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爱搜书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不用客气,医者嘛,救死扶伤是天职,再说了你这公子也是好心肠不是。若非如此,断不能半道救人。”

    老大夫自是不能知道慕凯心中所想,而是抚着花白的胡须,热心肠的继续道,

    “行了,公子你在外面等了半天想必也累了,快进屋歇息一会吧,等一会熬好了药,我会让芷儿给你们送过来的。”

    “那……好吧,就是麻烦您祖孙二人了。”

    慕凯客套着,在老大夫殷殷的目光下,无奈还是勉强进了房间。

    走进房间,就见一张简易的木床上,涂兰穿着简单的粗布衣裙正安安静静的躺在上面,头上还缠着厚厚的绷带,只留一个巴掌大的小脸还露在外面,看着柔弱了不少,让人莫名心生几分怜惜,比着前两次见面时的情景,简直可以说是判若两人。

    “你说你这人不说话的时候,不也挺好,挺像一正常的大家小姐吗?怎么这一睁开眼就能瞬间变成一毫不讲理的母夜叉呢,真是让人匪夷所思。”慕凯站在床边盯着床上的人看了半天,兀自嘀咕道。

    “算了,还不知道你一会醒过来又要发什么疯,把我想成什么坏人呢,我还是赶紧走吧,免得又和你掰扯不清瞎耽误时间。”

    说着,慕凯从怀里掏出一袋碎银子悄悄放在了涂兰枕边,

    “这剩下的一点碎银子也都留给你吧,毕竟你一个姑娘家身无分文在外也不容易,我这也算是做到仁之意尽了。

    接下来你就自求多福、争取早点回家吧,只求咱们以后不要再相见就行了。”

    将一切安置好后,慕凯转身就欲离去,

    不料突然的,衣袖却莫名一紧,好像被什么扯住了。

    慕凯一惊,以为床上的人已经醒来,又要抓着自己不放,找自己算账,

    不过待回头看过去后却发现,原来人并没有醒,仍是昏迷着,只是紧紧的抓住他的衣袖,嘴里含糊不清的哀求着什么,

    “你不要走,求你不要走,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我好害怕……”

    “看来这是做恶梦了吧?”慕凯轻叹一口气,尝试着想悄悄的将衣袖扯出来,

    结果他不动还好,越扯,床上的人将他的衣袖攥的却越紧。

    慕凯试了半天,无奈根本抽不出来,没办法,他只好就近拉了把藤椅过来,在床边就势坐了下来。

    可能也是奔波了几天太累的缘故吧,坐着坐着,慕凯不觉竟靠在椅子上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冥冥之中,慕凯总感觉有一束火辣辣的目光像太阳般一直炙烤着自己,烤的他脸上头上都冒了汗。

    更过份的是,接下来那太阳竟还一点一点的朝着他靠了过来,这一下热的慕凯更狠了,实在坚持不下去了,没办法他只得用了身所有的力气,好不容易睁开了眼睛,

    可是睁开眼睛还未看清眼前的情景,首先就见一股淡淡的馨香扑鼻而来,

    定睛一看,就见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正滴溜溜看着自己,

    看到他醒过来,对方好像吓了一跳,连忙直起了身,后退了一小步,慕凯看到其手里好像还拿着一个小靠枕之类的东西。

    不过仔细看清之人后,慕凯却是比她本人吓得更狠,只见一下从凳子上弹跳了起来,“你你你……你想干什么?”

    “你……你醒了?

    你别害怕,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看你坐着睡有些不太舒服,想帮你垫一下头让睡的更舒服些。”看慕凯吓这么大一跳,涂兰连忙羞涩一笑,略带几分腼腆的解释道。

    “不用,”听到对方突然竟想有这举动,慕凯更怕了,不觉又后退了一大步,“我……我现在已经不困了……

    “对了,你肯定渴了吧,要不我给你倒杯茶水吧?”可能是不想氛围太尴尬吧,涂兰连忙又转身倒了一杯茶水递了过来。

    谁料慕凯却根本不敢伸手去接,而是直愣愣的像看怪物似的看着她,“你……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我没想做什么呀,”涂兰一愣,眼里透着几分委屈道,“芷儿刚才悄悄告诉我了,说原来是你经过时,无意中在小河边救了我一命,我就只是想向你表达一下我的谢意而已……”

    “不用不用,没必要!”听到对方破天荒的竟然还要谢自己的救命之恩,惊慌失措的慕凯已经准备转身往外逃了,“那……那个既然你看着已经无碍,都已经能下床自理了,那我就先走了。”

    “哦,现在就走啊!”涂兰轻应一声,见慕凯真的要走,连忙放下茶杯,颠颠跟了出去。

    前面慕凯大步出了医馆,正要上马赶路,不期然一扭头,却见涂兰紧紧跟在自己身后,正一脸无辜的看着她。

    “不是,你老跟着我干嘛?你这伤还没好利索,还是回房间待着去吧。”看到涂兰这样,慕凯挥了挥手不耐道,“那个,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今天的事就权当没有发生,以后我们也不用再见面了。”

    慕凯说完一跃就准备上马,不料却被涂兰扑上来紧紧拉住了,

    “为什么不用再见面了?你……难道不想带着我,准备一个走吗?”涂兰紧紧的抓着慕凯的胳膊,惊恐睁着大眼睛,一脸懵懂的问道。

    “不是,你既然伤都已经好了,为什么还要跟着我呀,你难道不应该自己回家吗?”看涂兰一脸无辜的表情,好像自己真被自己抛弃了似的,慕凯只得无奈解释道。

    结果不料他这话说完,涂兰更迷茫了,一头雾水的问道,“回……回家?我要回哪里的家呀?”

    “你说回哪里的家,自然是你家在哪里,你就回去哪里呀?”慕凯真是无语了,这人只是受个伤而已,怎么会有这么翻天覆地的变化,关键脑子也变得不好用了。

    说到脑子的时候,慕凯忽然灵光一闪,心里突然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去,总不能是恶人自有天收拾啊。这人作恶太我,不小心被撞到脑子摔傻了吧?

    果然,他这个念头刚一闪而过,就见涂兰接下来的话很快就间接证实了他的猜测。

百度搜索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爱搜书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楼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楼楠并收藏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