势擦了把脸。

    “黑水那边怎么样?部处理完了吗?你这回头还过去吗?”左沐接过毛巾,换了盆干净的水又仔细淘了好几遍,才小心翼翼的复又递给司马铖……

百度搜索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爱搜书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楼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楼楠并收藏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