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爱搜书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无妨,这不是还有贝壳可以帮忙吗?”元宗温柔一笑,善解人意道,“你们姐妹也好久没见了,你们先聊吧,我先过去了。”

    说完,便施施然转身,整个人飘然而去。

    看着元宗潇洒离去的背影,再看看秦瑶望着某人一转不转、若有所思的神情,左沐再次如同被雷劈了般,是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她也就是短短几日没有出来而已,怎么就发生了这么翻天覆地的变化。就连秦瑶这样的男人婆,竟然都有帅哥傍身,变得浓情蜜意了。

    思及此,见元宗终于走远了,左沐实在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心,上前一把拉住秦瑶就准备严刑逼供,“说,到底怎么回事?这个男人是谁?

    你俩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到底藏着什么奸情……”

    左沐是将脑中一连串的问题部抛了出来,却是完没有顾忌到秦瑶的感觉,人家是否愿意如数回答她。

    果然,她这十万个为什么刚一问出口,却见秦瑶尴尬一笑,指着元宗离去的方向含糊道,“那……那个……阿瑶,不好意思哈,我怕这里的药草什么的元宗他找不到,我还是去帮帮他吧?”

    说完,也不管左沐目瞪口呆的模样,一闪身,竟追随着元宗的脚步跑了,

    “什……什么情况?看这情形,这是真的有奸情呀!”莫名其妙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的背影,左沐更是一头雾水了。

    看了看周围,也就只有一脸看笑话的云裳还立在原地。

    左沐索性先下手为强,一把将人拉得死死的,“云裳你可不准再跑!

    快,好好给我解释解释,这到底是几个意思?

    难道是我又穿越了吗?为什么会出现现在这种情景?

    你确定刚才那个娇羞的小女人,她真的是秦瑶?”

    “哎哟我的好姐姐,你倒是想穿越来着,还得有人给你这个机会呀。”看左沐一惊一乍的样子,云裳捂着嘴咯咯咯的笑得根本停不下来。

    “我的姑奶奶,你先别笑了行嘛,到底这是什么意思呀?”

    左沐这都急了一头的汗,见云裳仍一副看热闹不嫌台高的神情,自是十分不满道,“你到底说不说,再不说我可生气了哈。

    这怎么就几日不见,秦瑶变成这个模样不说,竟还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生生跑出来一个元宗来呀。”

    “你这话是怎么说的,什么叫半路呀?”眼看着左沐真急了眼,云裳只得从容的揭秘道,“这你就不晓得了吧,这元宗不是别人,正是秦瑶的青梅竹马。

    人家和秦瑶打小就认识,说到底,根本就是两小无猜一起长大的。”

    “啊,青梅竹马……还两小无猜?”结果云裳这个解释一出口,左沐更震惊了。

    心中忍不住跟着一声惨叫:坏了坏了,这秦瑶竟然莫名冒出个青梅竹马来,看着还如此优秀招人爱,可不就没有魏大将军什么事了吗?

    不行,一定得好好问问清楚。

    思及此,左沐忙拉着云裳继续追问道,“不对呀,秦瑶怎么可能会有青梅竹马呢?这事我怎么会一点儿都不知道?你这该不是蒙我玩呢吧?”

    “蒙你?你不知道的多了,我这不是也刚知道不久嘛,”云裳眼一翻,理直气壮道,

    “其实也就是一个多月前,有人辗转找到白启,说是想和他谈个交易:问他可不可以帮着收纳一部分人进他的军队,代价就是可以用自己的药铺为白启的军队永远提供免费的随军药材,

    结果到了最后仔细一打听才晓得,敢情这人并不是别人,竟是百草堂的大老板元宗,而他提到的那些人竟是青风寨那帮兄弟……”

    “白启?这事怎么又和白启扯上边了,他不是一直在定城那边吗?”左沐是越听越糊涂了。

    “呃,这事呀……”说到这,云裳顿了一下,脸上竟难得出现一丝娇羞,带着几分甜蜜道,

    “就……就是前段时间,我的一批从定城往宛城这边运的绸布,途中出了些岔子,被宁国公那边的人突然扣了下来,

    我本意是从这边过去,自己想办法找关系通融的,结果白启不知道从哪晓得了这件事,不放心我一个姑娘家自己乱跑,就莫名也赶了过去帮忙。

    他毕竟比我路子野,很快就将绸布给要了回来,

    后来一想,可能是怕我这回来的途中再有什么不测,怕那帮人醒过味来再追过来找事吧,就私下偷偷的亲自将我干脆给护送到了宛城。”

    云裳这小情绪,左沐自是抓了个十成十,见白启现在如此上道,心中虽也是替自己的好姐妹高兴,不过面上仍没心没肺的开口打趣道,

    “哟,不得了呀,你俩这可是发展神速呀,人都对你这么关心爱护了,现在竟然连白大少爷也不叫了,也白启白启的叫上了哈。”

    被左沐这么一说,云裳自是羞的满脸通红,捂着脸害羞道,“你少打趣我,你们家司马铖对你哪里又坏了,难道你就只许自己吃肉,还不准别人喝个汤呀?”

    “准准准,哪能只许你们喝汤呢,这必要的时候肉也是一定要吃的,”左沐一脸的坏笑,故意凑到云裳耳边,意有所指道,“毕竟嘛,郎情妾意,帅哥美女的,做什么都是可以理解的。”

    “阿沐你可真讨厌,现在真是跟着你们家司马铖学得越来越坏了。”

    云裳实在听不下去,转身轻捶了左沐两下,娇嗔道。

    说完,忽然想到什么,忙又对左沐道,

    “对了,说起元宗要求青风寨收编这事,你们家司马铖当时也是知道的呀?

    就上次在宛城他和白启碰头时,白启还特意将元宗也带去了呢,

    说实话要不是他这个王爷当时亲口应的允,白启定是也没这么大的权利呀,难道他回去后都没有给你提起此事?”

    “宛城?”左沐抬头仔细想了想,忽然恍然大悟道,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是有些印象,那天他见白启从宛城回来的很晚,好像都已经子时了,一进门见到我确是想给我说什么事来着,

    结果当时我一脑门子的只想着秦瑶和魏大将军的事,给这么一打岔,司马铖话说了一半就扔那了。

    只是,我有些奇怪的是,青风寨的事,不是应该秦瑶这个大当家做主吗?怎么能轮到元宗一个外人来替秦瑶做主去找白启呢……”

百度搜索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爱搜书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楼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楼楠并收藏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