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爱搜书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回……皇上,打……打听出来了……”半晌,鲍统领方嚅嚅的回道。

    “竟然打听出来了……”大渝皇一怔,反应过来自是第一时间气得一拍桌子骂道,

    “既是打听出来了那你刚才为什么一直拖着不说,到底是何居心?难道还想将此事满着朕不成?”

    鲍统领吓得一颤,“臣不敢。”

    “既是不敢,那还不赶紧照实说。

    朕总要知道这到底是谁?竟如此不知天高地厚,胆大包天的敢来坏朕的好事,阻碍朕找回自己的亲生儿子,

    但凡让朕知道了他是谁,朕定是不能轻饶了他,一定要把他找出来碎尸万断……”

    大渝皇骂着骂着,本还要继续骂下去,可是余光无意中一瞄,一见鲍统领这脸白的几乎都没有血色了,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立即住了声,

    “难道还是朕身边的人不成?”大渝皇心里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大步走过去,一把将鲍统领揪起来,厉声质问道,“说,是我们大渝的人对不对?

    朕还没有让人彻查灵妃当年难产、孩子诈死之事呢?他们倒好,竟一个个猴急的自己找上门来了。

    朕现在就给你权利,无论他是谁,曹家的?还是李家的?都大胆的说出来,但凡他们敢秋后算账,朕给你权做主。

    快说,到底是谁的人?朕还就不信了,在朕的眼皮子底下,他们还能反了天不成?看来这次朕若是不使些手段,给他们点教训,他们是永远不会长得了记性。”

    乍然间被大渝皇这么一揪,鲍统领被迫抬起了头,但尽管如此,他仍是不敢与大渝皇直视,嗫嚅了半晌,最后几乎是用小如蚊蚋的声音回道,“回……回皇上,此人既不是曹家的,也不是李家的,而是……是夜将军……”

    “什么?夙夜……”大渝皇一怔,松开了鲍统领,脚下一个踉跄,瞬间没了刚才的唳气,“怎么会是她?她这么做到底又是为的什么?”

    “这个臣倒是真问过,夜将军说是云公主指派她去的。”小心觑了眼大渝皇,鲍统领小心回道。

    “云儿?竟连云儿也扯了进来?”听到这里,大渝皇完给绕糊涂了。

    为什么事情并不想他想的那样,是曹家,或李家的人动的手,为什么绕了一圈,会绕到云儿和夙夜两人身上呢,

    云儿就不说了,是他今生最心爱的女人所生,一直被他视若珍宝,这么多年虽然出格的事做了不少,气也惹得他生了无数场,几乎是所有孩子中最不让他省心的一个,但是一想到那早逝的爱人,他就从来没有舍得狠心惩罚过她。

    但是提起夙夜来,殊不知就连鲍统领也不曾知晓的是,这么多年,夙夜对于他萧贺来说,未偿也不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想当初二十年前,在大渝皇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皇子的时候。

    一次秋季狩猎,因为被别的皇子算计,他差一点命丧山林,关键时刻就是夙夜突然出现,救了他一命,还将病重的他带去一个神秘的地方,为他疗好了伤。

    也是后来他才知道,这夙夜并不是普通的女子,他来的这个地方也并不一般,原来这夙夜竟是天下第一杀人组织——天机阁阁主的师妹。

    病好后,萧贺见夙夜好像对自己有几分情意,再一想天机阁这么厉害的组织,脑子一转,忽然计上心来。

    他将计就计,为了完成自己的大业,就冲夙夜撒了谎。

    骗她说,从第一眼看到她时,他就爱上了她,但是现在他却自身难保处处被人算计,为了不连累夙夜跟着自己过朝不保夕的生活,所以他只有忍痛离开她。

    天真的夙夜动了情,自是不肯轻意放萧贺离去,发誓言要与他生死与共。

    萧贺一见时机成熟,忙就趁热打铁的提出,只要夙夜能帮他除了那些可恶的对手,他一定事成后立即过来迎娶她为后。

    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夙夜真的就信了,怀揣着对萧贺、对母仪天下的向往,当晚就带着天机阁的人一夜之间杀光了萧贺的对手们。

    当然,为了此次任性的行动,天机阁也是损失惨重,死伤了不少的兄弟不说,甚至就连夙夜也中了一箭,身负重伤,被阁主带走疗伤,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

    不过庆幸的是,此事过后萧贺却如愿登上了大位,

    但是他却并没有遵守诺言,等着迎娶夙夜为后,

    因为他很快又遇上了那个让他一见钟情、魂牵梦萦、甘愿为她付出所有的女人。

    很快他就迎娶了女子为后,二人还过了一段幸福美满的生活,并随后生下了萧若云,但是好景不长,身体痊愈的夙夜很快就找上门来。

    看到萧贺这么快就另结新欢,有了别的女子,夙夜自是气疯了,彻底失了理智的她拿着剑就要和萧贺同归于尽,

    萧贺好不容易如了愿,江山和美人都坐拥在怀,自是不能让夙夜如愿,拼死反抗。

    而就在两人你来我往的争执中,阴错阳差的,那剑在被大渝皇失手一打之下,竟直接飞向了听到动静闻讯赶来劝架的皇后。

    皇后本就身体很弱,再加上刚生了萧若云身子又差,就这么被一剑下去,虽说没有命中要害当既毙命,但是也因此受了很重的伤失血过多,没几天就药石无效,离开了人世。

    就这样,自知罪不可赦的夙夜吓得落荒而逃,选择了远走高飞,而负心的萧贺也没有落得好下场,因为他永远失去了自己最爱的人。

    可是这又能怪得了谁呢?这个恶果他必须自己往肚子里咽,

    毕竟当初辜负夙夜的人是他,而现如今误伤了自己女人的也是他,所以无论这个结果有多苦,他都必须默默的承受。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几年后夙夜竟然又回来了,但这次她却不是来找萧贺,而是一身男性装扮,直奔萧若云而来,

    见了大渝皇就扬言:从今天起,她要做萧若云的师父,永远保护她,为自己年轻时犯的错赎罪。

    见夙夜对自己好像死了心,没了当初的感情纠葛,大渝皇就没有强加阻拦,

    因为这些年,怕赌物思人再想起那深爱的女人,他不仅没再去过皇后的宫殿,甚至连那个可怜的孩子也没有怎么管,只是将她交给了当初跟在皇后身边的一个奶娘,每天金银珠宝、好吃好喝的送着。

    反倒是现在夙夜来了更好,这孩子总算是有个贴身管教的人了。

百度搜索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爱搜书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楼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楼楠并收藏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