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爱搜书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对了娘子,这说起儿子,其实刚才我进屋的一霎那,忽然就为儿子想好了名字。

    当时我在门口和那小丫环相撞,屋里突然传来儿子的蹄哭声,

    我眼前忽然就这么一亮,好像看到有一道光瞬间倾泻下来,照到了我前面,

    这感觉,就像那太阳终于冲出了厚厚的云层,发射出了万丈光芒,

    日出有曜,要不咱儿子以后就叫曜儿吧?”

    “司马曜……司马曜……”

    左沐轻声嘀咕着,念了两遍,遂点了点头,

    “嗯,这个名字好,那以后就叫他司马曜吧。

    只是这大名既是你取了,那我就给儿子取个乳名吧,

    因为我从来到这岭南以来,日日的盼着你回来,尤其是刚才生儿子的时候,这感觉尤其的迫切,

    只一心盼着你,盼着你平安,盼着你能早些回到我们母子身边,那儿子的乳名就叫盼儿如何?”

    左沐这边话音刚落,就见那边司马铖立即狗腿的举双手赞成道,“行,没问题,都听娘子的,娘子觉得好,那就是真的好,我和儿子自然都没有意见。”

    “啊……啊……”司马铖这边马屁拍完,就听小床上的小家伙也应景的啊了几声,好像在附和司马铖似的。

    “哟,瞅瞅,咱们这小盼儿怕也在表态吧,这是时刻不忘刷刷存在感啊。”就在左沐轻叹着望过去时,就见小家伙竟裂了裂嘴,好像在冲其笑一样。

    目光相对,喜的左沐那颗心突的软了一下,赶紧伸手抱起了儿子,欣喜道,“哎哟,我的小盼儿,

    娘的小盼盼,你咋这么可爱呢,你这是也听到娘在喊你了吗?”

    说到兴起处,不禁的搂着儿子是左也亲亲右也亲亲,这么软软乎乎,柔柔嫩嫩的小东西,左沐是一抱上,就不愿意撒手了。

    直看的旁边某人瞬间打翻了醋坛子,意识到了不对劲之处,小心从旁扯了扯左沐的衣襟,小声提醒道,

    “那个……,娘……娘子,为夫也在这呢,

    为夫现在身上还好多伤呢,这好歹也是个病人,你别只顾着看儿子,好歹也回头看我一眼呀?”

    “看什么看……”左沐一心只扑到儿子身上,头也不回的拒绝道,“你这药不是已经都上好了嘛,

    去去去,自己找个地方,哪里舒服去哪里歇着去。”

    突然被娘子大人这般冷落,司马铖心里自然是一百个不满意,小声抗议道,“不……不带这样的啊,娘子咱可不能做那见异思迁的人,这有了新欢,就不要旧爱了啊。

    你别只顾着亲他,他一个小屁孩什么都不懂,有什么好亲的呀,你好歹也匀一口,亲我一下……”

    “什么新欢旧爱的,世上哪有你这样当爹的,竟想和自己的儿子争宠?”听某人越说越不像话,左沐一个白眼回敬回去,没好气道。

    “啊……啊……”左沐这边刚说完,就见小家伙又紧跟着啊啊啊的附和了起来。

    喜的左沐抱起儿子又香了大大的一口,冲得司马铖得意道,“听听,连儿子都在笑你呢,那么大的人了,竟然还没羞没臊的,和儿子争宠,说起来也不怕影响你英勇高大的康王爷。”

    见母子俩在这一唱一和的完无视自己的存在,气得司马铖哼的一声,指着那小家伙不忿的开口威胁道,“哼,坏东西,竟然敢嘲笑老子,看哪天……”

    结果这警告的话都还没说完,立即又引起了左沐的不满,一把扯过司马铖理论道,“喂,你说什么呢?你才是个坏东西好吧?

    我儿子怎么就坏了,你看他长得白白嫩嫩的,自然是哪儿哪儿都是好的,怎么能和你一样呢,

    对吧儿子?你觉得为娘说的可是对?”

    “啊……啊……”好像真听懂了话似的,左沐问一句,小家伙还真就应一声,看这架势是打定了决心要和某人做对到底了。

    气得司马铖那个火冒三丈啊,凑上前,指着小家伙就开始骂道,“好你个臭小子,亏得为父辛苦一番,将你造成了出来,

    你倒是好,恩将仇报,这才多大一屁点,竟然都敢跟老子抢人了,

    这还得了,看我回头……”

    司马铖本是想先给儿子一个下马威,但是架不住旁边某个娘亲大人不答应啊,

    “你想干什么?”左沐转头瞪着司马铖,气咻咻的质问道,

    “告诉你,胆敢碰我儿子一个头发丝儿,小心我现在就把你赶出我这屋,永远都不许你再进来。”

    见娘子大人发了飙,司马铖自是又立即秒怂,那是在他身上丝毫看不到上阵杀敌、杀伐决断的样了,“娘子,我错了,我错了还行了吗?”

    “这还差不多,你等着,我给你收拾两件舒适的衣服,一会你一块带着。”

    左沐说着就准备起身,被眼疾手快的司马铖给赶紧一把摁住了,

    “不是娘子,这好好的,我眼下又不离家,你收拾什么衣服呀?”

    “你误会我,我不是这个意思,”见司马铖这个紧张样,左沐忙笑着解释道,“我是看你这也奔波了几天,累了一路了,必须得好好休息睡个好觉,

    这样,今晚上你先去隔壁厢房睡一晚,我怕儿子晚上闹夜喂奶什么的,再影响你休息。”

    “不要娘子,为夫要和你在一起。”见左沐竟然为了这小屁孩赶自己走,司马铖自是耍赖的一把抱住左沐不肯撒手。

    直抱得左沐都没了一点脾气,哭笑不得道,“你可快撒手吧,怎么越活越倒回去了,像个小孩子一样,

    听话,就先将就一个晚上,等你明天休息好了缓过来劲来,再搬回来也不迟,哈?”

    说完,倒也没多纠结,起身真为司马铖找起了衣服。

    见左沐去了衣柜那里,暂时看不到这边,某个小屁孩终于没了保护伞,司马铖连忙凑上前指着某人骂道,“小东西你给我等着,看哪天落到老子手里,看我不收拾好你。”

    “喂,你一个人在那说什么呢?我怎么听着像在威胁谁呀?”听到动静的左沐,回过头好奇问道。

    这边左沐一回头,司马铖的表情变的那叫一个快,“哎哟娘子大人,有你在这呢,我能威胁谁呀,我这是没事在和我自己说话,安慰我自己呢?”

百度搜索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爱搜书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楼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楼楠并收藏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最新章节